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阳城的问道书院位于城东,大门是一座石牌坊,后面一个小广场,广场正中是进入书院的青灰色大门,两旁的厢房是让随从等候的地方。

    小广场上熙熙攘攘,停着各色的马车、轿子、骏马。

    莫执什么都没有,靠着双腿从北面的王府走过来。

    跟着来的小容走得气喘吁吁、婢女青雪则面无表情。

    “小公主啊……不不,小主人啊,咱们以后,坐车行吗?天天这么走,腿会断的啊!”小容扶着膝盖大喘气。

    莫执也走得脚痛,可是她咽不下这口气啊!

    原本,今天殷墨阳是给她安排了马车的,还是非常华丽的马车,一看就知道身份尊贵。

    可是殷墨阳那家伙附带条件!

    要她亲他才给马车坐!

    莫执偏不答应!这禽兽王爷,几千个炉鼎还不能满足他啊?

    还想继续占自己便宜?

    门都没有!

    于是她很有骨气的甩手走人,不就是远点儿吗?以前自己什么艰难险阻的路没走过?

    可是她低估了小公主身体的娇弱,走了一段路后脚就开始痛。

    此时走到了书院门口,两只小腿都开始发抖了。

    “喂,小主人你看!那辆马车真豪华!”小容发现了一辆车顶撑着绫罗伞盖的宽大马车,“里面坐的人肯定来头不小!”

    青雪一看到那辆马车,不禁微微皱眉道:“不好……云纹……那是符国的车驾。”

    云纹?

    莫执看向伞盖上的花纹,她这两天恶补青冥大陆的各种常识,知道八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图腾,大多数是以国家的标志性动物为图腾。

    比如秦国的玄鸟、殷国的金雕、夜国的枭……但是符国是一个神权至上的国家,他们国家的图腾是云纹。

    “能使用国家图腾的只有皇族,符国的皇族到这儿干什么?”莫执奇怪的看向那辆马车。

    马车停在了青灰色的书院门口,从马车上下来一个看起来只有十四五岁的白净少年。

    少年皮肤胜雪,表情温柔,眼神就像小鹿一样明亮无辜。

    但是他身上的皇族服饰让人不敢怠慢,问道书院门口的侍者立刻躬身行礼。

    少年转身,朝马车里伸手,里面还坐着一个女子,女子衣着华丽,神态倨傲。

    莫执吃了一惊:“这不是符国的汐郡主吗?靠,追殷墨阳追到这里来了!”

    青雪一听跟自家主子有关,立刻警惕的看向那位汐郡主。

    “这是我们符国的九皇子和维亲王的爱女汐郡主,你们书院的负责人在哪?”一位亲随傲气的大声嚷嚷。

    侍者对看一眼,说道:“两位尊客请入内稍坐,容小人去通报长官。”

    汐郡主挑眉点点头,伸手拉着那位少年往门内走去。

    那位少年似乎很新奇,四处张望,目光落在莫执这个方向时,还微微一笑。

    莫执揉了揉眼睛,自己看错了吧?

    都怪殷墨阳那家伙……天天晚上将自己堵在床里面睡,害得自己神经紧绷、睡眠不好。

    ——其实她每天都睡得满床乱滚、还做梦踢被子、流口水傻笑!

    抱着被子露出后背、掀了被子露出小肚皮,都有!

    殷王殿下尽收眼底,只是莫执睡着了,没看到他那纵容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