第118章蚕丝四件套
尤其是铺上之后,融合着整个卧室的颜色,真的是相得益彰了。
陆曼忍不住低头对着陈子安的脸颊亲了一口,陈子安已经习惯了陆曼如此奔放的示好了。这一次,在陆曼蜻蜓点水想要退出去之后,陈子安一把揽住了陆曼的腰。
下一秒,俊脸在陆曼的眼前放大,陈子安加深了这个吻。
直到门外响起了姚氏来贺喜的声音,两人才快速的分开。
陆曼的樱唇红肿,嗔怪的瞪了一眼陈子安。“这咋出去见人?”
陈子安闷笑一声,快速的出去挡住了姚氏。
陆曼趁着这个功夫去旁边得浴室清洗了一番,冰凉的井水将红肿消散了些,才扭身出去。
姚氏已经买菜回来了,今日一早陆曼拟了单子叫王二牛去镇上的时候,帮着带回来的。不仅有猪肉,还有猪骨,羊肉,十分的应有尽有。
不仅如此,陆曼还准备了蔬菜和水果。每个来参加新房入伙的,回礼都是两瓶果酱的礼盒装。
正准备着的时候,王二牛从外面进来了,身后跟着匆匆而来的张掌柜。
“张掌柜,你今日怎得来的这样早?”陆曼笑道。
张掌柜淡淡一笑,“今日你们新房入伙,我咋能不来?”
虽然也是笑着的,但是张掌柜的整个精气神不如之前看见的时候那样意气风发了。陈子安显然也发现了,快速的和陆曼对视了一眼。
陈子安忙道,“张掌柜,不如进去转转吧?”
张掌柜点了点头,跟着陈子安去了。没一会儿,陈子安回来了,小声的凑近陆曼耳边道。“怕是因为十三香的事情。”
“咋了?”陆曼问道。
“还是因为上次娘和二牛哥打架那件事,你还记不记得了?当时是咱村里几个婶子一起的。据说,那几个婶子在外面说咱那十三香特别难吃。做成了粉末也不知是什么东西做的,吃一肚子木头。也是二牛哥最近没去镇上,不然他的十三香也难卖了。”
还有这种事?陆曼皱了皱眉,“那些人就因为几个大娘的诋毁就不买了?”
陈子安叹了口气,“毕竟大部分人还是没有吃过的,猛然听见这样的话谁还敢吃啊?因为凤来楼那边的效应影响的也都是有钱人,现在镇上的有钱人已经都买的差不多了,所以很难卖出去了。”
陆曼拧了拧眉,“张掌柜是担心之前从我们这里屯的那些货卖不掉?”
陈子安点了点头,毕竟这东西放不久。
陆曼大概是心里有数了,归根结底主要还是因为很多人还不知道这十三香,才会被几句诋毁给吓跑了。尤其是庄稼人,本来他们也没有必要去花钱买什么调料。
“子安,咱们的作坊里,这几日有没有发出去的竹筒装十三香吗?”
陈子安一愣,“有啊,小曼你准备怎么做?”
“调过来!”陆曼当机立断,“咱们的回礼,再多加一样东西。”也当是免费做了一个口碑吧!
“还有,今日原本准备好的肉菜先不要上!放在后面,先把蔬菜上上去。”
陆曼今日准备了不少白菜,本来是想要饭后清清肠胃的。现在看来,恐怕要拿来做饭前甜点了。
陈子安愣了片刻,突然眼前一亮。“小曼,你是想……”
陆曼含笑,“就当是做个广告了。”
广告是什么,陈子安当然不知道。对于陆曼时不时的有新词冒出来,他已经习惯了。
他大概明白了意思,当即转身去作坊里叫人准备十三香去了。陆曼也连忙去跟姚氏商量菜色去了。
陆曼的宴席开始时间是午时,但是大家都十分好奇陆曼的房子,所以基本到巳时就已经有很多人到来了。
备注:古代的一个时辰是现在的两个小时。巳时就是上午九点到十一点的时间。
陆曼正好也准备好了东西了,专门请了师傅来做的。姚氏便空闲下来带着他们进去转了转。
刘氏也来了,她不太喜欢说话,便窝在灶间帮忙。陆曼想起了之前和小荷花的对话,对她真是怒其不争,但是又无可奈何。
村民们对这个房子赞叹不已,尤其是对陆曼那个浴室和灶间的进水十分的好奇。
姚氏对这些都清楚,便一一的耐心说了。大家都纷纷的想在家里做这样的东西,可问了姚氏价格之后,又个个歇了心思。
姚氏倒是个会说的,见状便道。“大家伙也不要灰心,现下咱们村子里已经不是以往的光景了。只要愿意干,不关你事雕竹筒,还是去作坊里。都可以赚到银钱,总有一日咱们也可以盖新房子,是不是?”
果然这话一说出去,众人都笑了起来。
刘氏在一边听着姚氏的声音,眼底也是一片艳羡。陆曼不动声色的观察了一会儿,见她艳羡之后,又是重新恢复了波澜不惊的样子,便叹了口气出去了。
巳时末的时候,镇上的吴先生也到了。还有凤来楼的蔡掌柜也带了庄二公子的贺礼来了。庄二公子是大手笔,送的是一个四季的绣花屏风。
春夏秋冬四时,十分的淡雅清新。尤其是,转过去看的时候才发现,竟然是双面绣,两面都是一样好看的。
村里人看了一阵子热闹,纷纷都道陈子安这是要富贵了。
陆曼见状才扭身进去房间,去找陈子安。
经过这几个月的修养,陈子安的腿脚现下已经完全好起来了。今日陆曼便叫他换上了她给他准备的长衫,去掉了轮椅出去。
陆曼进去的时候,陈子安已经换好衣服了,可是却怎么看怎么别扭。
“小曼,我是不是习惯了。咋现在不做轮椅了,哪哪都不对呢?”陆曼扑哧一笑,“你不是不坐轮椅不对,你是穿着这长衫觉着不对。”
陈子安这才恍然,“是了,小曼就是这样。要不,我还是换回我的那些短打吧!”
“不成!”陆曼佯装生气,“平日里随你,但是今日是我们新房的正式入伙,你不能随随便便的。”重要的还有,今日有很多合作的人来,陆曼不想陈子安像是比别人矮一头的样子。
俗语都说,人靠衣装,佛靠金装。
陈子安这样一穿,眉目英挺,身材挺拔,一点也不比别人差好不?
陈子安忙妥协,“成,你说咋样就咋样。”
“那还差不多!”陆曼笑道。
又帮他整理了一下衣服,两人才慢慢的走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