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苍白着脸打算继续开口反击,云依却在此时从后方赶来柔声开解道:“师傅,我想李师妹定是误会了。苏师姐同慕道友不过是开了个玩笑,硬是要同对方切磋一番。慕道友是在还手时不小心伤到了苏师姐。”

    苍长老一见是云依,便已多少信了她的话:“既是云依所说,看来又是妍儿胡闹了。”

    慕夕辞不知云依为何突然开口相帮,但对方在苍长老面前的分量看起来并不比苏妍差到哪去,倒是省了她不少口舌。

    那云依听罢,一转身又担忧地望向慕夕辞:“苏师姐不过玩笑话,慕道友切莫当真。什么慕道友如果输了就立刻离开之类的话,你可千万别往心里去。”

    眼中的诧异一闪而过,慕夕辞倒是开始重新审视起面前的人来。

    那姓李的紫衣少女似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惊讶道:“云师叔怕是记不得原话了吧。苏师叔明明说的是她若输了就将明玉珠送与对方,若是赢了慕道友就立刻滚出……”说到这突然看了眼四周捂上了嘴,没敢说出后面的话。

    “胡闹!苏妍这性子就是给我惯坏了,说风就是雨的。慕小道友切莫同她一般见识,她还小缺乏历练……”苍长老又看向了比苏妍还小上几岁的慕夕辞,顿觉有些无法自圆其说。

    “自然是玩笑话,惊到了苏道友是慕某的错。不过苏道友术法高深,却是令我等佩服。”

    见对方不仅不追究还顺着给了台阶下,苍长老欣慰地又寒暄了几句,带着苏妍离开了。

    依云等几人离去,盈盈又是一个福身:“今日本是带着两位道友赏景,却不想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云依这厢代师姐向两位赔个不是,苏师姐的脾气还请二位多担待一些。”

    看来苏妍是遇到了一个头疼的对手了。这云依看似是在帮苏妍,其实句句都在为苏妍定罪。不仅在苍长老面前压过了对方,又以代其赔罪在他们二人面前希图能留下好映像。

    说不定,当初也是她故意带着他们两人来此,让苏妍看个正着呢。此女心机不差,所图必不简单。

    “云道友客气了。”

    因苏妍受了惊吓,这事便不了了之了。不过这样也好,慕夕辞本就担心会生出什么事端来。

    居怀上人每天闭门不出只说是在闭关。来送口信的慕夕辞始终没能带上话,又不好打扰他老人家,只得偶尔同殷涯不咸不淡地聊上几句,自己在沉潭坞转上一转。

    话说这水云阁还真可以算是一处,能隐居世外的好地方。花木繁盛、碧草成荫,连片的回廊曲水让人只看着便觉心神舒畅。

    连着转了几天,她最喜欢的还是靠近西边的一汪潭水。虽是有些冰冷却总能让她回想起当初在三清阁的日子。特别是山谷里的小动物,下次回去一定要同何卷卷好好怀念一番。

    “慕姑娘?”画逸略带欣喜的声音,让慕夕辞将要向潭中投石子的手势一顿。

    “画道友。”慕夕辞赶紧将手中的石子毁尸灭迹,顾左右而言他:“画道友用过午膳了?”

    “在下几年前筑基,就已经辟谷了。多谢慕姑娘关心。”

    慕夕辞尴尬地笑道:“倒是我疏忽了。”看来下次在修仙界转移话题,一定要注意用天气,不能用吃饭了。

    “前几天画某闭关了一段时日,如今出关了,自然是应当尽些地主之谊……”画逸认真地解释了自己为什么疏忽了对方,并打算带着慕夕辞到水云阁转上一转。

    慕夕辞听后却是笑着婉拒:“这倒是不麻烦画道友了,之前云道友已带着我同殷公子将这水云阁转了个大概。”

    “原来如此,倒是画某疏忽了。”画逸红着脸,看着慕夕辞突然不知该说什么才好。他也不知自己为什么一见慕道友便觉得很开心,像是他们分开了很久很久,好不容易才见面的亲切感。

    可他们明明前段时间才见过。

    与迷茫的画逸相比,慕夕辞更想知道自己这股莫名的信任感是从何而来的:“画道友,不知幼时我们可曾见过?”

    “在下……”

    “丑八怪!”一道娇俏的怒斥声从不远处传来,让在场的二人为之一惊。

    苏妍本是为了寻画逸而来的沉潭坞,寻了半天才发现,原来画师兄居然和慕夕辞那个丑八怪待在一起。画师兄是她一个人的,丑八怪凭什么和她的师兄这么亲近。

    慕夕辞听过这个称呼多次,但眉稍仍是有些忍不住轻微地上扬。她这具身体确实长得与前世的自己没法比,但也没到丑八怪的地步吧。

    叫一次不够,还频繁地这么叫她。对方当真是要逼她还击才甘心么。

    “慕姑娘,你别听苏师妹的。你没有她说的那么丑的。”画逸这句恰到时机的补充,却说的慕夕辞一阵心塞。没有那么丑,就是也比较丑的意思么。

    “画师兄,你竟还帮着外人说话?”苏妍气恼地祭出手中的银剑,随手就攻向慕夕辞。

    慕夕辞本已察觉了苏妍的灵气波动,早就准备运起灵息微步躲过。谁知横空多出了一只手急切地将她拉了过去。这一拽一拉将原本已躲开的她,又拽回了银剑攻击的范围。

    不知苏妍怎么抽出手还能补上一道灵气的,虽然她好不容易躲过了法器,最终还是被灵气击到了身后的潭中。

    “你!”要不要这么狗血,敢不敢不拖她的后腿!异常冰冷的潭水自四面八方充斥到慕夕辞的体内,占据了她所有的知觉。

    她怕水,不论是前世还是今生。

    “跟我走吧,你本就不该在这世上。”一道阴测测的声音,在耳边莫名地回响着。

    慕夕辞挣扎着反抗道:“不行,我还不能走……还不能……”

    ……

    水,到处都是水。

    缓缓在水中不断下沉的她却被一人突然拉起。

    “甄儿,你没事吧。都是我没有看好你。对不起……”身边传来一道男孩糯软的声音,语气里满满的伤心和无措令她也不禁有些难过。

    重重地将水咳出,她努力睁开眼,看到了一个如画一般好看的男孩,他的睫毛可真长。

    一道温柔的女声却从她的背后响起:“都是甄儿调皮,不怪画儿。画儿这么喜欢甄儿,以后我的甄儿长大了,嫁给画儿怎么样?”

    这声音好熟悉,好像在哪听过。慕夕辞努力想要转过身却如何也不能动弹。她只能定定地看着面前的男孩,笑得那样开心,放佛得到了什么稀世珍宝一般。

    画儿?是谁?

    ……

    再次睁开眼,她看到了师傅,是笑悲师傅。

    慕夕辞伸出手想要触碰师傅的脸,顿了顿又换回了右手。她拿指尖轻轻地碰了碰师傅的脸,确认师傅没有消失后,才将手贴了上去。

    真好……师傅没有消失。

    殷涯看着面前有些喜极而泣的少女,感受着脸上冰凉的温度,蓦地缩小瞳孔温和地问道:“慕姑娘又将在下误当成你的师傅了?”

    慕夕辞右手一僵,迅速收回手,眼神一暗:“抱……歉……”干哑的声音令她一阵苦笑,不知这回又晕过去了多久。

    “姑娘还是少开口为好,之前掉进千年寒潭激起了你体内的寒气,一时半会怕是好不了。”殷涯似乎想到了什么又补充道:“画逸守了十天,掌门让他回去闭关所以换成了我。医师待会还会来继续帮你诊治。”

    慕夕辞轻轻点了点头,侧过身无力地攥住被子。

    她以为她已经很努力地变得更加强大了,结果她竟然还会发烧还会生病。回到三清阁后自己就懈怠了,许久没练功,报应便来了么……

    看了眼仍处病中,将自己在被窝内缩成一团的慕夕辞,殷涯转开目光又看向了远方。

    医师来的时候,她已经被寒气冻得再一次昏睡了过去。殷涯看着昏过去的慕夕辞松了口气,例行公事地将她抱进了如蒸笼一般热的大口锅里。

    因为她当初的介绍,水云阁中的人都当他是她的挚友。沉潭坞能自由出入的女子只有苏妍一人,所以每天负责辅助医师治疗的工作便落到了殷涯的头上。

    他也没想到,慕夕辞会如此怕冷。在她昏迷的时候,几乎有点热源的东西她都会反射性地抱住。被如此对待最多的就属他了,所以他没有拍掉对方冰冷的手。

    因为,有些习惯了。

    这场因千年寒潭引起的病,反反复复折腾了近两个月,甚至惊动了居怀上人亲自探视。得知情况的严重性后,苍长老也曾拎着不情不愿的苏妍多次前去道歉。

    可惜慕夕辞大部分时间里都处于昏睡的状态,连水云阁最好的医师都束手无策。

    出来太久,时间不多了呢。殷涯看着躺在床上的少女,自眉间凝了一滴心头血,手中掐诀将那滴血打入少女的眉心。将灵气聚于指尖,他缓缓施力让那滴血化于少女的身体中。

    “小炎。”殷涯一声轻唤,屋内陡然多了一条赤色大鱼几乎占据了整个房间。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