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十年前,一场大火毁掉了所有,只有她和她的父母因为还在旅行归途而避免了一场灾难。
然而,她的爷爷奶奶、姥姥姥爷都在那场大火中去世了。
这件事对她的影响很大,以至于后来无论是谁,都无法给她安全感,就像把自己困在了城堡里的长发公主,从不期待会有个英俊潇洒的王子骑着白马站来营救她。
那时的她,不过是个7岁的小女孩。
而这件事的罪魁祸首,也正是她自己。
-----------------------------------------------------------------------------------------------------------------------
十七岁,本应是苦于学业的高三党,可她不是。
毫无血色的皮肤,带着淡淡的黑眼圈及那双无神的眼睛正盯着电脑屏幕上闪烁的亮光。
窗帘厚厚的附在窗上,看不出此时是白天还是黑夜。
大约六七平米的小屋里空空荡荡,只有一台笔记本嗡嗡作响。
“叮铃。”邮件的声音响起。
她机械的移动着发僵的手指,随着鼠标咔嗒一声,点开了邮件。
“亲爱的M,
来工作了。“
简短的八个字。
没有地址、没有署名、没有日期。
什么都没有,可她却淡淡的勾起嘴角,抬起左手咬住了指甲,轻轻地,笑出了声。
“衿衿,下来吃饭了。”敲门声如此小心翼翼。
她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听着门外的人快速的跑下楼时,沉重的脚步声。
看了眼手表,荧光色的指针显示,此时正是晚上六点三十五分。
又查了下天气预报,及太阳日落的时间。
她起身活动了一下筋骨,拿出了件厚重的黑色长外套,拎出了房间。
似乎想起了什么,又从上衣口袋里摸索了半天,掏出了一张银行卡,随意的拿在手上。
出了房门,晃眼,这是她的感觉。
下意识的拿手挡住,却没什么实际作用。
她的家装潢很温馨,是个二层楼的小复式,听说这是用她十五岁时赚得第一笔钱买的。
啪,银行卡被她扔在了桌上。
“生活费。”似乎很久没有说话的缘故,嗓子有些粗哑,她轻咳了一声。
早已坐在饭桌前的父母没有看她,可脸上的表情都不怎么好,似是无奈?又或是别的什么。
他们知道,爷爷奶奶、姥姥姥爷的死对她的打击很大,可没想到,十年过去了,她还是这样。
无数次带她去看心里医生,可结果,都只是医生无奈的摇头。
直到她十五岁往家拿钱开始,他们才意识到,他们已经完全不了解自己的女儿。
他们曾很郑重的问过她“你没做什么违法乱纪的事吧?”
她只说“没有。”
父母便欣慰的点点头,决定不再过问。
她真的很庆幸,有这样的父母陪在她的身边,无条件信任她。
哪怕她曾做过那么可怕的事情,虽然她没告诉他们。
也永远不打算告诉他们。
“要出门了?”母亲看她放下碗筷,担忧的问道。
她起身,穿上厚重的黑衣,又戴上了兜帽,点了点头。
似乎我犯的错,只能用这种方式弥补,虽然并没有什么用。
街上,秋风刺骨,无数的半透明身影从她的身上穿梭过去,就像即将晚点的旅客,朝着自己的站台飞奔而去。
倏地,一阵头痛泛起,她紧咬著牙,蹲在地上,等这阵疼痛过去。
整整十年了,每当出现头痛,代表着什么,她很清楚。
“怎么了小姑娘?没事吧?”路人很善心得站在她身旁问道。
她的头此时已经不疼了,眼中却仍有些水润。
怔怔地看着路人,似乎想努力记住他的样子。
“没什么,谢谢你,还有,注意安全。”她整理了自己的兜帽,继续前行。
在一条拐了七八道弯的幽深巷子里,有一家名叫“吉祥铺子”的小店。
看着透明橱窗里摆放的各种新奇小物,琳琅满目。
来往的也都是些学生女孩们,似乎站在外面很远,都能感觉到里面的吵杂声。
她推开门,“欢迎光临”电子声音响起。
站在人群之中介绍的正欢的人突然停止了话语,朝她摆摆手,笑眼咪咪的让她进屋去。
“林哥,她是谁啊?你女朋友吗?”站在男子身边的穿着校服的可爱女孩小心的问道。
男子摇摇头,伸手拍了拍小女孩的头,低头说道:“怎么会,林哥可舍不得你们呢。”
只见女孩们都羞红了脸,低下头去,当然,也有作风大胆的,回应附和着。
她见状,只是无奈的摇头,林哥?林祖宗还差不多。
八点钟。
“诶呀,累死我了,现在小女孩真难搞。”刚才被叫做‘林哥’的男孩揉着肩膀走了进来。
“你还记得你今年多少岁吗?”她忍不住吐槽。
“诶~~~~我们不是说好了不提这件事吗。”故作娇羞状。
“随你便,我只是来要工作的。”她有时候真的懒得理他。
“工作狂。”他小声嘀咕了一句,转身拿出了一封信,牛皮纸的信封,被拆开的地方很完整,是她这种强迫症患者的福音。
“我就猜你一定喜欢我的做法。”男子邀功似的说道,毕竟,他们俩认识了十年。
在她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他就了解她了。
“尊敬的m先生或者女士,我是一名小学三年级的学生,今年已经十岁了。爸爸妈妈说爷爷离开了我们,可我还总是看得见他,我不止一次提过看见爷爷,可妈妈不相信,我不想和她吵架,只能写信给你,因为听说你能解决任何问题。我对着信封说了很多次拜托,再把它投进邮筒里,不知道你能不能收到,但请你一定要帮帮我,告诉我妈妈,爷爷没走。还有,这是他写给奶奶的信,我也一起都给你。”
她看完这封字迹潦草错字连篇的信,突然想起了小时候的自己。
同样的话,她也曾对他们说过。
“信呢?”她问道。
他手里早就掐着一张泛黄的旧信,笑着说道:“这份工作可没工资开,确定要接?”
她抬手,男子便撇了撇嘴,将信递给了她。
再次打开一封信,与之前的完全不同,标准的蝇头小楷,隐约还能闻到墨迹的味道。
“赠予吾妻,你我初识之时,正是隆冬,你身着单薄却肆意在雪中徜徉,许是自那时起,我便心系与你,奈何我当年面子浅薄,不敢与你说话,直到这份相识硬生生拖后了五年。却也让我们的余生少了五年的相伴,在你去世之后的十年,我才有勇气写下这封信,却又如当年那般面子浅薄,不敢给你。怕你笑我也好,嘲我也好。听闻奈何桥头饮过孟婆汤便要转世重新做人了,吾只怕自己记忆力不好,到时候忘了去找你,便想着不如把这封信留给自己,再将这信埋在你我相识之地,做个标记,等我下辈子在旧地重游,定会记得起来的。只望到时,你别不跟我在一起。”
这信,为什么没在它该在的地方?
她不想问,许是他突然发现这样的自己有些愚,或是面子又浅薄了。
“你想怎么做?”男子问道。
子衿低沉片刻,道:“我没见到他的魂,也不知道他是否心愿未了还留在这世上,不过若真的还在,49天后,他可要变成厉鬼拖入地狱之中了,无论怎么样,也要先找找再说。“
“去哪找?”男子再问。
子衿瞥了他一眼,“那是你的事,我不擅长和人打交道。”
“好吧好吧,啧,我真是自讨苦吃。”说完这话,看见子衿冷漠的眼神,立刻又笑道:“那也必然是心甘情愿的!”
回到家中,回到自己阴暗冷清的屋子里,静静地躺在地板上,这才是属于自己的天地。
短信铃声响起。
“地址查到了,明天就是那老人出殡的日子,要和我一起去吗?”
她想了片刻,手指一个键一个键按着,却一再删了又改,改了再删。
“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