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东京,道明寺宅,书房中,

    道明寺司双腿交叠坐在皮椅上,如同传闻中的暴君一般,他紧拧着的眉宇似乎昭示着即将到来的巨大风暴。

    “阿律的事情,如果我不去调查,你准备瞒我多久……绫乃?”

    被他凝视的佳人披着蜜色的睡袍,轻薄的丝绸材质勾勒出了她曲线玲珑的完美身材,手中摇曳着一杯淡色的香槟,掸了掸发梢,佳人盈盈一笑,不疾不徐地开口,“我以为阿司你不会反对,毕竟,那个叫松尾的女孩可是她的孩子……不是么?”

    闻言道明寺司俊朗的眉宇皱的更紧,“绫乃,我以为,杉菜的事情已经过去很多年了。”

    佳人琥珀色的眼眸闪了闪,启唇意味深长,“阿司,我也以为,松尾春日不是当年的牧野杉菜,阿律也不是当年的你……”

    道明寺司怔了一下,垂眸思索着,“绫乃你的意思是……?”

    “阿律喜欢那个孩子不假,但是松尾春日那点心机在阿律面前……啧,那孩子比她母亲当年强多了,有胆色有心机,竟然能陷害小纯?”

    “我只是不想让阿律像我当年一样走弯路,爱情……确实能够蒙蔽人的双眼……”道明寺司紧皱的眉宇仍然没有舒展开来,或许当年的杉菜带给他的教训太过于刻骨铭心,他实在是不愿让自己的儿子走上自己的老路,而且……根据调查的资料来看,松尾春日确实算是同龄人中的高段位。英德,对于平民而言,确实是个巨大的染缸,心志不坚者,一念为恶,步步成错。

    “而且小纯受了这么大的委屈……类和琉璃不会罢休的。”

    道明寺司三言两语点出了利害关系,佳人抬眸,目光如炬,“那阿司你的意思是……?”

    似乎也没有想出更好的办法,暴君垂眸语气淡淡,“小纯的事情我会给类和琉璃一个交代,阿律的话,也该送他去美国锻炼了,原本打算是想等他在毕业之后才接触家族产业,不过现在迹部一祚都回迹部家的日本总部了……那阿律也该试着接触家族事业了。至于……那个叫松尾的女孩……”

    道明寺司眉宇再次拧紧,对于这个女孩他实在不好处理——是自己的儿子把无辜的她拉进了英德这个令人目眩神迷迷失自我的*漩涡,但是她在这个染缸里变得污黑难看没有保护住自己的本心也是不争的事实。

    似乎猜到了道明寺司的为难,道明寺绫乃眼神幽然,微微一笑打趣道,“怎么,阿司?难道是想到了她的母亲你的旧情人心软有所顾忌了……如果道明寺家主不好处理的话,那我这个‘恶毒’的道明寺夫人可是可以代劳的。”

    闻言,道明寺司挑眉,嘴角勾起微哂,“绫乃,其实你不必在意那么多,这么多年来你已经做得很好了,无论什么事情你都能处理得面面俱到八面玲珑……这次的事情你不必因为杉菜顾忌到我的感受,因为……”

    他抬眸直视着眼前眼神松动的美丽佳人,她很美,敛眉含笑,气质舒然,即使没有依附他的地位,没有道明寺夫人的光环,她也是那个光辉如同金刚石一样能刺瞎人双眼的绝代佳人。

    漆黑的瞳孔深处溢出了一群群深蓝的涟漪,似乎是属于暴君少有的温柔。他的唇畔勾起了一抹浅笑,过尽千帆,他早已明白对自己最重要的到底是什么了,

    “绫乃,我珍惜现在的幸福。”

    牧野杉菜,丹羽琉月,大河原滋……都不重要了!

    他要的,不过是那一抹相携走过岁月的温柔……

    纵使举案齐眉,终究意难平……道明寺绫乃笑了,不像脸上始终挂着的公式般亲和的笑容,她现在的笑容似乎特别真实。

    多年凝聚在眉宇间的不郁今日烟消云散,既然阿司已经如此明确地表示了他的态度,她还计较什么呢?她会抓紧一切……属于自己的幸福。

    两人的谈话似乎已经结束了,躲在门外的道明寺律听到了书房内的声响,赶忙在父母发现前回到自己的房间,一路小心着佣人跑回自己的房间,他倒在自己kingsize的大床上,喘着粗气,回忆起父母之前的谈话内容,眼神恍惚了起来,

    “松尾春日,花泽纯……”

    脑海里浮现起很多东西,他知道是春日陷害了小纯,捏造的假情书事件,散布小纯朝三暮四的谣言,甚至还联合英德校园内的佐佐木智子等太妹引导小纯*诈骗人品恶劣的不利言论。

    曾经高雅亲和的花泽纯从人人敬仰的英德女神变成了被大众口诛笔伐的绿茶婊。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小纯近日来的憔悴他看在眼里,自己的好兄弟花泽信的焦灼担忧他也看在眼里,不知道为什么他还是选择了包庇了春日的卑鄙可耻面目可憎,他不动声色地引导着阿信将怀疑春日的目光转移到佐佐木智子身上……

    难道就像父亲说的……爱情,真是会蒙蔽人的双眼吗?

    他对春日是有好感,他也知道春日喜欢他,但是……这真的是爱情吗?是他想要的吗?

    道明寺律伸出手掌,明亮的灯光下,他的手指修长,指节分明,掌心和虎口处都有着薄薄的茧,那是挥动网球拍时留下的痕迹,然而他的手却不算大,抓不住所有的东西,多余的……不过是指尖流砂,终将落空。

    而且迹部一祚……那个扒出春日的帖子后面就有冰帝学生会的痕迹在,估计是迹部一祚的手笔,应该是阿信拜托的,毕竟花泽阿姨和迹部夫人是亲姐妹,阿信和迹部一祚的关系一向不错。

    闭起眼,道明寺律终于有了决断,如果注定是无疾而终的错误,那么就不该有开始,是他把春日带进了这个物欲横流的大染缸里,那么一切都由他来终结。

    睁开眼,琥珀色的眼眸里迸射出惊人的光亮,他知道他想要的究竟是什么!

    ……

    东京夜,漫天的繁星下,迹部家的玫瑰花园在夜色里显得异样的神秘氤氲,清风吹拂而过,带来了淡淡的花香味,沁人心脾。

    迹部宅的建筑风格是典型的欧风,兼具了法国天主教式的华丽奢靡,延伸出主卧的高空露台,呈现弧形万博体育官方网址,迹部大爷闲闲地靠在精致的雕花栏杆上,手中摇曳着一杯血红色的香槟,影影绰绰的光影里,弥漫出那人那景,灯火阑珊的旖旎缠绵。

    宅院的格局中,坐落在玫瑰花园旁边的是室外网球场和游泳池等健身的场地,即使是深夜,网球场的灯光和网球响起的声响也让迹部大爷联想到了自己的儿子——迹部一祚!

    性感的薄唇缓缓勾起,不知想到了什么,迹部大爷唇边笑意显得别样的勾人自信。

    “景吾……”

    一袭素白长裙的绝色佳人从背后抱住了他劲瘦有力的腰肢,启唇的清音低低缓缓,带着浅眠初醒时的点点鼻音,勾人心弦般的华丽斐然,“怎么在这里喝酒?”

    迹部大爷转过身,径自霸道地将自家夫人搂在怀里,迹部琉月十分配合地靠在了迹部大爷的胸膛,似乎笼罩在了他的怀抱中,她舒服地叹了一口气。

    一手美人在怀,一手美酒香槟,迹部大爷觉得自己似乎有点醉了,或者是深夜星空下的清风带着一分迷醉的味道。

    目光睨着室外网球场的方向,迹部大爷徐徐开口,“一祚还在练球!”

    深夜转凉,夜风轻抚,迹部大爷紧了紧怀抱,不让自己妻子受凉。

    迹部琉月微阖着眼,眸光迷离,嘴角却勾了勾,“一祚像你,总是那么自信努力,他的目标可是全国冠军。”

    闻言,迹部大爷哂笑,似乎是回忆起了自己意气风发的年少时光,全国大赛回忆里有着他所有的遗憾和荣光。

    低头注意到了妻子的困意,他轻轻在她耳际吻了吻,紫灰色的眸子里溢出了满满的体贴,华丽磁性的声线里自然流淌出温柔,“恩啊~琉月,怎么起来了,不是还困么?”

    迹部琉月怔了怔,随即抬眸,如海般深邃的蓝色瞳孔,眸色温柔如水,“景吾,我做噩梦了……”

    “噩梦?”迹部大爷剑眉一挑,

    伴着漫天繁星,清风徐徐,花香肆意,她红唇轻启,缓缓地讲诉着梦中的世界……或许,那个世界也是真实发生过,不过是和他们所在的世界不一样……如同精美的故事书,美丽的童话翻过了一页又一页……

    在那个世界里,故事的开端就有所不同,刚刚从法国降临日本的丹羽大小姐见到的不是穿越而来的妹妹,而是丹羽琉璃已经冰冷了的遗体。

    丹羽琉璃的死亡让丹羽家和花泽家藤堂家的矛盾再无转圜的可能,回到日本的丹羽大小姐没有去藤堂静的回归宴会闹场,她更加的冷酷,心狠手辣,她打着复仇的名义直接对四大家族下了狠手,就像潜伏着的毒蛇一般,在四大家族继承人们醉生梦死的时候渗透进了四大家族内部,逐渐蚕食着属于他们的古老势力。

    在日本商场上不可一世的四大家族似乎还没有意识到新锐王者丹羽家的野心会是将他们一网打尽!学籍仍旧挂在了英德,即使频繁在法国与日本间飞来飞去,日子一长,丹羽大小姐也见识到了道明寺司的傲慢,花泽类的敌视,西门总二郎的勾引和美作玲的玩味态度。

    藤堂静的故作清高,牧野杉菜的市井无礼……都让她觉得皱眉厌恶,既然是讨厌的东西,那就全部毁掉吧!

    她的想法就是那么的简单粗暴,甚至于中二,而且她还能很虚伪地说她是为素未谋面的妹妹报仇不是么?

    丹羽大小姐的冷笑就像绽放的极地玫瑰,粘稠的血液蜿蜒流动在雪白的冰原上,满目华丽的冰冷猩红似乎昭示了四大家族的陌路……

    藤堂静放弃家族远走法国的时候,藤堂家覆灭,甚至不给四大家族反应的时间,藤堂家一夕之间灰飞烟灭。

    然后是花泽爷爷的落选让花泽家的政界地位一落千丈,花泽家更是被政敌打压得抬不起头;在道明寺枫制裁道明寺司失去一切光环的时候,道明寺家在日本的势力被丹羽家联合一众家族连根拔起。

    不到三年,等到西门爷爷和道明寺太后反应过来的时候,四大家族在日本的势力已经土崩瓦解,无力挽回。

    后来的后来,故事要翻到了结局……

    花泽家的势力一蹶不起,花泽爷爷去世前最终将花泽类送走,远离了日本的一切纷争。后来的丹羽大小姐好像在中国旅行遇到一个和花泽类长得很像的男子,他在春城昆明经营着一家小花店,他的妻子看起来温柔清秀,就是身体不太好,那个叫柳晓璃的乐观女子有着先天性心脏病。

    道明寺司最终和牧野杉菜结婚了,但是他们迎来却不是想象中的王子和灰姑娘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继道明寺家在日本的势力被连根拔起后,道明寺枫在道明寺司婚礼后却进了医院,恶性肿瘤,道明寺椿在医院照顾着母亲天天以泪洗面。道明寺司赶鸭子上架地当上了一个国际财团的主宰,然而没有经历过成长的他刚愎自用,行事冲动,外加有着牧野杉菜在一旁任性闹事,煽风点火,很快……一个庞大的国际财团在有心人的万博体育官方网址下宣告破产。

    落魄的道明寺司和牧野杉菜尝尽了所有的人情冷暖众叛亲离,他们的第一个孩子甚至因为争执意外流掉了,那是个男孩,道明寺司的第一个孩子!童话的里夫妻跌落在了现实世界的底端,道明寺司终于开始正视自己曾经的天真,他用了十五年才重新爬起来,殚精竭虑,不择手段,他低下了高贵的头颅,踩着无数人的鲜血枯骨爬了起来。

    暴戾,虚伪,邪恶,他变成自己曾经最憎恶的那种人,他获得成功,但是却没有人能和他分享的成就,母亲已经离世,姐姐远走美国,自己的妻子么……哈!那个肤浅的市井女人在岁月的磋磨下还是一如既往的自卑刻薄,欺软怕硬,贫贱夫妻百事哀,他们的爱情就如同肥皂泡一样看起来美好却破裂的短暂干净!

    曾经道明寺司有多爱牧野杉菜,现在的道明寺司就有多恨她,恨她毁掉了自己的一切!

    十五年过去了,现在的道明寺司鬓发略灰,目光阴鸷,幽黑的瞳孔的深处盘旋着属于地狱深处的邪恶,但是俊逸不凡的完美五官和出身上流的外形品味仍旧让他非常的有魅力!

    这些年,他的男女关系不断,道明寺夫人的位置对于牧野杉菜而言名存实存,不过……不过道明寺司仍旧动过真情,那个在宴会上惊鸿一瞥的红发女子,鲜艳红唇勾起的冷笑,如海般深邃迷人的蓝瞳,冷艳无双的绝世玫瑰……让人忍不住将这世界上最华丽绝然的红玫瑰收藏着,他深深地迷恋着她。

    然而在道明寺财团再次在日本成立的时候,那个他内心仰慕已久的红发佳人竟然送来了贺礼,她说……

    “祝君,拥江山万里,享无边孤寂!”

    纵使再次从地狱爬了起来,他也是孤家寡人了,亲人,兄弟,爱人……他什么都没有了!

    ……

    “在那个梦里,英德那一群的下场似乎都不怎么好,失去了藤堂家的支持,藤堂静在法国上流社会辗转几年后也堕落到了红灯区,不知道和现在比哪一个结果更惨;牧野杉菜成了有名无实的道明寺夫人,上流社会对于她是平民的嘲笑持续了几十年,虽然她和道明寺君有个女儿叫道明寺春日,不过她似乎并不幸福,一度还有过抑郁症和狂躁症;至于总二郎,有西门爷爷在西门家虽然衰落了但是总二郎也蛰伏了起来,他最后也和他爱的日向更在一起了,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幸福;至于美作君,他后来还算成功的……不过在我梦里他的妻子是早川绫乃,阿司现在的妻子……”

    “在这个梦里,我最遗憾的是似乎我有很久很久都没有遇到过景吾,即使有着一起构陷四大家族的合作和默契,我们却一直都没有机会见面。就像是传说里的神交,不过是君子之交淡如水而已……真的很让人觉得遗憾啊!没有了小羽那个妖孽搅起风云的南沙开发案,我们甚至连认识一面的机会都没有……唔,不过梦里很奇怪,小羽和幸村的相遇也是在幸村退出网坛去中国旅行的那一年……”

    “恩啊~琉月,不过是一个梦而已……”迹部大爷笑了笑,将自己怀里的娇妻搂紧了些,不过……即使是在梦里,大爷他也不想和琉月错过啊!

    狭长的眸子眯起,迹部大爷华丽磁性的声线荡涤出了一丝危险,“恩啊~琉月,那最后……我们遇到了吗?”

    这并不算是一个好梦,不过自家大爷问了起来,迹部琉月还是挑眉一笑,朗月生辉,“遇到了呢!虽然等得久了一点,不过最后还是遇到了!”初识在二十四岁时哥伦比亚大学的校友会上,不可一世的你和目下无尘的我还是目光撞到了一起,眼神碰撞厮杀而起的电光石火……

    在另一个世界,属于我们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恩啊~那不是很好吗!琉月,即使是在不同的世界,我们仍旧会相遇!”迹部大爷低头,紫灰色的眸子里只能倒影出迹部夫人一个人的影子。

    她抬眸,蓝眸如水温柔,莞尔轻笑,深蓝色的瞳孔里也只能倒影出她家华丽绝世的迹部大爷一个人的影子。

    目光对视时,迹部大爷性感的薄唇勾起了一抹满足的笑容……

    他最终还是摘下了那一株绝世的玫瑰!

    即使是在不同的世界,我们也仍旧会在一起;即使存在着不同的时空,本大爷也始终相信着我们的日月同辉……

    琉月,此生有你,夫复何求?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