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逍倒是没有生气,此时他的注意力完全在他们身边的一位青年身上。

    那青年三十岁左右,一袭青衣,看起来很像一个儒雅文人。

    此时的他也正在打量徐逍,不过,很快他就露出了轻蔑的摇摇头。

    “好小贼,当时进我仙灵宗的时候就靠着坑蒙拐骗蒙混进去,本想着你能感恩戴德,不想你竟然心怀歹心,杀害朝廷命官,陷宗门于为难之中,端的是不当人子!今我等率宗门之命特来为宗门清理门户,小狗贼还不束手就擒?”李俊在一边呵斥道,他率先说出这些话,显然是要置自己于道德的制高点。

    黄杨也看了一眼身边的人,大有深意的道“徐逍,想不到你在宗门是个祸害,出来还不消停,连城守公子都敢杀害,难道真的要跟天下为敌吗?”

    他们是并不清楚叶艺昕公主的事情。这在仙灵宗也仅限于几个人知道而已。

    凌清风只是告诉他们,叶榭皇族派来的钦差被徐逍杀了,如今徐逍畏罪潜逃,而他们仙灵宗作为风口浪尖的存在,本就难辞其咎,肯定是要派人去抓罪魁祸首的!

    于是才有了这次历练下山。

    “就你们几个人也敢来丢人现眼抓你大爷?”徐逍很是冷漠的说,如今他已经坐实了罪名,倒也无需解释,只是在心里,将凌清风祖宗十八代女性都慰问了一遍,包括他的妹妹。

    “黄公子,与此等恶贼有何说头,不若直接擒了就好!”胡灵欠身对黄杨道,那表情很是低声下气讨好。

    原本当胡灵一出现的时候,徐逍心里还咯噔了一下暗道糟糕,不过听她说话,他就放下心来。

    因为徐逍突然想到,如果这些人有人去抓他父母,那就糟糕了!

    可是,胡灵刚刚的奴颜婢膝,让他暂时放心下来,恐怕她现在恨不得跟自己彻底撇开关系才好,才不会主动去承认呢。

    “厉害啊!”此时,徐逍身后的柳七又蹭出来了,“杀朝廷钦差,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你都做的出来,果然,老子早看出来你不是一般人了,连这种老子一直想做却不敢做的事情都做了,干的漂亮!”

    徐逍有些无语。

    柳七也不晕血了,大大咧咧的走了出来,对着几人道“不就杀几个钦差吗?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你们该干嘛干嘛去吧,真有什么事,就说是我让他做的就行了!”

    他这口气很大,一时间弄的众人倒是莫名其妙摸不准他到底是何方神圣。

    “还有,那刘太守,其实我盯你很久了,在天武城,你为非作歹,草菅人命,胡作非为,弄的黎民百姓是怨声载道,敢怒不敢言,特别是你那狗子,这小子杀了他杀的好杀的妙杀的刮刮叫!你们都赶紧哪里凉快哪里待着去,今儿我把他杀了算了事!”

    刘太守一听这话,立即往后退几步看着黄杨几人。

    此时,他也不清楚徐逍底细,毕竟连他儿子那样的高手都杀了,他现在唯一寄托希望的,就只有眼前自己刚刚盛情款待的仙灵宗的人了!

    “那就看你杀不杀的了了!”李俊非常不服气。

    “小子,你知道就凭你刚刚的一句大逆不道的话,人人就得而诛之!”那个青年人看着柳七道,显然,柳七刚刚的表现,相比较徐逍,他更感兴趣。

    “诛我?今儿我堂堂煞魔门人在此,也有人敢跟我说这句话?”柳七大言不惭。

    不过,他这句话可是一石激起千层浪,“煞魔门人?”

    “他怎么会是煞魔门人?”

    “不是徐逍得到了煞魔遗迹吗?”

    众人都面面相觑议论纷纷。

    “好啊徐逍,你勾结外人窃走我仙灵宗遗迹,真是该死!对于这种人,咱们就不用跟他讲什么江湖道义,一起上,杀了他!”李俊一张狰狞的丑脸,如今他已经认清楚一个事实,徐逍已经不是那个刚刚进去宗门的菜鸟了,更不是他随便就可以对付了,连黄杨那样的高手都败于徐逍之手,他李俊想要凭借自己的能力去杀了徐逍,根本是不可能的。

    但是,他对徐逍的狠滔天如海,不管用什么方法,只要能杀了他,完全可以无所不用其极。

    黄杨最近修为大进,但是对上徐逍依然没有多大的把握,听到李俊这样说,自然大为赞同。

    “欺师灭祖,勾结外人,杀朝廷命官这种不忠不义之人,理当群起而攻之!”

    说完,就向前一步。胡灵一见如此,也跟着向前一步,抽出了身边长剑。

    柳七一见这架势,是要打群架啊,不过,他丝毫不惧,竟然一步站在徐逍面前道“哥们,你尽管放心,有我在,他们伤不了你分毫!”

    徐逍有些无语了,这家伙的自信哪里来的啊?刚刚还晕血呢,现在还这么牛哄哄的!

    “也不要说哥哥我不够意思,等会我出手你看仔细了,虽然凭借你的资质估计也看不懂多少,不过,煞魔功参造化,想来开开眼界也是有好处的!”柳七语气说的很大。

    徐逍只感觉到很无厘头。

    不过,他这些话一出,别人可不清楚他底细,黄杨三人立即做出了防御之势。

    煞魔名头实在太强悍震人了!

    徐逍可是清楚这家伙是什么样的主,这要是突然上去,估计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所以她立即将柳七拦了下来。

    “这种小喽啰还用得着你动手吗?上次你传我的几招,足够对付这几个臭番茄烂鸡蛋!”

    徐逍这句话被几人听在耳朵里,心里释怀起来,徐逍之所以这么突飞猛进,原来是有这个高手在后面帮忙,又有煞魔遗迹,那就难怪了!

    但是,就算如此,他们也不相信徐逍能够一个人对付他们三个!

    “那就要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

    说着,黄杨的落英神剑就冲了过来,李俊也不甘落后,胡灵那边长剑如袖,超凡出尘,倒是别有一番风味。

    旁边那没动的青年一双眼有些贪婪的扫过胡灵的腰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