嗜血龙体的强大之处在于,受伤越重战斗力则越强。

    所以谷天之前的火拼,不仅没令他实力下降,反而是令得他战斗力又是提升了一个档次。

    此刻,冰寒如刀的寒气,荡漾在谷天的周身五丈范围之内。

    旋即,谷天突地双拳一握,顿时无数寒气,如同一条条巨龙般盘旋暴冲而起,而后,谷天缓缓的伸出手掌,指间轻点。

    而在他手指点出的一霎那,寒气骤然一散。

    顿时,由寒气所凝聚而成的冰雪风暴,凭的在石厅内席卷而开。

    漫天冰雪风暴呼啸,犹如要吞没天地一般,而谷天的身影则是彻底隐没在了风暴之中,虽不见人,但隐约的,有一股可怕的气息却是不断从其中涌荡而出。

    “冻天掌!蚀骨寒冰!冻天掌!飞雪连天!”

    猛然,谷天一声冷哼,旋即近千百把冰刃,从那白蒙蒙的冰雪风暴之中,嗖嗖的如同暴雨梨花一般激射而出。

    刃如秋霜,切金断玉,就连空气仿佛都是被切割开一般,梨出了无数道淡淡的沟壑。

    如今的谷天的身体,无论血肉,筋脉,还是骨骼,都是经过了纯阳之血的大幅增强,再度施展这冻天掌法,已经是不需要再担心,自己会因为武技反噬,导致筋脉寸断了。

    虽然,还是对身体有很重的负担,这对于常人来说极为严重,但是对于在谷天那超乎强人的自愈能力之下,一切也不算什么太大的问题。

    “咻!”

    随着千百冰刃的划过虚空激射而出时,白云飞天冥爪二段所化的黑甲巨爪,也是呼啸而来。

    只见得,一道凌厉的黑芒在石厅空中疾速掠过,一道道诡异黑气扩散而出,所过之处,任何东西,都是悄然间,被腐蚀成虚无。

    两人的攻击,都是无比的凌厉与霸道,此等攻击,足以彻底的击杀一名炼体期九重之人,甚至是武者,都是可能要暂避锋芒。

    于是无数冰刃与煞气腾腾的黑爪,几乎是各自占据了石厅的一处,而后呼啸席卷,最终是如同两颗陨石一般,夹带着滔天气势,在石厅半空,轰然怒撞。

    “彭!”

    震耳欲聋的惊天巨响,猛的在石厅之中响彻而起。

    坚硬无比的地面,直接是在两股技能,那等可怕的冲击下,裂出一道道犹如蛛网般的裂缝。

    一些靠进碰撞中心的石块,更是在爆炸中化为粉末,随风飘散开来。

    而在冰刃与黑爪相撞的霎那。

    隐在冰雪风暴中的谷天,身体猛的一颤,体内的气血仿佛都是在此刻剧烈的翻涌起来。

    他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前方那似被黑雾缠绕的白云飞。

    那里,同样是在技能碰撞的时候,传出了一道闷哼之声。

    谷天,目光闪烁,不得不说,这白云飞冥体状态下的白云飞的确实力极强。

    即便是谷天再度忍着武技反噬之痛,连续施展冻天掌的第二招以及第三招,也是并没有取得摧枯拉朽般的胜利,竟是又一次僵持了下来。

    “吼!”

    在这等僵持之下,突地那黑雾之中,传出了一道充斥的暴戾凶狠味道的怒吼之声。

    放眼定睛望去,那黑雾之中,隐约的浮现出了白云飞如同恶鬼般的面目,此刻,他双目血红的望着谷天,因为暴怒,他的眼中已然是弥漫着嗜血的凶戾,显然是对这种僵持显的极为的不满意。

    “杀!杀!杀!”

    嘶哑的低沉咆哮,再度从那浓郁的黑雾中,响彻开来,紧接着,诡异黑气猛然暴涨,两道刺耳的音爆声响起,又是两只泛着金属光泽的黑色巨爪,暴射而出,其目标正是白色冰雪风暴中的谷天。

    “哼!”望着白云飞这等凶狠的攻击,谷天的脸庞上也是涌现了凶光,“白云飞!你真当我不敢对你下杀手吗?”

    心神一动,谷天双眼猛然紧闭,显的极为的痛苦,同时,他周身的冰雪风暴中的无数冰寒之力,便是尽数呼啸而来,尽数灌注在谷天的双臂之上,同样是凝聚成了一个与天冥爪模样一般无二的雪白巨爪。

    随着雪白巨爪的凝聚,谷天体内便是有着浓郁的反噬之痛席卷而出,他猛一咬牙,“自愈,开!”

    泥丸宫中的金龙空间陡然一震,一股独特的能量,从其中悄然流出,迅速的在全身蔓延开来。

    待得这股独特能量逐渐的流遍四肢百骸,温补起受伤的筋脉,谷天的双眼这才猛地睁开,犹如一头沉睡的雄狮醒来一般,一股气势骤然爆发而出。

    而后,谷天狠狠一击,将那雪白巨爪轰出,巨爪所掠之处,空气都是跟着发生了激烈的爆炸,漫天砰砰声不断响起。

    紧接着,一道仿佛有着无尽低沉的喝声,在那凛凛冰寒的白色风暴中,轰然响彻!

    “冻天掌!冰魂冻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