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场都沸腾了起来。
几十道各大门派剑修的光影不约而同腾空直上,默契的似乎早已排练上百遍,凛冽的剑光如千根巨针,铺天盖地地朝晃动的龙影上刺去,坠落的雨水亦被整排溅飞,首当其冲的修士都未伤到一分一毫。
顾之一声“慢着”被喧嚣的人与灵气波动生生卡住,他猛地抽出佩剑,脸色惨白,向蠢蠢欲动的门派弟子怒声呵斥:“通通留在原地!”
止住动作的修士纷纷露出不甘的神情。
但也没有一个人挑战这个长老的权威。
通天的光芒刺亮了黑幕中的一片天空,尤为壮观,但也仅仅只是无边无际的空中一角,龙吟长啸中飞扑的剑芒撞在了巨大的龙身上,不断往上冲的修士纷纷聚拢自身灵气,不过几个眨眼之间空中竟浮现出依旧快速阔宽的光影。
这光影如炙热空中蒸腾的热气,哪怕是常人也能看见随着光影扭动的空气。
这些各个门派的精英,长老,平凡弟子,生带天赋之人的力量此刻汇聚在一起,已经不是普通的灵气攻击所能媲美的了,倘若降临在地面上,后果不堪设想。
“真是一帮疯子。”顾之睁眼看着天空,他自然知道擒住龙祭后裔后能得到的利益有多大。
长龙被光幕包裹,仿佛被巨网断去了手脚。
可是真的这么简单吗。
龙祭的后裔真的可以这么容易被打败?
顾之知道自己并没有看上去那么冷静,他的心狂热的跳动,瞳孔中似乎能看见龙影露出锋利的獠牙,毫不留情地将他们这些小喽啰撕碎。
龙祭虽不成龙,但无论是外貌,体型,力量,血统,均与龙相似。
他们是被赋予了神格,终生只为守护族内秘密的灵兽,只是天性纯良,被人类利用而毁的一干二净罢了……
在这样的仇恨中,哪怕踩死这些脚底吓的蚂蚁,也是轻而易举。
轻而易举。
龙吟千石重地压了下来,龙身此时不屑眼前一切地横冲下来,撼动天地。
上一秒还贪婪心喜的修士们根本没料到会出现这种变故,惊愕之中被剧痛拉回了神智,漫天灵气被龙祭毫不留情地回驳回去,龙口一张,雨水刹那间如千斤重的砸下来,方才还神采奕奕的修士们无不痛苦狼狈地从空中掉落,血腥味快速扩散散播,整个抓捕现场瞬间沦为血海。
只不过动了动身。
巍巍河山,腾他个风云变色。

乔墨木重新飞腾向天空,那些渺小的呼喊惨叫,恐惧惊怕,仇恨怨毒,现在就与灰尘一般可有可无。
他清楚知道自己被困在那些遥远的回忆里无法挣脱,痛苦或是喜悦已经不足为想。
乔墨木神智混沌间能听见血脉中叫嚣的语言,只管照着血脉固执地往前冲。乌云压顶,穿过的云层逐渐缓慢旋转,乌黑的漩涡像是被夺去獠牙又随时能致命的巨口,引领着来者游移于虚无深渊。
乔墨木不惧分毫地闯了进去,黑云中伸出无数的怪爪,红色的毒蛇蛰伏在暗处。
“滚!”
龙影长尾一甩,那些阴暗可怖的生物顿时发出尖锐的怪叫,空间一下子被撕碎,转眼乔墨木已经置身白云缭绕间。
此地虽然变化莫测,与幻境无二,却也不是幻境,而是三界无论如何也到达不了的另一层世界。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龙神自古不居天界,不眠古山,不游海岸,不隐在世。
只隐天外。
乔墨木如沸腾般燃烧的心境忽然就安静了,他仰望纯粹的湖海之天,忽然间有种与世隔绝的恍惚,等醒过神后已经来到了一扇大门前,大门上已锈迹斑斑,背后空空如也,没有古老的建筑也没有白云,只有静止的白凝固在大门背后。
乔墨木的龙身开始缩小,白光散去后,温润的脸稍有苍白。
里面有他想要的答案,就在这扇门背后。
乔墨木扯出一丝笑,心想自己真他妈惹了场大祸。
萧无忧那孩子不知道有没有被吓到,方才那些阻拦他去路妄想夺得神器的修士也不知道死伤多少,这一回闹的有点大,有够掌门师兄忙的了。
不,恐怕不能再称之为掌门师兄了。
乔墨木闭着眼疲惫地叹了口气,等睁开眼疲惫也跟着烟消云散了,唯有那分沉重在眉眼间怎么也祛除不去。
门里有着天下人都为之倾覆的神物。
里面的书可以篡改天命,可以让一个人立刻获得无上的财富荣耀。
传言半真半假,几百年前是有全修真界唯一飞升虚空的老祖,腾龙而来,留下珍贵的宝物,随后身体湮灭在了这这个世界。
飞升虚空,不就是湮灭在这个世界,在另一个虚无的世界长生不老的精神吗。
与死有何区别。
乔墨木手刚触碰在锈迹斑斑的大门上,天空中忽然传来彻天龙啸,雄浑威严的声音巍峨在四周。
“后辈,此乃天道之外的大门。”
乔墨木微笑:“谢谢您,晚辈知道。”
“倘若进去,九死一生。”
“无妨,”乔墨木腕上加立,门应声而开,“晚辈知道自己想干什么,得到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