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这件事没个结果,谁也不许走!”小钟面色阴沉,是真的生气了,自带着一股气势,吓了刻薄女一跳。
很快警察就来了,只是我没想到来的人会是楚言。
楚言穿了便装,和另外两个警察一起过来。
看到我也是一怔。
他的胳膊还吊着,气色也不好,整个人看起来就很虚弱,哪里还是当初那个意气风发的楚言。
我内疚的不行,咬着嘴唇,不知道该说什么,甚至顾及到商璟煜,我都不敢上前和他打个招呼。
“是谁报的案?”一个年轻警察问。
“是我!”小钟说。
小钟把事情很详细的说了一遍。
因为有了警察的介入,事情变得好办多了,刻薄女没等调出监控就主动承认了偷东西被小钟发现诬赖他的事实。
可惜她偷的东西金额太小,立案也实在不值得,所以只是被教育了一下,就放走了。
折腾了半天出来后已经中午了,我和楚言相对无言。
“中午了,一起吃饭吧!”楚言说。
“楚言,这谁呀?女朋友?”一个警察打趣。
“不是!”我急忙否认。
楚言没说话,眼睛里却是藏不住的受伤,这让我看着更难过。
警察看出我们两的不自然,拍了拍楚言的肩膀:“老同学,我有事要回所里,改日再约!”
“好!”
警察走后,小钟也走过来看了看楚言,又看了看我,然后他把我拉到一边:“姐,我也先回去了!”
“你不找杨小小了吗?”我问。
小钟苦笑了一声:“刚刚我被冤枉的时候,她就站在人群里…”
我就不再说什么了。
“别难过,想开点!”我安慰他。
小钟点头,也走了。
就剩下我和楚言,气氛沉闷尴尬的不行。
“你的胳膊怎么样?”我问。
“我没事!”楚言说完又看着我:“上次他有没有为难你?”
我连忙摇头:“没有!”
楚言明显不信。
“一起去吃个饭吧!”楚言说。
“不用了!”我连忙拒绝,实在不想再给他惹麻烦了。
楚言眼底划过一抹黯淡,他看着来来往往的年轻学生们:“安安,你真的要和他在一起吗?”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而且我心中根本也没有答案。
“迟早我会弄死他!”楚言悠悠的说,眼神中海划过一抹寒意。
我一怔,从来没见过他这个样子!
楚言笑了一下:“安安你放心,我一定会从他手里把你救出来!”
“我自己能解决,你不要在为了我掺合这件事情了!而且这是我自愿的!”我说。
楚言没吭声,过了许久他说:“我先走了!”
“嗯!”我只能点头。
楚言看着我足足有一分钟,才迈步往外走。
“对不起!”看着他走出去的背影,我忍不住红了眼眶。
他可是楚言,曾经那么保护我的,和我从小一起长大的楚言,可如今我们却成了这样…
我失魂落魄的往外走,刚走出校门,就被几个人拦住了去路。
我一抬头,发现是先前偷东西的刻薄女,她身后还站着几个小混混模样的男人。
“让开!”我看着挡着路的刻薄女说。
“呦,这路是你家的?我凭什么要让?”她说完还推了我一把。
我一个踉跄,险些跌倒。
“你想干什么?”我问。
刻薄女走进了一点:“贱人,你害我在大家面前丢人了,我不会放过你!”说完她对一旁的几个男人说:“把这个贱人给我带走!”
几个男人过来就要抓我,我拔腿就跑,却被人一把揪了回来。
“小妹妹,长得不错!跑什么呀!”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多了两个面色猥琐的混混,一群人把我围在了中间。
“救命…”我喊了一声,却发现路过的人都加快了脚步,深怕惹麻烦似的。
我心一沉。
世风日下成这个样子了?
“蛇哥,交给你了!”刻薄女对我身后那个满脸横肉的纹身男人说。
男人点了点头,咽了咽口水:“这小娘们真不错,越看越水嫩!”
我吓得有些发抖,看着那个男人说:“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敢动我,我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纹身男人犹豫了下,看向刻薄女。
刻薄女连忙说:“蛇哥,别听她吓唬人,她不过就是傍了个大款而已,那大款早就玩腻她了,根本没把她当回事!”
“妈的,差点被她唬住了!”蛇哥狠狠的骂了一句:“给我带走!”
说完,我就被几个男人拉扯着往一辆面包车上拖,我挣扎的剧烈,可惜根本不是这些人的对手。
很快,我被扯到了车上,门一关,我心下一片冰凉。
走了一段时间,车子停了,我被推下来,这才发现,这像是老城区的巷子,巷子里林立着各种的洗头房按摩房…
蛇哥的手下把我带进一个房子,交给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
“红姐,这个交给你了!”蛇哥说。
红姐抓起我的头发,看了看我的脸:“还不错,多少钱?”
“3万!”蛇哥开口。
“成!”
我后背一片冰冷,我是被卖了吗?可这也太无法无天,明目张胆了。
可我没敢声张,蛇哥拿到钱后就走了。
“红姐,我有钱,只要你放了我,我给你十万!”我说。
红姐看了看我的衣服,然后问:“你是什么背景?”
“我…”
我犹豫了下,心中顿时明白了一些,这个红姐既想拿钱,又怕我出去报复。
“我男朋友有钱,他很爱我,知道我不见了一定会来找我的。”
“小妹妹,最好说实话,我这里可不太好找。”红姐显然不信我的说辞。
我当然知道。
“红姐,我求求你了,只要你放我走,我什么都不会说!”
红姐却突然笑了一下:“小妹妹,来到这里不留下点什么是不能出去的,而且你有多少钱都没用,还是乖乖的待着吧!等你…”
红姐从上到下看了我一眼:“过几天我会考虑你的建议!”
我心底一片冰凉。
说完,她手下一个男人把我拖上了二楼。
我这才注意到,二楼有好多个房间,每个房间前都站着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
我斜对面的房间前也有一个,只不过…
我看着她呆滞半透明的身影,不由的后背一凉…
不是每个都是人啊!
铁门一关,我更绝望了。  房间里只有一张床,床上的床单很旧很脏,整个房间散发着一股难闻的味道,墙壁上还贴着几张过气明星的海报,我站在门口,看着斜对面那个游魂,而那个游魂也转头看向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