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连亦公司搞促销,促销奖品的一等奖也是艾薇儿演唱会门票,他叫雅然留下几张一起去看,雅然自然不会忘记叫远安一起去看。远安正病着,不想去。雅然说:“你在家里闷了一天了,出来HI一下,出身汗更好。”远安只得换了衣服,病怏怏地去了。座位在贵宾席第三排,演唱会还没开始,体育馆内已经是人声鼎沸,荧光棒舞得远安头疼得像有人从脑袋里抽丝一般。雅然跟柯连亦一人拿一个雪糕自顾自的吃着。远安看了看时间还早,就闭上眼养养神。迷迷糊糊间有人轻轻拍了一下她的肩,她用力睁开眼睛,原来是申景河。
申景河旁边有个清秀冷峻的女孩儿,那女孩儿冷冷地看着远安。远安朝她点点头,申景河又跟雅然和柯连亦打招呼。雅然惊讶道:“这么巧?”申景河简单地介绍道:“这是可洁,可洁,这是雅然、远安,柯连亦应该见过了吧?”陈可洁礼貌地点点头,就坐下了,她记得上次在申景河看到的那个代朋友转的包裹,就是寄给唯远安的。雅然见陈可洁端得高高的,便也不待见她,继续吃雪糕。远安打完招呼,又闭上眼睛养神了。陈可洁的座位右边挨着远安,申景河坐在陈可洁的左边。
演唱会一开始,现场掌声雷动、尖叫声、哨声不绝于耳,雅然拍了几下远安的右肩,叫醒她说:“别睡了,开始了。”远安睁开眼睛看了,只觉得眩晕,但还是坚持睁着眼睛。申景河知道远安病了,时不时看向右边,目光越过陈可洁,陈可洁余光发现申景河在看向自己这边,她转过脸去看申景河,发现他的目光并没有落在自己身上,而是在看右边的唯远安。远安并未发觉,申景河发现陈可洁在看自己,收起目光,尴尬地笑了一下,耸了耸眉,又转头看向舞台。
远安一阵阵儿地冒冷汗、满脸通红,雅然是艾薇儿的铁粉,没有注意到远安的不好。申景河看了她几眼,几乎每次都被陈可洁发现,他只得忍住不去看她。远安的后背都汗湿了,眼前一黑就要向前倒下,只见一只有力的手接住了她的脸。
原来是申景河伸出手接住了她,问她:“你要不要紧?怎么那么烫?”远安定了神说:“不要紧,我喝点水就好。”雅然也伸手探了探远安的额头,真是烫得像火球,抱歉地说:“我不知道你这么严重,早知道就不叫你出来了。”
申景河拿起远安的包说:“走,我送你去医院。”远安说:“我不要紧。”申景河走过去她位置旁边架她起来说:“这里又闹又闷,健康的人都受不了,何况是病人。”远安不愿意,后排的人叫起来:“前排的坐下,别挡到了!”申景河说:“你看,影响别人观看了。”雅然见远安有人照顾,她又舍不下不看这场演唱会,就跟申景河说:“申总,谢谢您照顾远安了。我看完马上过来找你们。”
还没等远安起身,陈可洁站起身来说:“我不太舒服,我先回去了。”说着就拿起包走了。申景河看了看陈可洁的背影,张了张嘴,没说出话,又一次拉起远安的手说:“跟我走!”
远安一路被申景河拉着出了体育馆,找了一张木长凳坐了下来。外面果然清静很多,风一吹让远安清醒了不少。远安问:“刚刚那个女孩儿是你女朋友吧?”,申景河不否认。远安捋了捋额前的头发说:“没有必要为了照顾保姆让女朋友一个人回家的,你去找她吧,我自己回家吃点药躺一下就好了。”申景河生气地看着她说:“你知道病了要在家里躺着,为什么还要出来看演唱会?还要坐在我旁边?”
远安看着他生气的样子,天上有飞鸟掠过,鸣叫了几声,远安在想,这鸟是飞去美国加州的吗?它会不舍吗?申景河是有点魅力的,他年轻、直接,有个性。他的表达方式让人难以忽视,可远安有些害怕这种表达方式,有可能什么都是,有可能什么都不是。远安不可抑止地对他产生了好感,很想靠在他瘦削而又坚实的肩上。她怕这种渴望被发现,对这个比她小很多的男人产生了好感,她有些羞愧又怕被发现。她用脚趾撩动着木椅下的草,草尖戳到她的脚趾痒痒的。
申景河见她不吭声,问:“什么时候去美国?”
“三个月后,在总部培训三个月业务,通过试用期就去美国正式上岗。”
“我那天看了你的短信。”
“我知道。”
“抱歉!”
“没关系!”
“是你的前男友吗?”
“不算是!”
“你爱他吗?”
“爱过!”
“他要来找你?”
“是的!”
“会为了他不去美国吗?”
“不会,他结婚了。”
“如果他愿意为了你离婚呢?”
“过去就是过去了。”
“还会谈恋爱吗?”
“会!”
“要不要跟我谈三个月恋爱再去美国?”
远安差点脱口而出说:“要!”,可还是快速反应过来,怔怔地看着申景河。申景河凑过来,抱起一身滚烫的她,轻轻吻了她的唇说:“就淡三个月,我想谈三个月真正的恋爱!”远安甩手给了他一个耳光,虽然高烧无力,可这记耳光还是响遍了广场,周围投来不少好奇的目光。远安站起身就走,申景河拉住她:“你刚刚说那个爱过的人,又不算男朋友,说明你都没有正式谈过恋爱?你都30多了,你不觉得应该在这块土地上谈一次恋爱再去美国吗?”
远安渴望爱情,可这爱情比一般的花期还要短。她曾经像牵牛花一样缠绕着王凯那么多年,这一次却只有三个月就要结束,她刚复元,谁知道三个月后又需要多久才能复元。
申景河看出了远安的顾虑说:“王凯来了,你如果有我在身边,他也会死心死得快一点。”
“可我并不爱你。”
“你会的!”
“三个月后如果舍不下怎么办?”
“你开始想将来了,说明你已经爱上我了!既然爱上了,为什么不尝试跟我在一起?”
“你女朋友怎么办?”
“她要去她爸美国的公司学习半年。而且她现在还不是我正式的女朋友,如果你答应,你就是我第一任正式的女朋友。三个月又怎么样,很多人在一起一个月就发现不合适分了,只是我们提前知道了分手的时间?”
“你为什么想跟一个比你大那么多的女人谈恋爱?”
“喜欢你。而且你看起来并不像比我大很多,你像大学应届毕业生。不如我们看看,三个月后,我们谁会更离不开谁。”
“伤的一定是我!你是个表面斯文、受过高等教育的浑蛋!”
“那你是答应了!那刚才那一耳光就没白挨!走吧,我们去医院!把你治好了,才能好好谈三个月的恋爱!”
申景河牵起远安的手,走到停车场。
此时灯光昏暗,在不远处的长凳上坐着的陈可洁,能清楚地看到这边,也能把他们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她耻笑着唯远安的没出息,也耻笑着申景河的自私,她发誓要让这两个人痛苦地度过这三个月,她要让申景河对这三个月毫无留恋。
花神看着小花精的心意结变成了红色,立即唤来主管人间情事的红月仙子,问她怎么回事:“远安不是已经从上一段人间情事中走了出来了吗?怎么她的心意结又变成了红色?”红月仙子拂袖在空中抹出一面流花镜,可翻看三百年内所有人间情事。花神看了远安跟申景河的三月之恋,气得就要将流花镜毁成云烟:“这种人间情事也上了心头,真是丢我们仙宫的脸,更是把我们牵牛花的矜娇毁于一旦。它日若是这小花精醒悟过来,怕是没脸回天宫了。”红月仙子忙把流花镜收回袖内,作了个揖说:“花神姐姐,这是远安花精要历的人间情事,凭王母娘娘都没拦住,你我也是无可耐何。万事不得阴阳际遇不得成形,既然阴阳际遇成就了,也就无回头之余地了。”花神叹道:“你说的阴阳际遇我怎会不知,只是她这番被人间男子作贱了自己,毁了数年修炼,实属不值。人间三个月,在仙宫只是一天不到,她却是要重新修炼多年之气了。”红月仙子虽看破了一些玄机,但花神没有问,她也就不再多言。
在一旁其他姐妹也暗自惋惜,本以为远安花精去到人间,那般风情远胜人间女子,人间男子必是以命相许的,万没想到人间男子那般计较,只愿花三个月的空窗期来消遣自己的姐妹。
远安在人间的姐妹雅然也快被她气疯了。她看完演唱会回到住处,已是晚上十二点多,远安还没有回来,她给远安打电话,远安说到楼下了。雅然就站到阳台上来等,远远看到申景河牵着远安的手走过来。到了楼下,申景河抱着远安,亲了远安的额头,远安看着申景河走。
远安一进屋,还没换鞋,雅然就追问:“你们怎么回事?”,远安说:“我们在谈恋爱呀!”雅然不可思议:“怎么可能,他今天晚上不是还带了个高冷女来看演唱会了吗?怎么那么快跟你谈恋爱了?”雅然跟她说了她跟申景河的三个月的恋约。雅然听了,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远安是她以前认识的那个远安,她直截了当地问远安:“这三个月你们会发展到什么程度?如果他要跟你上床,你怎么办?”远安说:“说真的,我没想那么多,我只是不想让王凯看扁了。”雅然还是不放过她:“你没对申景河动心?”远安说:“有一点好感,但还达不到你说的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