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凭他们还想伤我,不自量力!”
我鄙视得扫了他们一眼,不屑的哼哼一声,回身对着商思瑶道。
“你!”
那几个人听到我的话,皆是气得神色一滞面色通红,眼中满是怒火,恨不得立即冲上来打我似的。
只可惜,在见识了我刚才的身手之后,他们根本没人敢再上来。
另外几个女生见状赶忙过去扶着那几个男人坐在沙发上,除了那个叫杨丽的,几乎每一个都回头怒视着我,虽然嘴上没说什么,但我看得出来,他们肯定在骂我,毕竟我打了他们的男朋友。
“没事就好。”
商思瑶长出了一口气,神色不安得看了看那几个人,显得非常为难,不知该怎么面对她的这几个朋友。
我看着她有心想过去道个歉,结果那几个女孩直接冷冰冰得看向商思瑶,阴阳怪气得道:“呦,商思瑶,找了个能打的男朋友了不起啊,亏我还把你当朋友,你看看现在把我男朋友打的。”
说话的是一个叫王静的女孩,留着一头短发,样子有些男人婆,容貌虽然比商思瑶差了点,不过也算是个美女,只是脾气有些火爆。
“小静,你听我解释,你也看到了,是他们先动手的。”
商思瑶有种百口莫辩的感觉,赶忙解释起来,不料她们几人根本不听,反而像是对待仇人似的盯着她吼道:“你少在这里假惺惺得,你什么人我不知道,贱人。”
“对,没错,别以为我不知道,就是你在背地里勾引我男朋友。”
“你胡说,我什么时候勾引你男朋友了。”
商思瑶脸色大变,指着那个长发女生大喊起来,气得浑身颤抖不止,声音都变了。
“就是,你们太过分了,明明就是你们男朋友合伙欺负楚南,结果四五个人都没打过一个,现在反而说思瑶欺负你们,真是搞笑。”
杨丽立即站到商思瑶身后,气愤得指着那几个女孩反击道。
“哼,我不管,他把我男朋友打成这样,那又该怎么算。”
那个叫王静的两手一叉腰,活脱脱一个泼妇形象,指着我们大吼。
“怎么办,要不我把你也弄成这个样子?”
我笑着看了看她男朋友痛苦不已得躺在沙发上,上气不接下气得喘着,阴测测得转向她看着,捏了捏拳头。
“你敢!信不信我现在就打电话报警,我让你进局子待几天。”
王静顿时被我吓住了,一边连连后退,一边掏出手机装模作样得准备打电话。
一个女孩还想威胁我,老子是被威胁大的吗?
我不由得冷哼一声,丝毫没把她的话放在心上,想起刚才她骂商思瑶的话,怒火蹭得一下蹿上了脑袋,恶狠狠得看着她。
“啊,救命啊,你别过来,给我滚开呀!”
王静吓坏了,脸色瞬间变得煞白,尤其是看都我作出一副要打人的架势。
“呦,这就怕了,刚才的傲气哪去了,真是丢人。”
杨丽趁机嘲讽她道。
我不屑得看她一眼,退回来对着商思瑶道:“思瑶,我看这种朋友,不要也罢。”
“就是,我今天算是看明白了,她们几个就是这种人。”
杨丽跟着附和几句,目光鄙夷得看向王静她们,满脸厌恶。
“小静,我……”
商思瑶咬了咬嘴唇,脸色极其为难,似乎是很不舍得,眼中带着期待看向王静说道,结果一句话还没说完,就被她给打断了。
“不用再说了,哼,商思瑶,你真虚伪。”
王静走过来狠狠得瞪了商思瑶一眼,继而目光一转对上我,顿时吓得浑身一哆嗦,和另外一个女生快速出去了。
我看着商思瑶脸色很是难看,赶忙扶着她在沙发上坐下,和杨丽一块安慰她道:“
思瑶,你别想多了,她不就是那种人吗,你早就该看清她了。”
“这种人不长个记性,就不会收敛,思瑶,以后别和这种人来往了。”
我对王静也是提不起一丝兴趣,从刚开始来到包间,她就霸占了点歌台,几乎点满了自己喜欢的歌,而且一直霸着麦克风不放。
我看着其他几个女孩脸上也都露出了不悦的神色,她却丝毫没有注意到,依旧我行我素。
我不禁摇了摇头,这种人绝对不适合当朋友。
劝了一会,商思瑶的心情总算好了很多,也慢慢得接受了我们的建议,考虑和这个叫王静的断绝关系。
安慰好之后,我便提出离开,这个地方实在没什么意思。
杨丽也说好,我们三人连招呼都没打,直接起身准备出去的时候,一个女生喘着粗气跑了进来。
准确得说,她是猛地一下子用身体把门撞开得,进来后身体几乎失去重心,一头栽了过来。
“不好了不好了,小静在厕所出事了。”
女孩扑通一声栽倒在了沙发边缘上,还好没有趴在地上,连忙站了起来对着我们急切得喊道。
“出什么事了?”
商思瑶几乎条件反射般得走过去抓着那个女孩的肩膀,瞪着眼睛问道。
“她……她在厕所被人非礼了,有几个男的看中了她,非要请她喝酒,结果就被拖进了男厕所!”
女孩几乎是用哭腔喊出来的,茫然无措得看着我们说道。
这时,王静的男朋友听到消息,蹭得一下从床上爬起来,满脸愤怒得问道:“在什么地方,快带我去,我要去救她。”
“好,你快跟我来,晚了恐怕小静就完了。”
话毕,女孩跟着王静的男朋友,急忙冲出包间,向着厕所方向跑去。
王磊那几个男生见状,也都强忍着痛从沙发上爬起来,畏怯得看完一眼,跟着冲了出去。
包间里顿时只剩下了我们几个,商思瑶率先打破了沉默,转过身一脸乞求的目光看着我道:“楚南,我们也去吧,我不让眼睁睁看着小静被侮辱。”
“别忘了,刚才她还在骂你,你去救她干什么?”我十分不解,冲着商思瑶喊了一句。
一旁的杨丽也非常支持我,不屑得冷哼一声,“楚南说得对,那种人不值当。”
“值不值当以后再说,楚南,你去帮帮她吧,她一个女孩如果被侮辱了,以后的生活就毁了。”
商思瑶终究还是不忍心,我看得出来她非常焦急和矛盾,眼底深处还是善良比较多。
我忽地想起了曲婉,想起她那段失魂落魄的样子,无奈得叹息一声,认真得看着她回道:“行吧,走,我们去救她。”
商思瑶闻言,立即高兴得点了点头,拉着我就往外跑。
等我们来到厕所门口的时候,忽地看到两个人影从厕所门口飞了出来,扑通一声摔倒在地上,摔得四仰八叉。
我一愣,这不就是先前那两个人。
刚这么一想,王静的男朋友和王磊也被人扔了出来,其他女生则提心吊胆得站在一侧,满脸惶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