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0 章 一对十

    尴尬的氛围持续冰冷,沙发上的钟瑞琦和卓颜都陷入了沉默,直到钟瑞琦的母亲从卧室出来,悄悄带上房门后,话题才再次展开,看着沙发上无言以对的两人,伯母一脸微笑的坐到了卓颜身边:“小卓啊,今天的饭菜还满意吗?”

    “伯母的手艺不愧是名厨,五星级酒店的主厨都没您手艺纯粹。”

    听见卓颜的回答,一旁的钟瑞琦低声说道:“你去过五星级酒店吃饭吗?阿谀奉承也要有个度吧。”

    没等卓颜反驳,伯母先开口了:“你怎么知道人家小卓没去过?只要符合小卓的胃口就行了,我啊,不追求和什么主厨比,吃得好吃的高兴就够了,瑞奇,你没事别老挑小卓的毛病,也要好好反省反省自己,老大不小的人了,也该考虑考虑自己的问题了。”

    “妈,你……怎么胳膊肘往外拐啊。”

    “谁是外?我可没把小卓当外人,你看你爸今天高兴的劲,也应该知道他也没把小卓当外人吧。”

    钟瑞琦无言以对选择沉默,此时自己母亲和父亲的态度已经说明了一切,卓颜才更像是亲生的。

    面对依旧热情不减的伯母,卓颜尴尬的看了看墙上的钟,已经快十点了,卓颜也该走了,于是笑着对钟瑞琦的母亲说道:“伯母,时间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改天我再登门拜访。”

    “要走?这么晚了就在家里睡了吧,有房间,我去给你拿新的棉被和床单,你等着。”

    卓颜无奈的拉住了起身打算去找新棉被的伯母:“不用了,伯母,我还是回去比较方便。”

    “真的要走?”

    卓颜坚定的点了点头:“嗯。”

    “那好,让瑞奇送送你。”说完,伯母侧着身子目光绕过卓颜看着沙发上的钟瑞琦:“瑞奇啊,去送送小卓。”

    “他一个大男人的需要送?再说了,这乐都市能威胁到他的小毛贼还没出生呢,妈,你就放心吧,让他一个人回去用不着这么担心。”

    卓颜立即附和着说道:“没错,我一个人回去没事,正好吃饱了散散步。”

    伯母皱着眉头盯着钟瑞琦:“你去不去?你不去要我去?”

    “行行行,我去我去送。”缓缓站起身,钟瑞琦拿起外套往门外走去,卓颜向伯母告别后也离开了钟卿国的家。

    走进电梯,电梯门刚关上,钟瑞琦面无表情的缓缓说道:“送你到小区门口就够了,别得寸进尺。”

    “又不是我要求你送的,要怪去怪你—妈,伯母太热情了,根本没准备给我拒绝的机会啊。”

    走出电梯,两人一前一后往小区门口走去,钟瑞琦和门口保安打了招呼后,小区的门打开了一个扇小门,钟瑞琦甚至连一句“再见”都没有,转身便往小区里走去,卓颜只好独自一人站在路边准备拦车回家。

    就在这时,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一直停在小区门口对面马路边的白色面包车突然拉开了车门,从车内快速冲下了七八名拿着砍刀蒙着面的陌生人,他们丝毫没有任何犹豫,径直穿过马路直奔站在路边等待车辆的卓颜。

    卓颜顿时酒意全无,面色凝重,此时的他已经没有时间思考对方的身份了,明晃晃的砍刀已经直劈而来,卓颜侧身躲过不退反进,一脚将一名持刀者踹到了马路中央,其他人立即群起围攻。

    面对几人胡乱的挥砍和直刺,卓颜左右躲闪的同时寻找合适的反击机会,一把抓住持刀者的手,反关节掰断手腕后夺下了歹徒的刀,握着三十公分的砍刀,卓颜举刀自上而下挥砍而去,一名持刀者将刀横在了头顶,然而巨大的力量让他的防御形同虚设,刀刃还是落到了他的肩膀上,瞬间血流不止。

    卓颜在挥砍的同时,侧鞭腿也结结实实的揣在了另一名持刀者身上,几乎在同一时间,两名歹徒应声倒地,仅剩的四名持刀者变得迟疑了,站在原地提着砍刀死死的盯着卓颜,卓颜将脚踩在一名倒地歹徒的胸口,悠闲的掏出口袋里的烟,叼着嘴边点燃后举起手里的刀指着四人:“来,继续。”

    四人一动不动,就在这时,两辆黑色轿车从不同的方向飞速而来,车头正对卓颜并且丝毫没有刹车的意思,卓颜没想到对方早有准备,并且完全不顾自己踩在脚下的人,来不及拖开倒地不起的持刀者,在黑色轿车撞向卓颜的前一刻,卓颜飞速后退,利用持刀者停在路边的白色面包车顺利躲过了两辆黑色轿车的撞击。

    然而刚才被卓颜踩在脚下的持刀者已经被无情的碾压,地上留下一道深深的拖行血迹,还有一些内脏和碎肉。

    卓颜来不及多想,两辆黑色轿车已经在马路上飞速调头,这次两车直接对准了白色面包车,卓颜无奈之下只好纵身一跃翻上了车顶,四名持刀者已经退到了路边,完全没有对刚才被碾压致死的同伴有一丝同情和悲伤,此时的他们一心只想杀了卓颜,快点离开现场。

    “砰!”巨大的撞击让白色面包车直接变形,在车身被撞扭曲的那一瞬间,卓颜高高跃起,落在路上上,四名持刀者立即冲了上来,卓颜提着刀迎面而上,此时的他已经不打算留情了,进入战斗状态全力以赴。

    “啊……”惨叫连连,卓颜脸上早已溅满了持刀者的血,感受着脸上的血腥味和炽热,卓颜情不自禁的笑了起来,四名持刀者躺在地上无比绝望,就在刚才,卓颜虽然没有直接要了他们的命,但以极快的速度砍断了他们的双手。

    此时的路面到处都是鲜血,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腥味。

    撞击白色面包车的两辆轿车也报废了,车头严重变形还冒着白烟,卓颜原本以为事情就算结束了,却没想到从两辆轿车上又冲出了几名提着砍刀的蒙面人,除了轿车的驾驶员还在试图重新发动车辆之外,两辆车一共冲下了八名蒙面人。

    “这么兴师动众?”卓颜捡起地上的砍刀,双手各拿一把,找回当年在战场上感觉的卓颜已然处于兴奋状态了,此时的他犹如变了一个人,双眼通红嘴角微扬,眼神中似乎充满了对战斗的渴望“哈哈哈!来呀!来!”话音刚落,卓颜仿佛一头猎豹,以极大的爆发力为基础,飞速冲向了八名歹徒。

    刀光之中惨叫不止,凡是与卓颜擦身而过的持刀者身上都留下了深深的刀口,兴奋的卓颜杀红了眼,最后一丝理智在告诉他,留命。

    毕竟无论是谁,都没有权利剥夺别人的生命,哪怕对方罪大恶极,审判者也不会是现在的卓颜。

    站在一堆堆血滩上,卓颜依旧笑容满面,此时他的微笑在这些持刀者看来完全就是恶魔的嘲笑,它在嘲笑他们的无能,还有活动能力的歹徒奋力的往马路边爬去,他们想远离卓颜,远离这个恐怖的魔鬼。

    就在这时,听见巨大撞击声的钟瑞琦出现在了小区门口,刚才两辆轿车撞击面包车的声响引起了走在回家路上的钟瑞琦注意,她立即调头快速返回,刚回到门口就看见了令人惊讶的一幕。

    眼前能看见的地面都是鲜红,地上不知道躺了多少受伤者,有的断了双手,有的断了一只脚,还有一具严重扭曲的尸体从腹部开始就没了下半身,耳边到处都是痛苦的呻—吟和绝望的惨叫,一个血红的人影站在马路中央,一只手提着两把砍刀,另一只手放在嘴边火星正在他的嘴边闪着,钟瑞琦咽了咽口水:“卓,卓颜?”

    血影侧身转头看着钟瑞琦,笑着挥了挥手:“钟警官,看来又要麻烦你了。”

    钟瑞琦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这样的场面即便是办案无数的她也是第一次见,即便处理黑社会斗殴案件,也不会看见现场有这么多的伤者,并且伤势都不轻。

    卓颜叼着烟缓缓的走到了钟瑞琦面前,丢下手里的砍刀云淡风轻的说道:“我这可是自卫。”侧着身子指着马路中间的尸体,卓颜面带微笑的解释着:“那家伙是被自己的同伴撞死的,你可以去看小区监控。”

    钟瑞琦呆呆的盯着惨不忍睹现场,头皮发麻:“你,你没事吧?”卓颜全身上下都是血,浓重的血腥味足以让普通人反胃不止,然而卓颜似乎丝毫不在意:“我没事,先通知救护车,再让你的人来现场吧。”

    还处于震惊中的钟瑞琦这才回国神来,立即拿出电话联系了急救车和刑警队,挂断电话后,钟瑞琦低头看着坐在路边优哉游哉的卓颜:“你真的没事?你身上都是血。”

    “放心吧,我好的很,很久没有像今天这样热血沸腾了,我还真要谢谢他们呢。”

    卓颜那张难以掩饰兴奋的笑脸让钟瑞琦再一次感到恐惧,她很难想象曾经的卓颜到底都做过什么,在面对敌人的时候会有什么样的态度,但目前为止有一点钟瑞琦能确定,能被卓颜当做“敌人”的人,下场只有很惨。

    “你认识他们吗?”

    “都蒙着脸呢,即便没遮住脸,我估计我也不认识。”

    “这么肯定?”

    “我回来后就一直在村里,能认识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