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肚子里还有一个孩子,如果时间在拖拉,影响不好,所以婚礼就在订婚后的第二个星期办。
*
5个月后,两夫妻安静的睡在一块。
凌晨3点,肚子的疼痛向暮小安袭来,起初,她只是不舒服的动了动,时间过得越久,疼痛就越来越痛。
暮小安艰难的起身,打开自己身边的台灯,宫逸辰也醒来了,看到暮小安大汗淋漓的,问,“你怎么了?”
“我……肚子……痛……”就连说话也是断断续续的。
宫逸辰一下子清醒了,掀开她的被子一看,毯子一大片都是湿了,宫逸辰没有头脑的问,“老婆,你尿出了?”
“你才尿出了。”暮小安痛苦的说。
“那是怎么了?”
“我……羊水破了,要……要生了。”
宫逸辰瞪大眼睛,措手不及,“那……那怎么办?”
“送……送医院啊,还能怎么办。”
宫逸辰点头,迅速的穿好衣服,抱起暮小安,没时间穿衣服,拿了一条毯子盖在暮小安的身上。
送到车上,宫逸辰的车开始放肆的奔跑起来。
送到医院,抱着暮小安,疯狂的叫着医生,一群医生跑出来,见宫逸辰的手上抱着一个孕妇,连忙叫护士推来病床。
小心翼翼的把她放到车上,宫逸辰跟着医生的脚步跑了起来。
而程依依不知道是怎么发现暮小安要生了,匆忙的赶到医院,只见宫逸辰的产房外焦急的等着。
“辰。”程依依喊了一声。
宫逸辰转头看见他们。
慕容曦问,“小安没事吧?”
“在里面还在生。”
“叮——”手术室门突然开了,护士出来。
宫逸辰跑过去,“医生,怎么样了?”
护士不疾不徐的说,“因为她是生第二胎,所以需要剖腹产,需要家人签字。”
“妈的,磨磨蹭蹭的,要是她有个什么事,你们负责的起吗?”宫逸辰开始发火。
护士说,“对不起,我们这里……”
“还废话什么,同意书呢?”
护士拿出同意书递给宫逸辰,宫逸辰在上面潦草的签了一个名字,护士要进去之前,宫逸辰拉住她,“我也进去。”
“对不起,我们这里家属不能进去?”护士阻止他。
程依依他们也过来拉宫逸辰,但是宫逸辰根本不听。
宫逸辰冷笑,“这里的医院是我投资的,我想进就进,你他妈怎么那么多废话。”
“不好意思,我们……”
“让他进来吧。”医生喊道。
护士不在阻挡,宫逸辰推开护士急忙跑进去,暮小安在哪里痛苦的叫着,看着宫逸辰来了,暮小安的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
宫逸辰拉住暮小安的手,“小安,别怕,我在,我在。”
“痛,好痛。”
“别怕,我在你身边,我在你身边。”
医生开始给她打麻醉剂,不一会儿的功夫,暮小安开始睡了过去,医生和护士门也开始给暮小安剖腹。
几个小时后,手术里传出婴儿的哭声,护士给她盖上毛毯,“恭喜,是一个男孩儿。”
“怀的是双胞胎,还有一个。”医生道。
宫逸辰安静的看着暮小安的脸,眼泪从他的眼眶中涌出来。
*
暮小安被移入普通病房,宫逸辰连夜陪在她的身边,直到暮小安醒了过来。
“你醒了?”宫逸辰说。
暮小安点头。
“我想看孩子。”暮小安虚弱的说。
宫逸辰拉起她的手吻了吻,“孩子被护士照顾着呢,你生了一男一女哦。”
“真的吗?”
“真的。”宫逸辰拿出手机,“我还拍了照片呢。”
把照片递到暮小安的眼前。
呆呆的看了几分钟,宫逸辰开口,“小安,谢谢你,辛苦了。”
暮小安摇头,其实暮小安自己也还想生个孩子。
“肚子还痛吗?”宫逸辰柔声问道。
“肚子都被剖开来了,你说能不痛吗?”
“原来生个孩子这么痛苦,早知道就不让你生了。”
“还不是你在那边一直说让我生个孩子的?”
“那也要你愿意啊,你不愿意,我也不会强迫你。”
“……”
而程依依那边。
慕容曦正在打扫着家里的卫生,程依依就在床上抱着孩子哄孩子睡觉。
“我们现在下午去看看小安吧。”程依依道。
停下手中的活,敲着自己的后背说,“好啊。”
程依依想慕容曦招手,“你过来吧,不要在干活了。”
“没事,你照顾孩子吧。”
“过来。”程依依把孩子放在摇篮里,把慕容曦拉过来。
仔细的看着他的脸,只见他的脸上全是汗珠,抽出纸巾,程依依温柔帮他把汗珠擦去,“累死了吧?”
慕容曦摇头。
“明天找个阿姨来打扫吧。”毕竟他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少爷,这样的活他没有干过,程依依看着全是心疼。
“依依……”感受到她的心疼,把她抱紧怀里,“谢谢你。”
“不用谢。”
第二天,一家人去医院看了暮小安。他们也把菲菲也带上了。
暮小安还躺在床上修养,估计小安还没有看过孩子。
“小安。”程依依喊了一声。
暮小安看到程依依笑了笑,“你们来了?”
“妈妈。”菲菲跑过去抱住暮小安,后来被宫逸辰拉开了,把菲菲抱在自己的怀里,“菲菲,现在不能对妈妈动手动脚哦。”
暮馨菲疑惑,“为什么?”
“因为妈妈的肚子受伤了。”
“妈妈的肚子为什么受伤了?”暮馨菲转头问暮小安,“妈妈,是不是有坏人欺负你了?”
暮小安被暮馨菲逗笑了,“没有,因为妈妈给菲菲生了弟弟和妹妹。”
“真的吗?菲菲有弟弟妹妹了。”
“真的。”
“小安,你还没有看过你的孩子吧?”程依依问,。
暮小安点头。
程依依早就猜到了,所以特地去那里拍了一些视频给暮小安。
“你看,还是你的还姐妹好吧?”程依依自恋。
暮小安点头,。“好,你最好了。”
程依依骄傲的抬起下巴看着宫逸辰。
宫逸辰无趣的离开她的眼神,抱起暮馨菲逗着暮馨菲。
几天后,护士抱着孩子来到暮小安的面前,“妈妈还没有看过孩子,现在看看孩子吧。”
暮小安坐起身来,护士把孩子递给她。
“小安,孩子孩子好像宫逸辰哦。”程依依说了句。
“你的孩子不像慕容曦?”宫逸辰开心的回了句。
护士说,“为了方便妈妈看孩子,我们会在这个病房里放一个摇篮,孩子就可以睡在这里了。”
暮小安抬头,有礼貌的说了句“谢谢”。
“小安,孩子的名字你有没有想好?”宫逸辰看到这两个孩子真是开心的不得了。
暮小安摇头。
“那这样好不好,女儿的名字你来想,儿子的名字你来想。”宫逸辰说。
暮小安点头。
宫父宫母也来了,手上拿着一大袋补品,看到暮小安的手上抱着两个孩子,宫母吧手上的东西全部塞给了宫父,自己跑过去看那两个孩子。
看到那两个孩子的时候,宫母的心头不知道有多热乎,接过暮小安的手上的孩子逗玩了起来。
“哎呀,真可爱,我现在有三个孙子了,以后出去啊就可以和别人炫耀了。”
程依依也不能呆多久,因为家里有孩子,怕孩子没有奶。
和暮小安说了声再见,两人就出去了。
“小安啊,真是辛苦你了。”宫父慈祥的笑着。
暮小安摇头,“没关系的爸。”
“宫XX,这里也有个你的女儿,你可别有了孙子孙女就忘了你的女儿吧?”医院外闯进一个女人,手里拉着和宫逸辰差不多大的女儿,但是,这个女孩,在不久前被医生检查出患有心脏病,而那个女人因抚养不起,只能找到宫父吧孩子交给他。
宫父看到那个女人时,吓了一跳,“你怎么又来了?”
“我不能来?”女人走近宫父,把自己身旁的女儿推给他,“你别忘了自己还有个女儿。”
闻言,宫逸辰站起来,惊讶的问,“女儿?”
宫父不敢去他。
宫逸辰冲上前来,“你还有私生女?”
宫父低头。
女人微笑,“可不是吗,你父亲上了我的床,怀了他的孩子后,就开始对我不管不顾的。”
宫逸辰走到她的面前,“阿姨,我爸会上您的床,也是您勾引的他,要是您在这儿说上了您的床,怀了您的孩子后,我爸就对你不管不顾的,那也是您的问题,当初如果勾引的不是这个男人,或许您的女儿也会有个好的照应啊是不是?”
女人竟无言以对。
“如果您一定要把这个孩子交给我们的话,您放着吧,孩子这么大了,也该出去工作了吧?”
女人压制住心理的怒火,“她患有心脏病不能出去,。”
宫逸辰仰天大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把孩子交给我爸了,是负担不起医药费吧?”
女人沉默。
“孩子是你生的,我爸是你勾引到床上去的,这个孩子医药费也理应由你承担吧?”宫逸辰说话太冲。
宫父不得不阻止,“女人装模作样的抹了抹眼泪,故意把孩子丢在这里,自己跑了出去。”
孩子想去追,可是心脏病突发,倒在地上。
宫父起来扶起她,没想到那个女孩从包里拿出一把匕首刺进了宫父的胸膛。
“爸?”宫逸辰大喊了一声。
暮小安也差点从床上起来,但被宫母拦下来了,宫母吧手上的孩子给她,去看宫父。
女孩奸诈一声笑,“你们这么讨厌我,为什么要把我生下来?”
宫逸辰猛地推开她,导致心脏病再次突发。
一声听见里面的动静连忙跑了进来,病房外也围满了好多人。
还好这里是医院,医生进来扶起宫父走了出去,那些护士也把那个女孩抬了出去。
第二天,医院传来消息,说女孩已经去世了。
女人还在和别的男人起劲的做哎,听到女儿的事,连忙停止,跑到医院,只见她的身体躺在冰冷冰冷的病床上,一块白布盖着她的整个身体。
宫父也得知这个消息了,本想起来去看看,但是被宫逸辰和宫母阻止了。
因为暮小安还在一个人在那边,宫逸辰不得不回去照顾暮小安。
“那个女孩,没事了吧?”暮小安问,。
宫逸辰叹了一口气,“死了。”
暮小安呆愣在那边,“什么?”
“死了。”
暮小安不知道怎么回事,有些失落,宫逸辰起来给她提了提被子,“你不用伤心,如果没有昨天的那场闹剧,她也不会死啊。”
暮小安点头。
只是她觉得太可惜,这么小年纪就去世,她只是觉得忧伤。
宫逸辰起身,走到摇篮边,看了看自己的两个孩子,露出一抹笑容笑了笑,“以后我的孩子一定要教育好,可不能像那个变太神经一样,拿着刀说要杀自己的父亲。”
暮小安笑了笑,“孩子被你教出来会好啊?不要让他们变得像你这么冷淡就好了。”
“冷淡有什么不好的。”
“当然不好。”
“哪里不好?”
“哪里都不好。”
宫逸辰起来坐在椅子上,给暮小安削苹果,“你现在变得伶牙俐齿了,觉得我不会离开你,就可以反驳我了。”
“我怎么敢和宫大少爷反驳?”
“你不敢谁信?”
宫逸辰把苹果递给她,暮小安拿过来很大就咬了一口。
******
几个星期后,暮小安出院。
宫父的伤也好得差不多了。
宫母和暮小安一人一个孩子出来,因为宫逸辰没有抱过这样小的孩子,所以就没有让他抱,他在那边拿着一大堆的东西。
徐淑孟也过来了,看到宫母手上的孩子,立刻上去接过孩子,“诶哟,我的小外甥。”
“这是外甥女啦。你的外甥在你女儿的手上。”
徐淑孟尴尬的笑了笑,“这样啊,外甥和外甥女都差不多啦。”
接过孩子,徐淑孟看了看宫父,“你没事吧?”
宫父慈祥一笑,“没关系。”
“那走吧,刚生完孩子可不要吃冷风,快进车里。”徐淑孟催促着暮小安。
宫逸辰扶着暮小安进了车里,轻声的问道,“小安,让我抱抱孩子好不好?”
暮小安笑了笑,把孩子给他。
他是孩子的父亲,让他抱抱也是应该的。
接过孩子,感受到他全身都是软软的,一点也舍不得用力气,低头,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
“我是爸爸。”宫逸辰在他耳边轻声说。笑了笑,把孩子给他。
他是孩子的父亲,让他抱抱也是应该的。
接过孩子,感受到他全身都是软软的,一点也舍不得用力气,低头,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
“我是爸爸。”宫逸辰在他耳边轻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