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来已经三天了,可我无数次问老天,为什么没有让我在车祸中死去,让我苟活在这个充满绝望的世界中,没有尊严地活下来。失去了腿的我还是那个让父母骄傲的绿萍吗,还是那个能够恣意的在舞台上飞旋的绿萍吗,还是……那个以为被爱的绿萍吗?!

    楚濂,紫菱,你们以为我不知道,可我什么都明白,作为女人,特别是爱着一个男人的女人,她的敏锐超乎人的想象,我只是怕打碎了美梦,那些我拥有的就会瞬间离我而去。就像爸爸的宠溺,就像……楚濂的爱。

    所以我不能失去妈妈的期望,所以我不能失去你,楚濂。

    如果我死了,那么我永远都是楚濂曾经的爱人,一生一世无法摆脱。

    我知道楚濂那天要对我说什么,一次次地打断他的话,我害怕他说出的那些噩梦,楚濂,你好残忍,你知道吗。

    这一定是一个梦吧,可是上天,就算是梦,让我不要醒来好不好。你说你爱我,要照顾我一辈子,我自私地当真了,楚濂,你给的承诺,就让它化作一把枷锁,捆绑住我们,也让你不得挣脱。

    楚濂,你不会知道,那个你眼里飞舞的绿萍,对你是怀抱着怎样深沉的爱,那份爱卑微又懦弱,不逊于紫菱。求你,哪怕是谎言,也让它一直下去,好不好。

    谁也不能抢走你,紫菱不能,那个护士也不能。

    再一次躺在手术室里的我,迷蒙中感受着生命的涌动,楚濂,我在给你生孩子,我们的孩子,真好,这里不再是我的噩梦。

    曾经我以为,不完整的我,残缺而破败,心里的阳光早就随着那场车祸,那条腿,随着舞蹈永远离去,留下的是*的躯体。可是现在,当孩子从我身体里滑落,心中的酸涩和幸福却要融化那些丑陋和疯狂,原来我仍然是幸福的,真好。

    原谅我,让你怀着愧疚娶了我,原谅我,永远不会告诉你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