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内方沁双眸一直紧盯着正在开车的北冥浩瀚,俏脸上依然是不敢相信的模样,琉璃般的双眸带着不可置信与茫然,刚才北冥浩瀚的行为着实让她惊愕了。
真的难以相信那个俊美和善的男人居然就是眼前的北冥浩瀚,明明他是那么的心冷,那么的狠毒腹黑,像这种事根本就难以想象会是他能够做出来的。
可她确切的看到了他的行为,让她跟蓝佐逸都不敢相信的事实。而且蓝母居然听了他的话没有再吵闹安安静静的握着他的手臂走在他的身边,画面看上去很是诡异但却有种难以言喻的和谐。
蓝母充满慈爱的望着北冥浩瀚,而北冥浩瀚虽然没有很大的回应,但嘴角却也挂着淡淡的笑容,就真的像是面对自己母亲般的感觉。
蓝母这样一闹,方沁才想起来其实北冥浩瀚跟蓝佐逸眉宇间真的有那么一点点相像,特别是当蓝佐逸也寒着脸的时候,那深拧剑眉的模样跟北冥浩瀚太相像了。以前也没有多大的留意,现在想起来真的很像啊。
只不过恐怕只是巧合罢了,一个是MR集团的独子,现任的总裁,有父有母又怎么可能是蓝母的儿子。恐怕是蓝母旧病复发导致这样的吧,二十多年都过去了,毕竟那种失子之痛是一生都难以忘怀的吧,否则蓝母也不可能这样生活了二十多年。
当年的事情方沁也是听蓝佐逸讲过,他还有个弟弟,但却在刚生下来时被告知胎儿早就死在腹中,所以生下来就已经断了呼吸,而刚完小孩的蓝母听到这个消息本已是憔悴不堪的身子一夜之间就疯了。
这二十多年来每当她发病时总会念着那死去的孩子,说他没有死。所以这么多年来蓝佐逸跟蓝父即便是用尽了所有办法都没有办法让蓝母痊愈起来,最近几年才有所好转。
对于蓝母每次发病都会乱说的话他们只能无奈痛苦的摇了摇头。
“你再这样看下去行不行我现在办了你。”陡然北冥浩瀚溢满邪肆的话瞟响在方沁耳中,把她拉回了思绪。
小脸瞬间涨红起来,对他这种如家常便饭的话还是很不习惯,微微咬了咬贝齿说道:“你好像跟以前不太一样了?”
这两天北冥浩瀚反常的让她吓到了,特别是对自己,被他的温柔给深陷的难以自拔,今天会来接下,还那么的担心。而且还对蓝佐逸的母亲那么好,这根本就不像是北冥浩瀚会做出来的事情。
“难道这样的我你不喜欢?”北冥浩瀚笑意然然,虽然专注着开车,但余光却一直望向她迷惑不解的俏脸上。
闻言,方沁使劲的摇了摇头,否定着:“当然不是,我很喜欢这样的你。”
脱口而出的话让北冥浩瀚身子蓦然一僵,随后嘴角的弧度在自觉的加深,狭长的桃花眼魅惑的半眯着。
陡然方沁像是意识到自己刚才说了什么,小脸红的几乎要滴出血来,又连忙解释着:“你别误会……我的意思是说这样的你比起原先的你更招喜欢,不对不对,我是讲你这样比以前好多了……”
方沁感觉自己凌乱的快要疯了,好像无论怎么解释都是这个意思。窘迫着小脸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她这样不就等于向在跟北冥浩瀚告白吗。
‘哧’的一声北冥浩瀚突然讲车子停在马路旁边,让未有准备的方沁差点头磕上了,好在及时稳住,大呼一口气蹙着小眉头凝视着北冥浩瀚。
而北冥浩瀚嘴角始终噙着邪肆的笑,高大的身子缓缓向方沁靠近。方沁美丽的大眼睛里浮现着紧张之感,怔怔的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俊脸,感觉到他温热的气息已经往面上喷薄而来,她的心蓦地又‘噗通噗通’犹如小鹿乱撞,紧张的攥紧小手,呼吸不自觉的变得小心翼翼。
他深邃如潭的目光直勾勾的盯着她仿若会说话的大眼睛,涔薄姓感的唇瓣,越来越近,越来越近,马上就要。
“我接受你的告白,从此之后不允许再跟第二个人说。”霸道狂妄又充满自信的性感嗓音在方沁的红唇处溢出。
微微的触感让方沁身子僵了僵,睁大着双眸消化着他刚才的说,又再次的把她给惊愕到。
接受她的告白?这是什么意思?
“我……我……”也不知为何,想要解释的话变成磕磕巴巴的柔声,小脸越来越烫,越来越红,面对北冥浩瀚炙热的目光以及他那霸道却充满认真的话心底的某处瞬间被暖流给包住。
暖暖的,感觉就像是温暖的大阳光下感受着,好舒服,好温暖。
饱含着深情与宠溺的目光深深凝睇着她娇媚粉嫩的小脸,他微微垂首凑近她的耳畔,低哑磁性的声音轻轻灌进她的耳朵里:“我饿了,你必须得好好补偿下我。”
“啊!这是在车上呢……”方沁真的很想找个地方钻进去,眸光害羞的往左右瞟了瞟,窘迫的低声道。
这个男人能不能不要这样,她真的没脸再待下去了。
北冥浩瀚看着方沁那副样子不由的噗呲一笑,俊美如斯的脸庞漾着放荡不羁的招牌式邪笑:“肚子饿,为了找你晚饭到现在都没有吃。”甚至是连吃午饭的心情都没有,所以现在是真饿了。
闻言,方沁脸一红,这个混蛋说话能不能说清楚点,害她以为……为了掩饰自己心里的窘迫,方沁迅速推开北冥浩瀚,慌张凌乱的把目光转向车外,咽了咽口水说道:“已经买好菜了,我们回去吧,我马上煮。”
北冥浩瀚心情大好,也没有再去调戏已经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的方沁,快速启动着车子向别墅开去。
自打方沁愿意不顾蓝佐逸跟自己回去的那刻起,他就彻底决定着,方沁这辈子都必须要待在自己的身边。
或许他已经离不开这个小女人了,而那三个月的合约他会将它改变为终生,而方沁永远都不准毁约。
一回到家中方沁就刻不容缓的收拾着自己从超市买回来的几包生活用品,又马不停蹄的准备着晚饭,心系着北冥浩瀚正饿着,想到自己手脚就不自觉的加快着。
而北冥浩瀚回来后坐在沙发当中,一边看着文件,又时不时的望了望小女人忙碌的身影。小小的身子充满了活力充满朝气。静静的看着方沁正忙着炒菜的背影,只见她驾轻就熟的翻炒着锅里的菜,有条不紊的放调味品,不慌不忙稳稳重重的样子还真适合做一个贤妻良母。
贤妻良母……
陡然心底出现的想法让北冥浩瀚自己吓一跳,虽说想要把她留在自己身边一辈子,但贤妻良母这个词却没有同等出现。
或许会适合她。
不一会的功夫桌子上就已经有了三个菜了,一个加了药膳的骨头汤,眼神很是浓白,另外两个则是绿油油的青菜跟一盘看上去很美味的鱼,光是看样子加上那扑面而来的香味就让北冥浩瀚不由的咽了咽口水,垂涎欲滴的感觉。
没想到这个小女人做的饭看上去还不错,不知道味道如何。
看了看还在厨房忙碌的方沁,又瞅了瞅桌上的饭菜,丝毫未犹豫的拿起桌上已经准备好的筷子夹起青菜放入口中,但因刚做出来的青菜还是很烫的,差点被把他烫的给叫了出来,略微狼狈的哈着气。
虽然被烫着了,但味道确实很不错。
意犹未尽时方沁已经端着最后一个菜出现在北冥浩瀚面前了,看着北冥浩瀚那副样子,方沁心底涌入一番满足,像个妻子般的心情,能让自己的丈夫吃着自己做的饭,那么满足感油然而生,却把她自己给吓了一跳。
微微侧目尴尬的走进餐桌前把菜放下说道:“可以吃了,你去洗洗手来吃吧。”
方沁那副娇媚的样子让北冥浩瀚有着片刻的失神,深幽的目光一瞬不瞬的紧紧盯着她绯红的小脸蛋,心底不由的一阵激荡。
缓缓的走向方沁,轻轻的移到她的身后,两只铁臂突然不松不紧的环住她柔软的腰肢,同时将下巴搁在她的香肩上,将她娇小的身躯整个纳入怀抱之中,他的唇,对着她纤细百皙的脖颈轻缓的呼吸。
北冥浩瀚搂住她的那瞬,方沁就蓦地一僵,感觉到自己的背脊正紧紧贴在他宽厚温暖的胸膛上,她的一颗心就没来由的一阵慌乱紧张,脑子里一片空白,被他突入而来的动作给吓的凌乱。
“小女人怎么办我现在不想吃饭了……有个地方比肚子还饿。”
话音一落,身后的男人邪恶至极的狠狠鼎了她一下,让她清晰的感觉到他紧抵在她翘臀上那坚硬的东西,即使隔着他的裤子与她的裙子,依旧很强势,很霸道,很嚣张的让她感觉到它的存在。
“唔!北冥浩瀚你……”方沁又惊又怒,被他邪恶的举动逼得一颗心一直狂跳,窘迫得想死。
“都这么多天了,今天就好好补偿下我,快饿的不行了。”北冥浩瀚大手禁锢住方沁下意识挣扎的举动,性感的唇贴着她的耳畔低哑魅惑的轻轻道,温热的呼吸在她的脖颈间肆意蔓延,他闭着眸深深呼吸着她从身体里散发出来的淡淡幽香,突然,他张开薄唇一口含住她百嫰小巧的耳垂,暧昧至极的轻轻允咬。
房间的气氛一下子变得暧昧起来,粉红色的感觉充满了整个房子。一番激情过后,一切都归于结束。方沁静静躺在北冥浩瀚的胸口,她很满足。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得到一个男人的爱之后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浩瀚,你真的是爱我的么?”方沁问了一个所有女人都会问的问题。这个问题永远是男人会遇到的问题,也是所有女人都会追问的一个问题。
“我不敢说出来,我怕我的随心的话会伤了你的心。但是我至少可以向你保证。我会用实际行动向你证明我是不是真的爱你,而这些都需要你的见证。方沁,你愿意作为我的见证者么?”
北冥浩瀚充满深情的讲这些话讲了出来,没有一点点矫情。对于一个女人来说,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一场香艳的晚饭就这样结束了。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房间里也慢慢的安静了下来。这个家现在才像是一个温暖的家。但是对于北冥浩瀚来说自己的忙碌才刚刚开始,一切安乐都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而在他忙碌的时候,他的身后有一个能够支持他,帮助他的女人。他感觉很满足。
“方沁,你知道我最大的希望是什么么?”深夜,北冥浩瀚揉着疲倦的脸庞很是疲倦地说。
“让我想一想,大概是有一对漂亮的儿女,好好享受我们的家庭生活。”
北冥浩瀚微笑着看着自己美丽的妻子,心中有着同样淡淡的笑容。若是在之前他不会认为这是一个有价值的希望,但是他现在确实是这样想的。对于他来说,这个世界上总归是有着一些东西是男人的浪漫。而他自然要去追求这些浪漫。但是那些平平淡淡的美现在也在深深吸引着他。对于这样的未来,他有点无所适从。
他站了起来,走到窗户前。已经是深夜,但是还是有着很多户人家还没有熄灯,大家都在为自己的生活奋斗着,而自己又有什么资格静静坐在这里享受这些呢。
方沁不是一个愚蠢的女人,她知道自己的男人正在思考什么。但是身为一个女人,他还能干什么呢。
“我明白你在想什么。”方沁说。“你是个男人,你应该有自己的追求。”
北冥浩瀚转身,深深吻住她。“我爱你。”
“我也是。”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