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公子,小女子还请二位一起入我李家,让芸萱好好招待一下二位,不知道可否?”
李芸萱将双手紧贴在腰间,红唇微动的轻声说道。
正当许宁想要拒绝的时候,他脑中闪过一道灵光。
李芸萱的李家身为长沙地界最大的豪门士族,如今诸侯争霸,就是各大诸侯也不会得罪士族,所以李家肯定有一条不通过孙坚探查的手段。
如果李芸萱肯帮忙的话,那么离开孙坚的视线就不是什么难题了。
可是怎样才能够让李芸萱帮忙呢?
许宁沉吟了片刻后,他想着既然李芸萱要挽留自己,肯定就有一些事情,那么自己就可以请她稍微协助……
“李小姐,还请上阁楼好好商讨一番,可不可以呢?”
许宁可是在跟着李芸萱回到她李家,不然的话在李家肯定有孙坚的眼线,那么自己和郭嘉要出走长沙的难度就肯定提高了。
“这……”李芸萱美眸看着许宁,想要看透许宁一样,可是一会儿过去后,李芸萱从许宁的面容上根本就没有发现任何东西。
“好吧!那么二位请进。”
李芸萱也想知道眼前神秘又及其富有文采的人要和自己商讨什么,李芸萱带着许宁和郭嘉来到了阁楼一间没有人打扰的幽静之所。
孙尚香也是陪在李芸萱的旁边,四人落座在座位上面,李芸萱也是想等着许宁先行开口,这样子自己的一些要求也好提出来。
“咳咳……”许宁轻微的咳嗽了一下没有说话,可是心里却郁闷的要死。
这孙尚香怎么还在这里,我可是要脱离孙家的视线。你孙尚香在这里的话,哥怎么和李芸萱商讨隐秘离开长沙的方法。
“那个……李小姐,我们去一旁好好的商讨吧!”许宁轻轻撇了一眼孙尚香后,对着李芸萱笑着轻声说道。
李芸萱看到许宁这幅吞吞吐吐的模样,深深的看了孙尚香一眼后,沉吟了一会儿点点头说道:“好,那么请许公子随我来。”
孙尚香自然知道许宁在忌讳自己在这里,怕她听到了他们的商讨内容,这让孙尚香气呼呼的冷哼了一声,不过孙尚香也是没有闹腾。
于是,郭嘉和孙尚香就两人尴尬的在房间内相对而坐,不过郭嘉很懂分寸,喝了几杯酒水就自称要到外面去吹吹湖风解解酒意。
因此,在房间内就唯独剩下了孙尚香一个人,这让她气愤不已的嘟囔埋怨的说着:“还什么狗屁仙将呢?真是个混蛋。”
………
李芸萱带着许宁来到了阁楼中一处无人的优雅客房中,然后李芸萱关上大门坐在主位静静的等着许宁开口。【零↑九△小↓說△網】
两人也就这样无声无息的待了一会儿后,许宁实在是没有办法的先开口说话了。
因为这种情况下,二人都是有求于对方,谁要是先开口了谁就有些被动了。
这妞的脾性和耐性也太好了吧!哥可没有时间和你耗下去了,算我输了行吧!许宁心中无奈的自说着。
许宁撇了一眼李芸萱后就说道:“李小姐,我想请你帮个忙。”
“许公子说来听听。”李芸萱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眼神中一道得逞的光芒闪过。
许宁看着眼前的美妙佳人实在是提不起来欣赏的意味,这妞的心计实在是太高了,根本没有办法好好交谈嘛!
“我想让李小姐帮我离开这长沙,并且不让任何人发现。”
许宁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他不想在和这美妞多说什么拐弯抹角的废话了,不然许宁的小心脏肯定会受到摧残的。
“哦!”李芸萱顿时来了兴趣,不引起任何人的注意,难道眼前的人是通缉犯,还是惹恼了某位长沙的达官贵人?
不过此人文采不凡,想来应该不会是个通缉犯吧!
李芸萱眯着双眼看的许宁身体发痒,李芸萱沉默了一会儿嘴角微微扬起的开着玩笑说道:“莫非许公子是在躲避某些人吗?”
“这个就不方便和李小姐说道了,只要李小姐肯帮忙,那么就当我许源欠下李小姐一个人情,来日必报!”
许宁可不能够将自己要躲避孙坚的视线范围给说出去,不然眼前的美妞不答应了怎么办。
李芸萱对这所谓的空口人情不在乎的,可是她却不曾想到的是,正是因为今日的人情而保住了李家百年的基业。
“许公子如果不细细说来的话,让芸萱怎么帮你呢?”李芸萱可是很好奇这个披着神秘面纱的男子,情不自禁的想知道他的一些事情。
“李小姐还是谈谈需要我许源怎么做吧!”许宁知道这妞既然要挽留自己去李家,那么肯定有事相商,此刻可以拿出来好好的当条件了。
李芸萱一听到许宁这么直接,知道眼前神秘的男子有些难缠,不可能在好好的套他的话了。
晚风从窗口的缝隙中钻了进来,沉静了一会儿的场面终究被打破了。
“许公子文采不凡,不如在替芸萱作下三首绝世佳作,那么芸萱定帮助许公子离开长沙。”
李芸萱从小就喜好诗词歌赋,对于今日的那首诗词视为珍宝。
如果李芸萱能够在得到几首这样的诗词,然后细细参详的话,肯定能够让她的文采提高一个阶梯的。
我还以为是什么事情呢!搞得这么隆重,不就是几首诗词嘛!哥的脑袋中可是记得很多呢!
许宁心里松了一口气,莫说三首这种绝世佳作,一百首都能够一一的道来,虽然不是自己写的。
“是关于湖光美景的诗词吗?”许宁抿了一口桌上的香茶,随后慢慢的问道。
李芸萱听到许宁这么询问了,肯定有把握在写出这种绝世佳作的,不过只是关于湖的话题肯定有些难度的。
“不需要只关于湖中美景的,只要能够睥睨许公子写出的第二首诗词就行了。”李芸萱红唇微微张开,泛红的脸庞露出娇美的迷人之色。
许宁点点头,然后起身站到窗外,看着窗外皎洁的月光有些留恋和思念。
李芸萱知道此时的许宁正在思索诗词,李芸萱轻轻的将纸墨笔砚放在桌上,然后美眸看着站在窗前的许宁的背影。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许宁望着圆月,眼神中有些丝丝泪珠泛起。
随后许宁就转身看到了正在盯着自己的李芸萱,李芸萱好像有些不好意思的轻轻低下了脑袋。
许宁慢慢走到桌前的笔墨处,提笔而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