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六从小经历了太多的战斗,战斗的本能让他明白只有重伤垂死的人才不会伤害自己,因为他不会带着没有丝毫损伤的于霞回去,说不得对方有什么秘技对自己造成伤害。

    眼看于霞马上就要被对方打伤,突然间一声娇赤声传来,“住手。”

    血六不想收手,可是身后的掌力已经袭体,要是再不反抗的话,自己势必也会重伤,仓促间收手,回击了一掌。嘭的一声,宛如炸雷平地响起,地上的花岗岩也被震碎了几块。

    一位穿着古朴衣装的女子轻飘飘地退后,眉间涌现一丝痛苦,强行压下了心中的不适,质问道:“你是何人?为何随意伤人?”

    血六一看这阵势太大,情知继续下去定然会引起有心人的注意,阴狠地看了突然出现的女子一眼,寒声道:“山水有相逢,后会有期。”

    那位少女淡然一笑,混不在意。等对方走了之后,才脸色凝重地飘到了于霞的身边,玉指轻轻一点,于霞的穴道被解开。于霞这才有空看这突然出现搭救自己的女子。

    少女肌肤胜雪,双目犹似一泓清水,顾盼之际,自有一番清雅高华的气质,让人为之所摄、自惭形秽、不敢亵渎。测试文字水印1。但那冷傲灵动中颇有勾魂摄魄之态,又让人不能不魂牵蒙绕。更难能可贵的是她身上穿的竟然是裙子。古典和现代的完美结合的,于霞只能说巧夺天工,仿古但是并不完全是古,还带着点现代的气息。尤其是配上少女绝世般的容颜,更是完美的组合,要于霞说也只能水梦瑶才能和她相比。

    水梦瑶是现代的美女,这位女子怎么看都觉得是穿越过来的古代女侠。

    “多谢,于霞诚心感谢道。”

    “不用,你怎么会惹上对方的,那人十分强大,即使是我也不是对手,皇甫凤忧心忡忡道。”皇甫凤是剑阁这一代的传人,一身修为也是五星水准,这次随师傅前来也是为了那件宝贝,不想今天遇到了这种事情。

    “我也不知道,于霞苦笑道。”

    “姑娘,不要强行压制了,那样会影响你的身体的,一声淡淡的声音传来。

    皇甫凤脸色一变,随即惊骇莫名地看到一个青年从空间里走了出来。测试文字水印3。

    “明儿,于霞惊喜道,刚才是她救了我。”

    皇甫凤这才散去隐藏在袖子里的一柄细剑,脸上轻松不少。对方既然可以随意进入空间,那么就是六星强者的标志,自己虽然拿起剑来也不怕六星强者,可是对方这么年轻就达到了六星境界,由不得她不谨慎。

    郭明见母亲没有什么事,也就放下心来。这才仔细打量起皇甫凤来,真是越看越有韵味,越看越是养眼。

    郭明肆无忌惮的目光使得皇甫凤微微脸红,就连一旁的于霞都暗暗皱起了眉头,这儿子该不会是看上她了吧?不过要真是的话,这姑娘的模样也不算辱没了郭明的身份,可儿子也太不会追女孩了吧!哪有第一次就这样看人家女孩的。

    于霞干咳了一声,郭明才从着迷中醒了过来。美女他见过不少,可是古典美女却唯独见过一人,那就是紫雨,但那个悍妞,自己却是一点也不敢去看。眼前的女子不带丝毫烟尘,飘然遗世独立,正是郭明小时候的梦中情人。

    小的时候谁没有过梦想,天仙配中的七仙女,还有那月宫中顾影自怜的绝世仙子嫦娥。测试文字水印3。哪一个不是自己幻想中的妻子,但长大之后才知道那只是一个可望而不可即的梦罢了。随着年龄的增长,武侠梦涌进了自己的心里,自己也曾幻想着提着三尺青峰行走天涯,说不定自己还会来个英雄救美,最后那女子再来个以身相许。

    不知从什么开始,这样的梦自己就不再拥有了,因此郭明一看到皇甫凤古典女子的打扮,会有些失态。很快他的双目中恢复了清明,再次看向对方时,眼中有的只是欣赏罢了。

    “你是什么人?我看你的功力很高的,怕也是六星水准了吧?皇甫凤轻声询问道。”

    郭明点了点头,道:我叫郭明,一介散修。”

    “散修,皇甫凤脸色一变,随即语气有些淡漠道,我是剑阁传人皇甫凤,我还有事,先告辞了。”

    郭明见对方的神色突然变得冷漠起来,也有些摸不到头脑,急忙说道:“皇甫凤,我如何找你?”

    皇甫凤也不理他,仿佛郭明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一般,飘然离去。

    “妈,我怎么得罪她了?郭明摇头不解道。测试文字水印5。”

    “我怎么知道?明儿,你是不是喜欢上人家了?于霞同样摇头,然后期待问道。”要是郭明点头,她就准备好好交待一下,追女孩不能这么急,要欲擒故纵,慢慢来,绝对不能急功近燥。

    “没有,只是刚一见到之下有些惊艳,最近临泽县风云突变,我是想提醒她要小心一点。既然她不领情,那就算了。以后要是碰到了,就帮一下。郭明现在是没有再加一份感情的事了,王金妃和水梦瑶的事情他就理不清了。要是再加一份感情他烦都能烦死了。

    “哼,散修能够达到六星?皇甫凤心中不屑道。”她是个正直的女子,不想郭明竟然说出这等骗人的话语,于是直接离去,连解释的话都不给他了。散修也是有惊才绝艳的人,但是他们是很难与世家子弟和大势力的弟子争锋的,因为散修的背后唯有寥寥数人,而她们的身后却是整个势力支撑。因此她认定郭明这人不真诚,不屑与他相交。

    “嗯,回去要把这件事告诉师傅,看来最近来的势力越来越多了,皇甫凤想了一下,加快了步伐,像天际的一抹惊鸿,似慢实疾地离去。测试文字水印2。

    “明儿,刚才的那人是什么人?于霞问道。”

    “我不知道,这件事交给我,我会处理好的,郭明不想让母亲见到自己**的一面,轻描淡写地把此事揭过不提。

    于霞凝视自己的儿子一会,才轻声道:“明儿,妈妈知道你和我们已经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即使这些人终究也会成为你眼中的蝼蚁,但是请你记住一点,不管什么时候你都是人,不是神。明白吗?”

    郭明点了点头,道:“我知道。”母亲在教自己仁慈,永远不要做那高高在上的执政者。冷血无情,有的只是利益和自己的权威。

    “那就走吧,陪妈妈重新买菜去,这些都坏了。于霞话也不多说,点到为止,她相信儿子会明白自己的用意的。这是一种信任,这是母亲对儿子的爱。

    一间客房内,水梦瑶,风护法,水中明,东方鹤四人沉默不语,整个房间里沉静的有些可怕。

    终于还是东方鹤打破了沉默,沉声道:“梦瑶,这件事太大了。测试文字水印6。”

    “不行,我已经答应了对方,况且对方是因为我而受连累,我不能坐视不管,水梦瑶没有激烈的反抗,只是语气平静道。”正是这种平静,使得东方鹤心中颤了一颤,他明白孙女这是铁了心要管到底了。

    “小姐,此事还需要商榷的,朱家的势力也不弱啊,我们和他们对上很有可能损失惨重啊!风护法摇头道。”

    “可是我东方世家的荣誉更加重要,水梦瑶掷地有声道,我已经答应了对方,如果失信于人,你让我以后如何以东方世家的身份取信于人。”

    想不到孙女也会用名誉来压人了,东方鹤陡然失笑道。心中已经有了些意动,对他来说,即使赌上一半的东方世家,只要水梦瑶在,那么就还有恢复的希望,因为她能把自己的家族推到巅峰之境。

    “既然答应了对方,那就管吧,水中明察言观色道,老刘是个好官,他被纪委查,实在是冤。”

    “梦瑶,你以后可要好好修炼啊!今天爷爷就为了你和他这个新兴势力对抗一番,看看是他这个狼厉害,还是我们这头猛虎强悍,老风,立刻召集族中一半势力前来临泽县,我倒要看看他们拿什么和我抗衡?东方鹤一拍桌子,常身而起道。测试文字水印9。”

    风护法也很久没有见到老爷子这般豪爽的一面了,闻言心中也是豪气万千,点了点头,道:“好,我这就去,很久没有动手,手都有些痒了。希望他们能够识时务,否则我老风可要活动一下筋骨了。”

    “对了,还有一件事,那个,郭明他父母希望爷爷也派一些人保护一下,郭明那天也折辱过朱瑞,水梦瑶俏脸微红道。”

    “郭家?一听到这个名词东方鹤除了感到惊悸的同时还感到深深的仇恨。那是一段刻骨铭心的仇恨,自己堂堂东方世家的家主,竟然叩头求饶,这等耻辱非鲜血不能洗刷?闻言东方鹤的脸色顿时阴了下来,挥手道:“别的事情我不管,可郭家的事情我不想你和他们有什么纠葛。”

    “为什么?水梦瑶芳心一震,失声道。”以前她可以忽视这个爷爷,可是这么多时间的相处,她已经接受了这个爷爷的存在。要是对方坚决地反对,自己还真是难办。

    “不为什么,就因为当年的耻辱我永远不会忘,那女子太恐怖,我也许终生都不能报仇。测试文字水印7。梦瑶,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可你唯独不可以与郭明有任何的交集,这是爷爷唯一的要求,东方鹤红着眼,几乎是吼出来的。

    水梦瑶还待再说,水中明拉住了水梦瑶的手,示意她出去。

    水梦瑶的眼中流出了大滴大滴的泪水,来到外边,泣道:“爸爸,为什么我不能和郭明在一起?”

    “郭明这孩子太神秘,说实话以前我就不看好你和他在一起。可是现在爸爸好歹也是修为有成之人,可是面对郭明仍然生出一种无力之感,他到底经历了什么,我不知道,我相信你也不清楚。但是有一点你要记住,郭明在怎么出色,他都不一定能比得上你,你是天生玄阴之体,今后注定会成为地仙般的绝顶人物,郭明要是达不到这个境界,就不能和你在一起,水中明把心中的担忧说了出来。

    “难道修为就这么重要吗?水梦瑶大声质问道。”

    “当然,地仙可以活到两千多岁,而七星高手只有五百年寿命,你说差距大不大?无数惊才绝艳的青年都在七星巅峰止步,有的人甚至修炼了四百多年都无法破入那一步,最后无奈地撒手人寰。测试文字水印8。东方家的老祖宗已经三百多岁了,可是却依然还是七星巅峰高手,你问他可能踏破那仙凡之隔?很有可能终生都无望了。我没有你爷爷古板,只要他能达到八星地仙境界,你们大可以在一起。水中明解释道。”

    “呵呵,爸爸你当我是小孩吗?你给我说这些还不都是敷衍之词,我是你的女儿你又何必骗我呢?水梦瑶抹去脸上的泪水,痛心道,我又不是刚出炉的菜鸟了,从三星进入四星是一个分水岭,同样从六星到七星又是一个分水岭,那是强者与巅峰强者的区别。当然更难的便是从七星到八星,这根本不是常人能够突破的。至少很多年了都没有听说有人能够突破了。郭明的实力再高也就是六星的水准,即使他要达到七星都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你说这话不是让死心吗?”

    水中明深深地叹了一口气,道:“郭家有一个恐怖的仙子庇佑,但是这并不算什么,因为对方不可能为他们时时刻刻出手,而且知道她存在的人也就是我们东方世家。测试文字水印5。因此可以把这个排除。那么想要迎娶你就要看郭明的实力了。郭明六星实力本来要和你在一起也没有什么,可是却发生了那样的事情,让老爷子颜面俱失,你说他怎么会答应?除非他能超越老爷子达到七星和老祖宗平起平坐,我想那时就没有一人敢于反对了。”

    水梦瑶嗤笑道:“一切都是实力,你们看重的果然都是实力,爸爸你不是自诩儒家传人吗?怎么也这般庸俗,你们怎么想是你们的事情,我不管了,也不问了,我是一定要和郭明在一起的。不管他是几星,哪怕没有星我也要和他在一起,没有谁能阻止。”说完之后,回头看了东方鹤的房间一眼,径直上楼了。

    片刻之后,水中明微叹道:“梦瑶心中坚定无比,我是没有办法了。”

    “哼,逼急了我把那小子做了,空中传来东方鹤低声的咆哮声。

    水中明没有劝他,因为他明白对方不敢,要是他真的这么做了,一旦哪天那个恐怖的仙子出现,就是东方世家全部覆灭的时刻,绝对不会有第二种结果。不管怎么说他都是东方世家的家主,为了家族考虑,他是不会做出这种蠢事的。

    朱家。

    “你说什么,刘春被放了出来,是谁插手的,朱还一听手下人的汇报,立刻从其中嗅出了一丝不好的预感。那是一种风雨欲来的前奏。

    “是东方家族的人,情报人员迅速汇报道。”

    “好好好,想不到我们没找他的麻烦,他竟然来找我们的麻烦了,家主,不要费心找什么势力下手了,就东方家族吧,我倒要看看他们的势力有多强?血六上午一架打的十分憋屈,因为顾忌而不能尽全功,而且还没能把人给抓了来,朱还等人虽然不说,可不代表他们不暗地里嘲笑自己等人。

    朱还觉得老祖是不是老糊涂了,竟然派了个这样一个糊涂蛋。东方世家岂是好动的,连想也未想,就要对对方下手,难道说他不知道要知己知彼吗?难道说在新加坡那个鸟地方把他的性格培养成这般的盲目自大了吗?他明白自己即使阻止也是无用,索性全权放权,反正这个家主势力都让老祖架空了,那么你们就好好耍吧,我不问了。

    “血八,你去刘春家把他干掉之后放在东方世家的门口,血六舔了舔猩红的嘴唇,寒声道。”

    刘家。

    刘春好好地洗了一个澡,穿上干爽的衣服,然后从楼上下来,和妻子来个深深的拥抱。

    刘佳看到父亲安然回来,也是惊喜万分,和父亲也来了个紧紧的拥抱。

    拉着二人的手坐在一起,刘春叹息道:“我也想通了,什么都是假的,还是我们一家子在一起是真的,以后的应酬我再也不多去了,好好陪你们才是正理啊!”

    妻子紧紧握着了丈夫的手,在丈夫被关起来的几天里,她是吃吃不下,睡睡不着,整个人憔悴无比,要是丈夫晚出来几天,天晓得她会怎么样?以前经常骂他不顾家,让他不要回来,死在外边算了。可等到丈夫真正被抓起来之后,她才明白丈夫的作用。以前周围的邻居会尊重自己,可转眼间竟然连正眼都不看自己了,丈夫就是家里的顶梁柱,家里的一切。不由想起丈夫半夜回家仍然不忘把身上的酒气冲洗一遍才敢进被窝;自己生病的时候他会整日的陪着自己。这一切的一切很有可能再也没有了。天见可怜,上天把丈夫还给了自己,自己一定会把握住这次机会。

    “好温馨的一个场面啊,可惜啊,马上就要血溅长空了,一声淡淡的声音在客厅里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