骷髅骑兵的身体硬度远比白沐然想象中的要硬的多,而且数量随着时间的推移也渐渐增多。                                                                           

    总之,事情朝着一个不算好的方向开始发展下去。                                                                          

    但若是仅仅因为这些原因二人就落败的话,那此就可以直接打上【由于主角通关失败此文End】的标签了,要知道劳动人民(?)的智慧是无穷的,高手一向来自于民间。                                                                         

    在继七级的风卷残云以及圣光净化这两个招数完败之后, 叶苍术也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大瓶诡异的冒着黑色气泡的奇怪液体,然后左手发动起六级的水系魔法——水云龙卷,右手趁机把一大瓶奇怪液体泼向前方,借着水云龙卷之势迅速席卷了他与白沐然的周围。                                                                      

    “咔嗞咔嗞……咕噜咕噜……”似乎是什么东西腐化的声音,在这片原本就诡异的空间内冒着咕噜咕噜的奇怪气体,骷髅骑兵也在英勇向前之后化作了这些诡异液体的一部分。                                                                   

    哼哼,骷髅骑兵什么的,弱爆了╮(╯▽╰)╭。叶苍术难得的得瑟了一次。                                                                   

    在大天朝的武侠小说中,总有一种很神奇的东西,虽然材料不一定相同,但是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功能和名称——化尸水。                                                                 

    传说中的化尸水是一种具有很神奇功效的液体,它可以化神奇为腐朽,管你什么体质,只要你存在,就可以把你腐蚀地连渣渣都不剩,实乃居家旅行,杀人放火之必备良品啊。                                                              

    于是乎,看似麻烦的骷髅骑兵副本被开了外挂的主角大人轻松解决。                                                            

    话说回来也不知道是这个世界原本设定就有问题,还是因为实在是这个空间的设定太山寨,总之无论怎么看,刚刚的诡异空间,都像是个游戏副本。                                                         

    莫非这个古遗迹本身就是个游戏副本?如果这么向来的话,反而更加安心一些。毕竟若真的是的话,根据这个世界的一贯尿性(正常剧情)来看,大约也就是幻境之类的。兴许接下来该是什么内心缺点解剖了吧?白沐然心想。                                                      

    心里想的还没有结束,紧接着新的游戏副本就开启了。                                                    

    说实话,此游戏的设定还真是完全没有半点创新精神,完全照搬众多x点小说,就比如,现在的心魔试炼。                                               

    根据x点小说的一贯尿性,这个副本是必须有的。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体现出主角的智商和实力是处在一个水平线上的。                                              

    所以,综上所述,这个副本是必须要有的。                                             

    叶苍术似乎又回到了当年,在他还没有穿越的现代。熟悉的街道,熟悉的人,熟悉的景象,但是这一切在他现在看来,反而是最不真实的东西。                                            

    有些东西,已经回不去了。                                           

    说是没变化,那是假的,他可以蠢,也可以天真,但是同样的,他也变得冷黙,变得会观察人心。                                           

    熟悉的画面因为叶苍术的毫无代入感而破碎,新的游戏副本就这么被秒速刷完了。                                          

    但是事情如果真的有那么简单,那背后的策划人就真的是傻蛋了。                                         

    叶苍术此时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面前的一起出生入死的好基友的脸。妈蛋的大意了,居然以为事情真的就这么简单了,啊啊啊,爷的一世英明啊!                                       

    所以说这还是自己作死了吧,居然连基友和敌人都分不清楚……                                       

    已经面临过一次死亡的叶苍术表示很淡定,临死前还不忘死死拖住那个变成自家基友样子的不知道什么玩意。                                     

    而此时,另一个世界……                                    

    “该来的终究还是会来,这,就是命运啊……”银发青年依旧是坐在王座上,脸上的面具却是早已不在了,面颊上的妖冶花纹,和他面具上的一模一样。                                   

    “零殿……”翼一脸担忧的望着青年,担忧,不忍,还有些愤恨。                                   

    “没关系的,这个空间离不开‘本我’,若是不这么做,大家都会完蛋……”我不能因为我一个人的过错而连累大家,“更何况,我既然已经这么做,那就是下定了决心的,不用担心。”                                   

    “我怎么能不担心!零殿你……唉……”翼的话,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                                  

    ————我是主角马上通关的分界线————                                  

    “叮当——叮当——”清脆的铃铛声一阵阵传来,由虚幻到真实。                                 

    “唔……这次又是,在哪里?”叶苍术迷迷糊糊地醒来,这次他可没有再失忆了。他清清楚楚的记得,上一个世界的结局,他可是over了的。                              

    “醒了么?”清脆又陌生的少年音,让叶苍术瞬间清醒了过来。                            

    毕竟是在危险四伏的异界待了很长一段时间的人了,这点警惕性还是有的。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人,即便没有感受到一丝一毫的恶意,也很难放松下来。                           

    精致的面容,仿佛有灵气的一双绿色眼睛,铂金色的细软长发,白皙的皮肤。此时在他身边一眨不眨地盯着叶苍术的少年,完美的就像是一个被赋予了灵魂的玩偶。                        

    完美的,并不真实。                       

    “你……是谁?”从他的身上,叶苍术似乎感受到了一种很熟悉的气息,有种许久之前就已经熟识了的感觉。                 

    但是事实上,他确实是没见过这个玩偶一样的少年。                 

    “大人不记得了么?啊,也对呢,大人是不可能记得的。”少年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不过话说回来,‘我是谁’这个问题,倒不是重点呐。”                  

    确实,现在真正的重点问题是——这是哪里,他又是为什么会来到这里,为什么那个少年称呼自己为大人,而这个所谓的游戏真相又是什么?             

    “大人一定有很多问题想问吧?”少年狡黠一笑,“不过我都不会回答的呦,这些东西,还是大人自己想起来比较好呐。”           

    少年的指尖顶上他的额头,一道淡金色的光芒顺着他的指尖没入叶苍术的额头中。           

    “等等……”叶苍术瞪大了眼睛,却是什么也阻止不了。此时他的脑袋像是快要炸裂一样生疼,巨大的信息量铺天盖地的袭来,无数的画面在他脑中闪现。       

    画面中的人似乎是他,又似乎不是他。      

    那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就像是x点小说中的主角一般,除了没有强大的后宫妹子之外,其它一切都很相似。      

    当那人站在世界的至高点后,才发现自己是孤独的,事实上,根本没有一个可以真正值得交心的朋友,几乎所有人都只是把他当成了一种信仰,一种可以用来许愿的机器,说白了,就是一种名义上好听的利用。     

    他开始厌倦,开始变得只相信自己。终日里对着镜中的自己自言自语,似乎真的存在一个人,一直陪伴着他。  

    然而这一切并没有持续多久,就在他利用破开虚空的力量找到了另外一个空间时,他的生活发生了真正的改变。

    作者有话要说:酷爱期末考了,表示真的快死了……高中为什么这么忙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