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元节,说白了就是我们现代过得元宵节,进宫参见晚宴的路上,瑾萱掀开轿帘,大街上人潮涌动,花灯一盏紧接着一盏,场面热闹非凡。
“小姐,我们快到了,听说这次宫宴不会进行太久,那个时候灯会可能进行的正热闹呢!”欢儿兴奋地说着。
瑾萱立刻就听出来欢儿这丫头想要出来玩呢,欢儿难得能够出府一次,瑾萱不想让她失望,况且自己自从来到这里还没有好好玩过呢。
“那我们一会儿就到处逛逛吧。”
“真的吗?谢谢小姐!”
不一会儿,丞相夏正峰携家眷抵达皇宫,瑾萱下轿后随父母入宴,宴会的座位安排是有严格规定的,瑾萱和瑾岚被安排在主位旁边的位置上,过了不久,当朝皇上携皇后坐在了前面的主位上。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瑾萱随众人一起给皇上行礼。
“今日是上元佳节,各位爱卿就不必多礼了,快快就坐吧。”
“谢皇上!”
夏瑾萱坐下后向台上望去,此事文肃帝正在和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调笑,两人完全忘乎所以,而坐在凤椅上面的皇后此时显得落寞不已,只能独自伤心。
“皇上,今日是上元佳节,臣妾让妹妹准备了一段舞蹈,请皇上欣赏。”丽妃拉着一个看起来也就只有十五岁的女孩说着。
“哦?那就快快舞来。”文肃帝本就喜爱舞蹈,更何况是丽妃推荐的,便表现的非常迫不及待。
其实大家都看得出来,丽妃的妹妹又是一个攀龙附凤的主,底下的女人对她露出了羡慕,羡慕她可以在台上跳舞,说不定今天就能被某个王孙公子看上,以后的日子就算是飞黄腾达了。男人们则是被她曼妙的舞姿所吸引,只见她舞转回红袖,歌愁敛翠钿。满堂开照曜,分座俨婵娟。更是将她的身姿发挥的淋漓尽致。一曲舞毕,台下立马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少女立刻向皇上福了福身子,看到丽妃向她使眼色,她便下了台,在回到自己座位的途中神色充满了骄傲和自满,对着瑾萱所在的桌子轻蔑地一笑,这才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瑾萱为此十分地纳闷,自己与她素未谋面,她刚才到底是什么意思?瑾萱低头沉思着。
“好,跳的好,想不到李家不止爱妃这么一位惠外秀中的女子啊。”文肃帝感叹着,很显然,文肃帝已经被吸引住了。
“皇上谬赞了,臣妾担当不起啊。”丽妃作势要向文肃帝行礼。
“爱妃不必自谦。”虚扶了一把丽妃。
瑾萱看到丽妃虚假的动作,不免有些想要嘲讽她,但却没有明显表现出来。
“皇上,早就听说丞相府的大小姐多才多艺,今日何不让她也来表演一段,为大家助助兴呢?”很明显,丽妃是想给瑾萱一个下马威。
这时夏正峰明显觉得气氛有些不对,自己的女儿平日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又怎会得罪丽妃呢?莫非……
瑾萱也感到十分地吃惊,丽妃姊妹二人为什么会如此针对自己呢?
“如此甚好。”丽妃的心思他懂,丽妃今早就跟自己提过要将丞相府大小姐许配给三王爷的事,夏正峰是出了名的爱女成性,一定会回了这门亲事,之后只要随便给他安一个抗旨不尊的罪名,便可以永无后顾之忧了,文肃帝也就随着丽妃的性子。
这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了瑾萱这里,有嘲讽,有同情,瑾萱一时也有些乱了阵脚,不过又转念一想,自己可是21世纪的人,什么场面没见过?不就是表演吗?瑾萱从小就学了古筝,此时正好可以派上用场了。
瑾萱落落大方地站起来行礼,开口道:“小女子才疏学浅,恳请皇上赐臣女一把古筝。”
“有何不可?来人,拿古筝来。”文肃帝倒也没有拒绝。
只过了片刻,古筝便被送到,坐在古筝前面,瑾萱觉得唱一首比较古典的《朱洒泪》
“引歌长啸浮云剑试天下
白衣染霜华
当年醉花荫下红颜刹那
菱花泪朱砂
犹记歌里繁华梦里烟花
凭谁错牵挂
黄鹤楼空萧条羁旅天涯
青丝成白发
流年偷换凭此情相记
驿边桥头低眉耳语
碧落黄泉红尘落尽难寻
回首百年去
镜湖翠微低云垂佳人帐前暗描眉
谁在问君胡不归
此情不过烟花碎爱别离酒浇千杯
浅斟朱颜睡
轻寒暮雪何相随此去经年人独悲
只道此生应不悔
姗姗雁字去又回荼蘼花开无由醉
只是欠了谁一滴朱砂泪”
一首歌曲唱完,台下的人都呆住了,就连刚才趾高气扬的丽妃也不例外,片刻后,下面的人才缓过神来,掌声一片。
“果然百闻不如一见,夏小姐果然不同凡响”丽妃也假装赞叹着。
“娘娘言重了,小女子实在担当不起。”
文肃帝看到现在正好可以切入主题,便开口:“夏小姐如此才情,不知可有婚约?”
夏正峰立刻站起身来,回答:“启禀皇上,小女年纪尚小,臣也想多留她两年,并无婚约。”
“哦?丞相的意思是就算是朕赐婚你也不肯?”文肃帝露出狠意。
“微臣不敢。”
“那依丞相看,三王爷如何?”文肃帝故意问。
当朝上至天子,下到天下黎民,谁不知道三王爷呼延逸是克妻的命,只要是他的王妃,最长也活不过两年,大家都在为这个清新脱俗的少女感到惋惜。
“这……皇上”夏正峰不知如何回答,不答应自己全家必遭杀身之祸,答应有等同于害了自己的女儿,皇上这招真够阴毒啊。
“请皇上容臣考虑几日。”无奈夏正峰只能用这个缓兵之计了。
“那丞相就好好考虑吧。”文肃帝并不急于这一时。
“谢皇上。”
瑾萱回到座位后,之前的好心情一扫而光,真的要嫁人了吗?那奶奶交代的人莫非就是这个三王爷吗?万一不是要怎么办?
现在看来,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