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零七恶梦终结

    一道柔和而亲切的波动接近,陆锐抿成一条线的唇角终于放松了下来,双眸中带上一丝温暖的笑意,这道波动,他很熟悉,是他师傅的神念。

    师傅果然没事。波动在防御光圈里盘亘片刻,随即退却。

    陆锐心中明了,这是师傅在察看他们的情况。

    拍拍李杜,陆锐笃定地说道:“放心,我们会没事的。”

    李杜仍旧紧张地盯着外面,双手紧紧扣住陆锐,太过用力,手指都泛了白,听到陆锐的话,李杜急喘一口气,问:“怎么,你有把握光圈不会破?”

    陆锐神秘道:“我有预感一切都将结束了。”

    一声呻吟,李织锦昏昏沉沉地睁开双眼。多年危险关头的历练,让他在不到一秒的时间内就眼神清明,完全清醒过来,警惕地扫视一圈,很快就接受了他们目前古怪的状态。

    怒瞪一眼暗算他的陆锐,李织锦有些嘶哑地道:“你师傅,沙子他也有这样的……防御罩……防御圈?对吧?”

    “对。”陆锐语气里隐隐透着自豪。

    李织锦暗暗舒了口气,起身在光圈里转了两圈,问陆锐:“这个防御圈的极限呢?”

    话音未落,光圈的壁明显地颤了两颤。

    陆锐一咬牙,放在怀中的手开始将自己的灵气源源不断地输入护字符内。

    立时的,得到陆锐灵气援助的次天符闪耀起明亮柔和的光芒,这光芒,因陆锐体力灵气的属性,而展现出淡绿、乳白、水蓝的色泽,有若北极的极光,梦幻美丽。

    李杜巴陆锐巴得紧,当即感觉到陆锐的反应,察言观色,李杜望一眼李织锦,李织锦挑眉:“他在动用自身的力量维护防御圈了?”

    “应该是。”李杜低低道。

    李织锦苦笑了一下,在这不知深度的水下,水流混乱暴燥,他们又没有任何工具辅助,当真只能听天由命,若防御圈破裂,那么就只有靠他们坚强的体质和运气了。

    “如果防御圈破了,知道该怎么做?”

    “知道。”被二哥镇定淡然的态度影响,李杜放开陆锐,深深地呼吸两下,露出坚毅的神色。他是李唐世家的子弟,练的是征战沙场的功夫,从小锻炼心志,知难而上,临危不惧,几乎成为他们的本能。

    直到此时,他才体会到,他与二哥仍是有不少的差距,在面对从来没有遇到过也无法想像的危机时,他的应变速度和能力就逊色不少。

    陆锐浑身绷紧,神念清醒地盘算着还有多长时间,他的灵气就要坚持不住了,衣服里还有一叠写在纸上的护字符,可以护住一个人大小的范围。实在不行,他就准备将纸质护字符发给李家兄弟。

    再然后,若纸质护字符也抵挡不住,他该怎么办?

    又一道浪来,将防御罩像高尔夫球一样击出老远,正正撞在湖底。

    光球滴溜溜地滚动着,陆锐伸手拿出三张纸,在李杜和李织锦惊异的目光中递给他们,道:“展开,放在胸口。”

    说罢,他自己也打开一张纸,纸上一个流光溢彩的古怪图案,当这张纸展开,立刻,一个小型的防御光圈出现在陆锐身周。

    李织锦和李杜顾不上震惊,当即同样施为,将纸贴胸口放好。

    防御光圈震了震破碎成片片光华,陆锐提供的灵气只支撑了不到一分钟时间。

    水流哗地冲进来,将三个小小的光圈冲到百米开外。

    两分钟后,三个光圈都浮出了水面,陆锐冲李杜和李织锦挥挥手,脸上终于露出笑意,他想,这次危机当是过去了。

    “哗”的一声,又一个小小的光圈冒了出来,正是让众人担心不已的沙凌。

    “你们都没事吧?”沙凌扬声问。

    “没事,师傅。”陆锐笑了。

    “你这家伙跑哪里去了?”这是李织锦不满的唠叨。

    ……

    一个小时后,四人站在岸边,天空的阴云散去,蓝天白云,日光明媚,好像刚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似的,若不是湖面上出现的那个巨大的旋涡仍然存在,只怕众人真要以为刚才只是一场逼真的恶梦了。

    看看时间,从船沉到他们浮出水面,其实只有短短的十五分钟,而在当时的困在光圈中的他们而言,那种紧张、绝望、恐惧、期待、无力……像过了一辈子似的漫长。

    “所以说,那就是地底洞穴崩塌形成的漩涡?真壮观啊。”听完沙凌关于水下洞穴事情的解释,陆锐轻叹一口气,唇角暗藏一丝笑意,他才不相信事情会如此简单,师傅折腾出这么大名堂,一定有精彩的事发生,回头可要好好问问。

    “这样说的话,如果地底洞穴被填满,漩涡大概就会消失了。”李杜猜测。

    沙凌笑笑,没有说话,暗想那地底洞穴几十公里,又有水道相通,涌进去的湖水说不定就汇入哪条河去了,根本不可能填满。但是他又不好说自己看到洞穴深处的地形,只好含混过去。

    “原来是地下溶洞的缘故,也许以后这里再也不会发生异事了吧。”遥望着那旋转着的水涡,李织锦用头撸过湿漉漉的头发,忽的笑了起来:“好,鄱阳湖事件暂告一段落,你们不觉得,我们该找个地方洗个澡,喝上两杯,庆祝我们劫后余生?”

    “对,哎呀,我的腰都撞青了,真该找个妞好好按摩一下。”李杜是四个人中唯一受伤的一个,没站稳撞在控制台上的伤,他一脸高中生的纯真,说出来的话却足够成人化,而且态度大方得不行,让人觉得这实在是件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陆锐翻了翻眼睛,天,不愧是李唐世家出品,都够“野性”的,哪怕外表是乖乖牌的李杜也是如此。

    而自己加入的无名门派整个风气是清心寡欲的,当然,这不是说他觉得不好,而是,看李家两兄弟的得意劲,有些不爽,或许有那么点小嫉妒。

    陆锐友好地拍拍李杜的肩,豪爽道:“小六,我的推拿很不错,你这点小伤小意思,晚上就交给我了。”

    李杜愣了一下,没想明白陆锐的不怀好意。

    陆锐又道:“放心,我学中医几年了,绝对没问题。”

    沙凌微微侧过脸去挡住笑意,他本来想让陆锐放心地和李家兄弟玩耍去,但是,现在看来,他不需要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