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别来了,走吧。”西门妈妈在阳台上小声的和叶枫说着话,想把叶枫劝走,毕竟西门蓝这个脾气西门妈妈也不是不知道,这个孩子犟起来是十头牛都拉不动的。与其让叶枫在这里耗时间,倒不如等西门蓝的气消了,冷静下来,再谈。
西门妈妈想的很是周到。可是叶枫却摆摆手,示意西门妈妈回去别管了,又自己低下头去等西门蓝。
西门妈妈是又无奈又无助。只得也进屋去了,只留叶枫一个人在楼下等着。
结果是肯定的,叶枫白等了,西门蓝还是没有见他。
夜已深了,叶枫从地上站起来,因为长时间不动,两条腿显然已经麻了,他扶着树一拐一拐的走着。走两步还不忘再回头看看,生怕西门蓝下楼之后正巧看不到他。
秋天的夜已经真真实实的凉起来了,凉到身体,凉到内心。
叶枫独自走在路上的冷风中,所有的人,都看不见他深不见底的悲伤。
缘起,相聚。缘灭,相离。说的多么洒脱的一句话,可是真正落实到每一个真真切切的人身上,事情就不会这么简单了。
我们太固执,明明事情已经给了我们一个结果,但是因为不舍得,所以不肯轻易放手。就像快要坠落悬崖的时候,我们就会变得歇斯底里没有理智可言。不能说西门蓝不对,也不能说叶枫不对。世界就像一个错综复杂的网,人们的爱恨情仇总是交错。
不可能全都照顾得到对不对,可是爱人,又有什么错呢。
西门蓝辞职了。
这个女人总是让人捉摸不透猜不透,她心里乱的很,又不知道该怎么说出来,所以就索性不说了。不是因为自己绝情,实在是因为有一种可悲的感受叫做不敢再爱。
辞职是因为自己经过了这个事情,心里真的很累,好像再多一片羽毛的重量压在心里都会受不了一样。
西门蓝妈妈还是不停的在劝着西门蓝。
“蓝蓝,不是妈妈说你,人不该把自己放在一个密不透风的茧里面为难自己,尤其是女人,尤其是你。”西门妈妈一边擦着桌子上的灰尘一边看着在沙发上呆坐着的女儿,不时的捶捶自己的腰,这几年西门妈妈的身体是不如前几年好了。头发也开始花白起来。
“妈,你别说了,我都懂。”西门蓝咬着惨白的嘴唇,用手拨了拨额前的刘海,以掩饰自己的内心的不安。
“蓝蓝啊,我还不懂你么?从小你就要强,在幼儿园里的时候就什么都要做第一,一直到现在长大有了工作有了男朋友,还是很要强不愿意自己吃亏受委屈。还记得你小学的时候么?有一次考试因为老师失误给你判错了卷子,少加了两分,让你没有当成第一名,你回家以后哭着和我说什么?”西门蓝妈妈静静的看着西门蓝,不容逃避的眼神。
“说什么?妈妈我真的忘记了。”西门蓝费劲的挤出一个笑脸。
“你说本来第一名该是你的,为什么你这么努力这么付出还是会有这样的结果。”
“想想,现在的你,和那时的你,是不是很相同?”西门蓝妈妈淡淡的笑着,好像西门蓝还是和小时候一样是个小孩子,当妈的不就是这样么。
“呵呵,妈,你别说这个,我怕我一会儿控制不住哭出来。”西门蓝的眼睛已经开始泛红了。手不停地揉搓着沙发上的抱枕,墙上的挂钟滴滴答答的走着,屋子里好安静。
“蓝蓝,难受就哭出来,妈妈又不会笑话你,妈妈知道我家蓝蓝委屈。”西门妈妈停下了手上的家务活,坐在了西门蓝身边,摸着西门蓝的头发,说道。
“妈……”西门蓝的眼泪终于还是没有忍住,用手捂着脸,放声哭了起来。
天知道这个要强的女人忍了多久,尽管心里再难受,尽管觉得再委屈,她都一个人撑着。虽然还是让家里的亲人和好朋友为她担心了,但是天知道这个女人骨子里是多么不愿意让别人替她担心。
妈妈的怀抱总是温暖而治愈的,西门蓝这几天压抑着的情绪终于在这一刻得到了释放。谁说一个人只有一面呢,我们每个人都是多面体。
在人前的西门蓝,在叶枫面前的西门蓝,在林静面前的西门蓝和在妈妈面前的西门蓝,都是不一样的,你要问哪个是最真实的西门蓝,只能说,这里的每一个都是真实的西门蓝,只是少了防备少了顾虑,人就是最真的那个人了。
总算哭过了,心里的负面情绪是少了一些,可是西门蓝依旧不想见叶枫,天天躲在家里不去见叶枫,可是叶枫雷打不动的每天都要来。西门蓝终于还是烦了,虽然不想见,可是还是烦。
比起第一次让林浩甩的时候,更让西门蓝难过。
不是难过连续被甩两次,也不是难过叶枫最终又和潘微微好上了。西门蓝真正在意的其实是叶枫。
西门蓝难过的是,明明是自己一个人的叶枫,现在不是自己的了。
西门蓝难过的是,叶枫之前说过的永远,就这么不是永远了。
西门蓝还在意许多,她总是会想起叶枫为她做的一切,一想起之前的日子,再想起叶枫和潘微微在一起的分分秒秒,西门蓝就打心眼里的肉疼,就是那种实实在在的肉疼。
这样的疼痛倒不如直接让林浩甩了来的干脆,说真的,西门蓝讨厌极了背叛,讨厌极了从前。
记得黄义达有一首歌中的歌词是这样的,我们,什么回忆最可怜。是不是在很久很久之后想很久以前。
这是西门蓝最喜欢的一首歌了,黄义达的《目击者》,走吧,两个人能爱多远。是你让我目击爱情来了然后看见分手的闪电。好吧,往我心中射一箭。让我能在很久很久之后想很久以前。
西门蓝就是这场爱情的目击者,是叶枫带着西门蓝看见了爱情的美好,在她要相信爱情并准备继续爱下去的时候,又让西门蓝看见了分开的闪电。
正当西门蓝分神的时候,刚刚才开着的手机响了起来。
是林静。
西门蓝整理了一下情绪,接了起来。
“喂,静静。”西门蓝的声音明显听得出哽咽。
“蓝蓝,你电话终于通了,这几天都在家么。还好么?不要慌不要急,我知道你委屈,可是我想让你知道你失去的只是一个叶枫,你还有我,还有你的干儿子,你不是一个人,我们都陪着你呢。”林静一下子说了这么多,听得出来林静很担心西门蓝的现状。
“蓝蓝,我知道你在家不愿意出来,工作都辞了,我也明白这件事给你的打击有多大,可是想想我,以前的林静不是更可悲么,很多事情的发生会让我们失去信心,失去对爱的信心,可是就像我一样,咱们总得站起来啊。咱们总的坚强。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办法,我们只能自己拉自己走出这个泥潭。你说对不对蓝蓝?”林静说的都很有道理,西门蓝一边听着一边吧嗒吧嗒的往下掉眼泪,不住的点头,不停的嗯着。
林静的话,西门蓝总是听的。还好西门蓝还肯听林静的话。要不然真不知道这个逞强不愿承认自己委屈的女人怎么办。
“蓝蓝,要不这样吧,为了散心,也为了暂时逃开叶枫的堵截,出去旅游一下吧。至少等你旅行回来的时候,视野和心情一定会不一样的。相信我蓝蓝,每天这样在家里呆着,不会告诉你爱情的答案。出去转转,带着对叶枫的恨也好,带着想开的心情去也好。无论怎样都好,只要归来的时候,我的可爱的蓝蓝可以回来。”林静巴拉巴拉的又说了这么一大段的话。
西门蓝全程就这样听着林静讲话,自己只是在一旁不住的嗯着。
林静又叮嘱了西门蓝一会儿,就挂了电话。
西门蓝挂了电话,看着窗外正好飘落的一片秋叶,虽然黄黄的,可是也是用尽全力在风中美美的飘着。不放弃任何一个可以制造美好回忆的机会,也许人生真的不应该太懦弱的躲避在一个与世隔绝的透明的茧里面。
外面的风刮着秋叶,一片一片的掉落完结。像一个皮肤病人在抓痒皮肤掉下的皮屑。没有什么是不会改变的就像四季更迭不会说变就变的除掉春秋,有的人喜欢秋有的人厌恶秋。错不在秋,或者说根本的原因不在于秋天,而是人们看待事情的心情。
西门蓝决定独自出去旅游,说做就做,西门蓝挂掉电话之后就起身去了电脑前面,在网上订了去西藏的火车票。
这次西门蓝打算自己一个人独自出去,去很远很远的地方,逃开这些烦恼和现实,去换自己的心的一阵坦然和安定。
西门蓝的目的地是西藏,她认为或许只有西藏,才是真正纯洁美丽的天堂。“我来到这个世界,是为了看见太阳和苍茫无际的蓝天。”巴尔蒙特曾经这样说过,人生是用来享受美好和开朗,如果不能让自己开朗,那至少也要让自己远离肮脏和不堪,远离这些令人烦恼的事情和回忆。她认为全世界都是肮脏的,只有西藏的天才最纯净。
不知道这一切到了西藏会变成什么样的景色,但是既然决定要去,就潇潇洒洒的去。
和妈妈说了要去西藏旅行一段时间,妈妈很痛快的就答应了,而且还赞成西门蓝去外面看看,总比在家里自己神伤强好多,就当做是去散心好了。呵呵,和林静说的一样。
西门蓝简单的把自己要用的东西收拾打包,第二天就走了,晚上躺在床上,西门蓝仿佛就看见了雄伟壮丽的布达拉宫,温暖亲切的太阳,纯净的蓝天。
西门蓝沉浸在自由而美丽的梦里,暂时忘记了叶枫的一切。
也许西藏之行真的可以让西门蓝恢复成为以前一样吧,就像从未受过伤一样。就让美丽的白云,清澈的湖水,纯净的蓝天,带给西门蓝好的运气。
也许西门蓝会很坚强的回归和以前一样,可是只要还有爱的人,就应该为他们改变而使自己变得更好不是么。
踏上去西藏的火车,车厢里压抑憋闷的气氛让西门蓝更加的向往到达西藏,看着窗外呼啸而过的风景,就像电影,一帧一帧的剪辑完成,就像是独自奉献给西门蓝的离别电影。西门蓝却也乐在其中懂得享受。
百无聊赖的西门蓝躺在卧铺上面,却毫无睡意,外面天已经黑了,其他车厢的人们已经安安静静的都进入梦乡了,虽然旅途漫长,可是这样只有自己的独处时光,确是很惬意美好的。
西门蓝放下手中的书,熟练的从上铺下到地上来,走到了外面的走廊上,倚着窗口,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外面的空气,外面繁星点点让西门蓝的心情竟也变好了起来。
“喂,喂,借过借过。”只见一个穿着粉红色上衣,浅蓝色短裤的女孩拿着一桶那种豪华版超多的泡面,向着西门蓝走来。
“吃这么多啊?哇靠,比老娘还能吃。”西门蓝小声的说道。没想到被这个小女生听到而来。
“怎么有意见啊,老娘就是吃的多,不服你也吃啊!”这个小女生还挺横,一点儿都不示弱,可是西门蓝哪里是那种好惹的主。
“哎呦,可以不错啊!这种性格我喜欢。”西门蓝笑笑,从窗户边挪开,给这个小女生让了个位置,然后拍着她的头说道。
“哈哈,我也喜欢你这种性格,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小美,去西藏。你呢?”这个女生倒也豪爽,和她的装扮的风格是完全不同。
“哈哈。”西门蓝仰天一笑,特有的西门蓝式大笑。
“我叫西门蓝,你随便叫,名字就是个符号,无所谓的,真他妈巧,我也去西藏。”西门蓝拍着这个小美的背爽朗的说道。
这个小美正吃着泡面,被西门蓝这么一拍,反而呛得一直不停咳嗽,西门蓝就给她拿了水,两个人都笑了,合计着以后的这段时间就两人搭伴去西藏了,毕竟互相有个照应。而且这两个人性格还真的挺合拍,或者用西门蓝的话说就是臭味相投。
火车上的时间,有了小美这个同行的人,倒也不怎么无聊,两个人在车厢的走廊里谈天说地,开着好笑或者不好笑的玩笑。
两个人都是一个人出来旅游,共同的话题自然多些,在两个人逐渐的熟悉之后,还是不可避免的谈到了对方的情感问题,毕竟女生,和男生不一样。情感话题,永远是永恒的话题。
“哎对了,蓝啊,你怎么也是自己一个人出来旅游呢?”小美一边看着窗外飞驰而过的风景一边淡淡的问道。眼神里竟有一些伤感。
“我啊?呵呵,说起来还挺无语的,被分手了呗。走在路上撞见我的男朋友和他的前任在喝咖啡,嗯,接下来的事情就不用我说了吧。烂透了的剧情和情节。所以就一个人出来散散心喽。就选择了来西藏。”西门蓝也讶异于自己现在竟然能这么洒脱又轻松的把叶枫背叛自己的事情说出来。
“我说完了,到你了,你怎么也是自己一个人呢?看起来挺洒脱一好姑娘啊,也会有男人甩么?”西门蓝转过身来,喝着速溶咖啡,扶了扶自己的豹纹眼镜框,接着问道。
“哈哈,我啊,我可以说其实咱们的遭遇类似么?”小美无奈的吐了吐舌头。
“我和我以前的男朋友在一起十年,从高中开始就在一起,到现在工作。我们一起奋斗一起努力。生活快要变好的时候,快要走上正轨的时候,他和我的一个闺蜜好上了,呵呵,后来的事情也一样了吧。真的是烂的像屎的剧情。所以突然觉得自己好累,就买了到西藏的车票,辞了工作。自我治愈。”小美竟也淡淡的说道,“所以咱们真的好像啊,我恨透那些臭男人了,一路上看到那些情侣我就恶心的反胃想吐。”
“是啊!我也恨!恨那些臭显摆的破情侣。搞得我们倒像异类一样。是吧!”西门蓝又开始情绪激动了,攥着拳头恨恨的说道。
“对啊!全天下的男人死光的才好!”小美也激动了起来。毕竟十年的感情,一朝的背叛,也不是个常人都能很平静的就接受的。
“对啊对啊!都死光的好!再也不要看见他们!惹老娘生气的就都是人渣!会有报应的,嗯!他们会有报应的!”西门蓝激动的喊了起来,引得车厢里的人们都投来好奇的眼光。
“走啦。回卧铺房间里吧。”小美把激动的西门蓝推进了卧铺的房间。
在火车上的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一点一滴的过去,两个人确实很投缘,在一起总是有着说不完的话题和事情。
经过了几天几夜的颠簸,列车员的声音“旅客朋友们大家好,已经到西藏了,拉萨站马上就到,列车将在十五分钟后准时到达,请大家收拾东西,准备下车。”显得格外的美妙动听。
西门蓝和小美两个人拿着不多的行李在乱哄哄的人群中寻找出口,终于见到了日思夜想的纯净蓝天。
两个人都很激动,暂时忘掉了身上所背负的事情,忘掉了烦人的工作恼人的同事,刻薄的上司,当然最重要的还是那个令人心碎的无奈的感情。
只是一个劲的笑啊笑,跳啊跳,远在千里之外的前任呢?这么可爱的姑娘啊,为什么还忍心伤害她们呢?
美丽的布达拉宫,无数前来朝觐的人们,都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衬着远处的晚霞和云朵,就像与世隔绝的仙境。不是那种云雾缭绕的灵气之美,而是不同于钟灵毓秀的厚重美感。依山而建,红宫白宫各有特色,转经筒旁边的人们,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的传诵和默念。就是对西藏布达拉宫最大的赞美和喜爱了。有的感受用说的,有的感受用写的,而西藏对于西门蓝和小美这种被深深伤过的人的感觉,就只能是需要身临其境的去感受了吧。
在西藏的日子是真的很快乐很充实,看过了永不坠落的托林寺,天湖纳木错,唐古拉山的庄伟雄浑,感受了西藏用身体丈量黑色土地的老奶奶对信仰的虔诚和坚定。
还有那大片大片的油菜花,无论日夜,都是令人刻骨铭心的记忆。
两个伤心人,看着西藏的风土人情,吃着这里独特又美味的食物,用相机记录心情和旅途。忘掉了现实生活的苦恼和难过,这里真的是纯净的天堂,没有污染的那种,干净的那种。
就这样玩儿着笑着,在西藏过了许多天,倒也轻松快活充实自在。
可是这里再美再好,毕竟也只是西门蓝路过的地方,不会永远永远一直的呆下去的。小美这个朋友再投缘再对味也好,可是总不是从头认识的挚友,总还要有一天是要各自离开,继续各自生活的。
旅店的人在外面玩儿了一天,都累了,十二点的旅店,竟是一片静悄悄了。
西门蓝却睡不着,辗转反侧孤单的感觉直冲心头,在这里的时光虽然美好可是仍不及妈妈温暖的一笑。
西门蓝终于还是没忍住,想着妈妈十二点的时候应该还在看电视不会睡觉的,于是起身走到静谧的院子里,拨通了千里之外妈妈的电话。
“妈妈。”西门蓝不知道说什么,只是叫着妈妈,听着妈妈唠叨的声音。
“蓝蓝?怎么这么晚了打电话啊,是不是在外面刚和朋友们玩儿完,现在睡不着了,想起老妈啦?”西门妈妈总是可以把气氛调整好,不是妈妈不想西门蓝,是不想让西门蓝难过。
“呵呵,嗯,你怎么知道啊。”西门蓝在电话这头,竟也笑了起来。刚才的孤单情绪,在听到妈妈声音的瞬间就消散了。
“我是你妈啊,你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我怎么会不懂你呢?傻孩子。在那边要照顾好自己。如果玩累了,就回来哦,妈妈可是很想你这个活宝呢。”西门妈妈开始煽情了嘿嘿。
“嗯,知道的,应该也快要回去的,家里那边一切都好么?”西门蓝还是担心叶枫会每天到家里去耗着。
“嗯,我和你爸爸都好啊,不用担心我们哦,我们都很好的,只是……”西门妈妈突然停顿了。这让西门蓝突然觉得很不安,隐约觉得妈妈是有事情瞒着自己,心脏开始扑扑的加快跳动起来。
“妈,什么事情?你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说吧,发生什么事了?”西门蓝开始追问起来。眉头拧到了一起,很焦虑的样子。
“叶枫出车祸了。”西门妈妈不知道该怎么和西门蓝说这件事,所以索性就直接开口讲出来了。
“蓝蓝啊,你别太上心啊,医生说没有大的问题,应该没事的吧,只是现在叶枫那小子还没有醒。”西门妈妈继续说道。
在电话这边的西门蓝已经怔住了,她没想到叶枫竟然会在这时候出事情,还是车祸,还没有醒,那以后呢?叶枫真的没事情么?很多个疑问充斥在西门蓝的脑子里。
“啊……嗯,知道了。妈,那没事我就先挂电话了,你照顾好自己,我再给你打电话。”西门蓝匆匆的挂掉了电话。
心里已然是一团乱麻了,嘴上说着不在乎不重要,可是在知道叶枫出事的时候,西门蓝并没有了先前的洒脱和轻松。西门蓝还是在乎叶枫的,不在乎的话,不会走这么远辞掉工作来西藏。
如果不在乎的话,不会口口声声说着不在乎,却还在知道叶枫出车祸的时候,心里一颤,怔住不知道该怎么办。
西门蓝觉得无论如何自己得回去,无论叶枫有没有事,自己都要回去,才能知道究竟是什么情况。
在床上辗转反侧了一个晚上,一夜没合眼的西门蓝终于熬到了早晨,天刚微亮,西门蓝就收拾东西买到最早的火车票,她已经管不了太多了,她要回去。
早起的小美看到西门蓝收拾东西要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怔怔的看着西门蓝收拾东西,等着西门蓝解释到底发生了什么。
“小美,我想我要回去了。”西门蓝虽然舍不得,可也无奈。
“蓝啊,怎么了呢?发生什么事了?”小美自然是很疑惑也很着急。
“叶枫出车祸了,我觉得我必须要回去。我也知道自己这样很丢份儿,可是直觉告诉我我应该回去。你会支持我的对么?”
西门蓝停下收拾东西的手,只是静静的和小美说着,眼中透露出的是不舍难过而又无奈的复杂情绪。
“嗯,去吧,回去吧。不用说太多,我都懂的。”小美竟是这样的洒脱和豁达,笑笑的拍着西门蓝的肩膀,尽是对人生看淡的豁达和洒脱。
西门蓝从包里拿出一串珠子,是她在布达拉宫时,一个喇嘛给她的,说这个叫心里美。拿着它的人心里美,会收获幸福。
小美好好接了过来,戴在手上,又笑笑,推着西门蓝向旅店门口走去,一边说着“好啦,快走吧,珠子我收着,你这个朋友我交着。记着我电话,回去保持联系。”
“有你这个朋友,来西藏,值了。”小美还是笑着,可是眼中噙着的眼泪,西门蓝怎么会没看到。
“嗯,我也是。要幸福。”西门蓝说完之后就转身打了个出租车,头也不回的就上车走了。她知道只要转身就会舍不得的。是谁说的呢,这就是背包客的悲伤,不能留恋,只能再见。
匆匆的和小美告别之后,西门蓝就踏上了回去的路途。
火车上的时间虽然难熬,但也过的飞快,心里有惦记着的事。火车就开的飞快了。
又是沿途同样的风景,不同的是现在成了反方向的路途,人生又何尝不是这样的呢,来回经历看似相同但是本质却又不相同的事情,心里的感受却也不一样了,就像现在的西门蓝。来西藏是的心情是抱着自我治愈的心情来的,她恨透了叶枫,恨透了叶枫的背叛,感觉不会再爱了。
可是现在又坐上一样的火车,心里的恨却也被叶枫的身体状况冲淡了,西门蓝现在只是担心叶枫的情况,恨与不恨爱与不爱的情绪已经被西门蓝扔到九霄云外了。
她承认自己丢份,特丢份,可是没有办法,知道叶枫出了车祸,西门蓝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控制不住的担心。
一路的火车就在这样的担心中度过了,终于,一路的奔波劳顿,一路的担拧巴。
火车终于到站了,西门蓝拖着行李,却也不觉得自己很累,只是一心往家里赶去,熟悉的天气熟悉的街道,熟悉的城市小吃的气味,可是西门蓝全都视而不见。
终于到家了,西门妈妈不在家,西门蓝放下东西,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都来不及在她的大床上休息休息,就给林静打起了电话。
“喂,静静么?现在有时间么?”西门蓝也没有寒暄,只是直奔主题的说着。
“蓝蓝?你回来了?嗯,有时间的,二十分钟之后老地方见。”林静知道西门蓝是为了什么,所以也不多说,爽快的就答应了。
二十分钟后。
金边的店门口,穿着刚换过的干净衣服的西门蓝,虽然装扮焕然一新,可是也难掩脸上的憔悴。
“蓝蓝!”远处往过走来的林静看起来也是满面愁容,见到很久没见到的西门蓝,竟也激动地喊了起来,还招着手。
“嗯,静静,这儿!”西门蓝看见林静也很是激动,两个人有一段时间没有见过了。
寒暄一阵,两人找了个屋里靠窗的位置坐下来。老样子,两杯摩卡。
“静静,叶枫究竟是怎么回事?你一定知道的是不是?”西门蓝眉头紧皱,拿着勺子不停的搅着杯子里的咖啡,明显看得出焦急和焦虑。
“蓝蓝,叶枫出车祸的事先搁着,只是现在有一个更重要的事情,我得告诉你。”林静反而平静的说道。
“嗯?怎么了?还有比这个更严重的事?”西门蓝疑惑的看着林静。
“蓝蓝,咱们都误会叶枫了,很大的误会。”林静喝了一口咖啡,说出了这句话。
“误会?到底是什么事情?静静你快说呀!”西门蓝急的都要跳起来了。
“蓝蓝,其实叶枫是冤枉的。潘微微故意骗叶枫说自己怀了叶枫的孩子,要是不和她和好她就自杀,一个尸两命。叶枫自然很纠结。不知道要该怎么办。他是一定不会去和潘微微和好的,但是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觉得好像走投无路一样,因为一直在怀疑潘微微的话是真是假。为此叶枫还找过潘微微,问她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可是潘微微当时很镇定,一口咬定孩子是叶枫的。可是叶枫后来调查了,经过反复的验证,断定那孩子不是叶枫的,应该是林浩的。”
林静一口气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说了出来。看着已经震惊的西门蓝,林静又继续说道。
“所以蓝蓝,是我们误会他了。可是后来叶枫去你家楼下等你,想见你一面和你说明事情的来龙去脉的时候,你一直以为潘微微和叶枫已经又在一起了,所以一直不和叶枫见面,也不给他解释的机会。一直到后来你去了西藏,误会就一直积攒到现在了。叶枫不知道该怎么找到你,就只能来找我,他和我说了事情的真相和来龙去脉,想让我劝你回来,就在我想要劝你回来的时候。叶枫却偏偏出事了。在去公司的路上发生了车祸。”
“静静,这是真的么?这都是真的么?”西门蓝这时早已经泪流满面了,知道了叶枫的委屈,知道自己那么不近人情的就是不与叶枫见面听他解释,西门蓝觉得自己坏透了。
“嗯,是真的,蓝蓝,叶枫还是爱你的,叶枫还是以前的叶枫,那天你在路口咖啡店见到叶枫和潘微微在一起,那个时候的叶枫其实是在怀疑潘微微说的孩子是叶枫的事是假的。一直在盘问叶枫,可是潘微微却一口咬定孩子是叶枫的。没想到正好遇到了你,所以事情的误会就这样开始了。”林静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都和西门蓝说完了。看着西门蓝的眼泪吧嗒吧嗒的掉。
西门蓝现在是非常的怨恨自己,恨自己为什么不相信叶枫,为什么不听他解释,西门蓝这回是真的伤心了,不停地骂着自己。
“为什么我不听他解释啊!我应该相信他的啊!我是混蛋!我是偏执狂,静静,我怎么这么坏啊,害的叶枫都出车祸了,现在都没醒,是不是一辈子都不会醒了啊,是不是我们就这样一辈子错过了啊!”西门蓝情绪激动的哭着说。
“静静,叶枫现在还有没有事情?真的还没醒么?真的醒不了了么?”西门蓝哭着问林静,眼睛都红了。
而林静却是一脸的沉重,很忧伤的表情,只是看着林静,一句话都不说。
西门蓝看到林静这样,心都凉了半截。
“叶枫……不是死了吧……”西门蓝眼泪止住了,但是表情却整个的都呆住了。
“真的死了么?!真的不在了?!”西门蓝一直不停的问林静,而林静只是看着西门蓝,并不开口。
西门蓝看林静这样,就发了疯一样哭着,真的以为叶枫死了,她颤抖着从包里拿出手机,又不小心打翻了桌子上的咖啡杯,西门蓝已经管不了这么多了,“我要给叶枫打电话,他一定没死,他一定在家等着我电话呢,我要给叶枫打电话叫他出来见我。”西门蓝只是自己嘀嘀咕咕的说着,完全不管已经哭花了的脸和周围其他人的眼光。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电话里传出这样的声音。
西门蓝却不死心,一直的打叶枫的电话,可是电话一直是关机。
西门蓝拿着手机的手抖的都拿不住手机了,手机啪的一声摔在地上,西门蓝也不管,她知道叶枫是真的死了,她感觉自己也要死了。
西门蓝现在都哭不出来,她不知道以后要怎么办,她不愿意背着自己与叶枫的误会走一辈子。
蹲在咖啡店门口不停的哭,妆都花了也不管,只是一个劲的说“叶枫你怎么能死啊!老娘还没让你死你怎么就能死啊!你太变态啦!”
“蓝蓝。”
“静静,你别劝我,我难受,我难受啊!”西门蓝只是发了疯一样的哭。
“蓝蓝。”
“都和你说了,别管我,我要骂死叶枫那个混蛋,怎么能比我先走!”
“蓝蓝,看我,我是叶枫啊,我是你的叶枫。”
叶枫突然出现了,真真实实的站在哭着一塌糊涂的西门蓝面前。只是淡淡笑着,可是眼里分明有眼泪。
真相是,那消息是假的。叶枫根本没死,也在附近听着林静和西门蓝的对话,他想知道西门蓝多么在乎自己。
这一切都是一个巨大的善意的谎言。
西门蓝见了叶枫终于受不了了,一边打骂叶枫,怪叶枫骗他,一边哭的不行。
“你个变态!为什么不告诉我真相啊!知不知道我一个人背着很辛苦啊!你是世界上最坏的坏蛋!”西门蓝却还是一直的哭着。
两个人一边打着骂着哭着,一边抱了起来,在饭店或者咖啡厅里都引来别人注意。可是这两个人已经顾不了这么多了,这么多天的爱和恨纠缠到一起,后来两个人干脆不顾周围人的眼光,在咖啡店门口热吻了起来。
林静看到这里,满足的笑了,就回避了。
在一片祝福声中,叶枫抱着西门蓝,含情脉脉的说:“蓝蓝,你是我的西门蓝,没有人可以把你抢走带走。我是你的叶枫,走到哪里去到那里我就是你的叶枫。”
“傻瓜!”
“我就是傻瓜!我就是西门蓝永远的傻瓜。”叶枫认真的说着。
西门蓝只觉得她好幸福,所有的一切都有了结果,都圆满了,她只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了。
“蓝蓝。”叶枫突然单膝跪地。
周围开始安静下来,西门蓝也愣住了,只是脸上因为流泪而产生的两道泪痕格外搞笑。
“蓝蓝,嫁给我好么?咱们结婚吧,我不是冲动,我是真的爱你,我想和你永远在一起,永远在一起。”叶枫拿起之前偷偷看林静和西门蓝的时候拿的一个可乐拉环,轻轻的戴在西门蓝手上。
“蓝蓝,虽然这只是一个可乐戒指,可是我要永远当你的可乐易拉罐。拉环要和易拉罐永远在一起。”叶枫笑笑。温柔的看着哭成泪人的西门蓝。
“呆子……”西门蓝已经说不出话了,只是看着叶枫。
“你要敢辜负老娘,老娘就咬死你。”西门蓝看着叶枫,破涕为笑了。
咖啡店的人们看见这个场景,全都响起了掌声,祝福着这对幸福的人们。
也许这个世界上的悲伤太多感动太少,可是坚持到最后也会有美丽彩虹向我们招手,只要拥有爱的能力,我们就是唯一。
外面的天上有淡淡的白云飘过,像是这一场求婚的见证者。
也许幸福不容易,可是如果你相信,幸福是总会来的。天上云卷云舒,一切都会过去一切都不会过去,西门蓝和叶枫经过了这么久的坎坷羁绊到最后终于修成正果,不能不说是上天注定的缘分使然,可是也是自己坚持的结果。
咖啡店里响起了梁静茹的歌,《可乐戒指》。
你的紧张你的攻势,就像个孩子。你把我喝完的可乐,拉环当作戒指。轻轻套上了我小指。你问能不能一辈子,那一秒突然爱上了你傻傻的固执。我不要你解释,我不要你发誓  我只要你记得此刻,你眼里我的样子。
幸福,只要努力,就会接踵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