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南川手上挽着英伦风的长款风衣外套,衬衣的领口微微裂开,西装笔挺中不失休闲与慵懒,俊逸挺拔之间,似乎显示出一点点应酬之后的疲惫,此时推门而入,就像是昨晚美媛去了别墅会所一样,虽然不至于格格不入,却显得突兀。

    “见钱眼开又不犯法,何乐而不为?喂,美媛?”

    韩艾拉发现美媛突然间失声,不免好奇着急,美媛意识到还在通话,忙找了理由挂断:

    “嗯,我看到了金山银山,先不和你聊了,有空再电话!”

    还没等韩艾拉明白‘金山银山’是怎么回事,美媛已经挂断了电话,迎上了黎南川那似是无波的眼神,美媛还是感觉到了那表情平静的俊脸下的情绪魍。

    他似乎有些不高兴。

    他为什么不高兴呢,因为她没有粉墨登场他的世界,变成他的追随者吗?

    “回来了?檎”

    在短暂的沉默后,美媛以再平常不过的一句话开口,但似乎如此平易近人的一句话,却说的没有往常自然,无形之中,她和黎南川之间的距离似乎一夜间拉大,这是任何语言都无法弥补的。

    “金山银山?看到我回来你很意外?”

    黎南川开口,声音有些沙哑,那笑容淡淡的溢出唇角,看似轻描淡写,美媛听得出来他的不满和冷酷!

    这种感觉令人莫名的心头有些堵,堵的美媛不由笑了出来。

    “你应该知道,现在外面都是你的新闻,恭喜你,计划达成!”

    美媛这么说的时候,那么平静随和,就像是在说一件再理所当然不过的事情一样。

    然而黎南川似乎对于美媛的笑容和平静随和产生了不满,眉心不自觉的拢了起来。

    “李美媛,你在生气!”

    黎南川的语气不是疑问,而是肯定的语气,信手将外套扔在了沙发上之后,他什么都没有做,而是直接站在了美媛面前,那种逼人的气度,令美媛第一次意识到是如此的强烈,美媛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试图与他保持着适当的距离。

    “我生什么气?”

    美媛紧张的时候,会不由自主的用手指勾起鬓角散落的头发,挂在耳后,这个动作令黎南川的眼底里浮现了亮光。

    “因为我隐瞒了事情的真相,利用你的感情来针对Rex,害你失业,害你这段时间压力重重,甚至害你的生活陷入僵局!”

    黎南川一点不客气的把自己对不起她的地方和盘托出,美媛略略有些意外他的坦荡,但是,不得不说,他的直言不讳,也不能让她觉得这值得原谅,她还没有大度到被人隐瞒了这么彻底之后,还愚蠢的信赖感激一个人的地步。

    “你说的没错!这些,我虽然生气没有什么用,但是绝对不会舒服,或许吧,我不值得做你的朋友,也不值得被你信任,但还是觉得挺不爽的,不过呢,总体来说你帮我的也很多,我应该感谢你,所以,咱们扯平了!”

    美媛说这话时,依旧带着淡淡的微笑,坦然的就像是真的既不舒服,又扯平了的朋友一样的口吻,却令黎南川的脸上露出来一抹阴郁。

    “所以,因为这些原因,昨天晚上放我鸽子,没有去找我吗?”

    黎南川唇角的笑意渐渐显得清冷,或者说是带着一丝火气,那感觉令美媛产生了一种错觉,似乎不可原谅的人是她一样。

    “我想你误会了,昨晚,我还不知道关于你的那些事情,也没有想过要故意放你鸽子!”

    美媛下意识的反驳了黎南川之后,又有些后悔,后悔解释了这么多,解释的越多,暴露的越多,她并不想让黎南川知道自己看着他的女伴穿着那套由她试穿的礼服时的尴尬心情。

    “那为什么没有去呢?”

    黎南川的一句一句,就像是突然间个心胸狭隘的人一样,令美媛有些不解,也有些吃不消。

    怎么解释她的爽约了呢,难道说她心情不好就不去了吗?美媛一时间有些无言以对。

    “怎么不说话了,真的和朋友聊天,忙到没有时间去吗?”

    黎南川的询问,似乎带着某种凌厉的东西,固然他说这话时,似乎比刚才柔和了许多,或者说更加的亲近随和,但美媛却觉得这份亲近随和有些刻意,不知道这是不是自己的错觉,美媛眉毛一挑,笑了笑点头。

    “是啊,一时间忘了,后来我发现晚了,索性就没有过去,应该没有耽误到你吧?”

    美媛这么说时,连自己都觉得虚伪,她并不是缺乏承认自卑的勇气,而是失去了那种为自己喊冤叫苦的冲动,她不是少年的李美媛,可以那么肆意的表达自己的情感,人一旦成熟起来,就会考虑到很多东西,就会自然的压抑自己的情感,就会本能的保护自己不再受到伤害。

    可是,越是要强自我保护能力极强的女人,不给男人们一个被需要的机会,就会毫不留情的把对方推的更远。

    聪明的女人,这个时候应该不动声色的表示自己的脆弱和无奈,而不是把伤口掩盖起来,留给自己去舔舐。

    这话令黎南川本来柔和下来的脸色渐渐的有些凝固的痕迹,那脸上的线条似乎一点点的勾勒出他的情绪。

    美媛见状,转身似是很忙的样子,走进了卧室,取出了一边冲了一半电的充电宝,装进了手袋里,然后提着出来,仿佛马上要出门的样子。

    但门口,黎南川站着,堵住了她的去路,美媛一抬头就看到了黎南川脸上没有多少表情的盯着自己的样子,有些阴沉,有些令美媛觉得心跳不稳。

    “如果你昨天去了,或许我们之间的情况就不一样!”

    黎南川这么开口,带着一种笃定的口吻,那脸上的失落的情绪,多少还是有迹可循,美媛理解黎南川这是在遗憾,可是他有什么遗憾的呢?

    “是吗?为什么会不一样?”

    美媛一副皱眉求解的样子,令黎南川的眼眸定定的盯着她的脸,似乎要将她看穿一样,这种感觉令美媛有些不太自在。

    “你说呢?”

    黎南川这么反问,令美媛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从他出现到现在,两个人似乎都在逆行的磁场中对峙,表面上似乎风平浪静,内心深处似乎早已波涛汹涌,有些东西,却是存在着,但那又如何。

    “我不知道!”

    美媛淡淡的开口笑着,而黎南川似乎被她这个笑给触怒。

    “李美媛,你以为我那么郑重其事,几次三番的邀请你过去,都是心血来潮逢场作戏吗?”

    黎南川唇角勾勒的那丝自嘲,令美媛瞬间就有一种想要否决的冲动,可是她没有那么冲动的为他的委屈和自嘲而心软。

    “以~黎总的意思,我该为了你的几次三番,郑重其事,而诚惶诚恐,欣然应约吗?”

    “我觉得作为朋友,我有权利决定去或者是不去,我也觉得作为朋友,黎总可以理解和谅解。”

    “当然,或许在黎总的心底里,我还上升不到朋友的位置!”

    美媛一句又一句,似乎宣泄了自己心中的情绪一般,扬眉看着黎南川,令后者的脸色渐渐的转暗,暗到了他的眸光也跟着明灭,明灭到他的眉心收拢,进而犀利出口:

    “李美媛,你应该知道,我不仅仅是想和你做朋友!”

    黎南川的话豁然出口,就像是毫不客气的将一颗巨石投入湖面,美媛望着黎南川那不是开玩笑的模样,顿时间觉得心中一荡,那种想要不计前嫌,也要动心的感觉太过明显,明显到下意识的询问:

    “那你想做什么?”

    黎南川倏然笑了出来:

    “当然是女朋友!”

    如果在昨天之前,如果在昨晚之前,如果再早一点点,黎南川说出来这样蛊惑人心的话,美媛真的怀疑自己会抗拒不住,可是此刻此刻,在知道黎南川从来没有穷困潦倒,从来没有身无分文之后,美媛却无法因为这样几个字而不顾一切。

    “黎南川,确切的说,你见识过我最狼狈的时候,也知道最难以与人道说的过往,更一次次帮助我,尤其是为妈妈看病,这都领我感激,而我,也见识你了最随意平凡的一面,也经历了你瞒天过海,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过程,我们算是挺有默契,也算是互相帮助,共勉互利,但正因为这样,我们太过熟悉,熟悉到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和你这样的男人交往!”

    “真抱歉,我们之间,熟到了没有办法做情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