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打能打,要跑能跑,能群攻,能群殴,张东成对爆出的武技装备非常满意,这简直就是让他一路无敌的打造方法,内裤外穿的超人就要诞生了!

    有了这么多武技功法,丹法武器,以后这真武大陆老子还不是横着走啊,任谁上来都是不够看,一剑轰飞!

    而正在张东成爽歪歪之际,周围的人却是恐惧不已,在他们看来无敌的晋俊,竟然抵挡不了张东成一剑之威!

    马长老满脸苍白,显然是吓得不轻,而独尊峰独尊长老瞪大了眼睛,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只觉得天塌地陷,末日来临。

    晋俊已死,独尊峰,再也不是独尊峰了。

    秒杀,又是秒杀!

    这张东成无论对上谁,战斗时间都非常短,短的仿佛只有一瞬间,举剑,然后敌手倒下,剑归!

    只有晋俊才挡了他两剑!

    大长老苍松子却显露出若有所思的模样,晋俊虽然实力强劲,九星战皇,但死掉的战皇就不是什么战皇了,而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代替了他的位子。

    这便是张东成!

    晋俊身死,苍松子心中也有些可惜,但他见多了天才陨落,异军突起的事情,倒也没怎么放在心上。

    能胜晋俊,这张东成更强,更能让撼天宗在一个月后的百门大比之上扬撼天宗神威!

    “此子不凡啊!竟然骗过了我们所有人!还以为他是战徒修为,没想到他真的以一人之力单挑一峰弟子,并把晋俊都打败了。”苍松子心中想着,缓缓走上前去,大声对所有撼天宗弟子说道:“张东成与晋俊一战,明月峰的张东成获胜。如此一来,倒也简单了。还有没有人敢挑战他?”

    挑战?

    还有谁敢挑战?

    这不是送死吗?

    所有人都低下头去,生怕被苍松子看见,而张东成的四周,黑压压只见一片脑袋,全部都是跪在地上,附首贴耳。

    “既然大家并无意见,那么我宣布,这此我们撼天宗大比,张东成武技超然,天赋绝伦!今日之后,张东成便是我撼天宗首席大弟子,凡我撼天宗弟子,皆应以张东成马首是瞻,但有吩咐,门下弟子必须遵令而行!”

    话音刚落,那天雷峰刘常跪在地上,便猛地挪着膝盖向张东成行来,双手附地,冬地一声磕了个响头,满脸欣喜地叫道:“张师兄!我撼天宗有张师兄,真是天佑我撼天宗!”

    “张师兄神威无敌,真乃我撼天弟子偶像啊!”

    “张师兄……”

    “张师兄!”

    无数弟子跪在地上,满脸献媚,深怕晚了一步便如同晋俊一般,化为飞灰。

    可笑的是,前一柱香的时间,所有人都巴不得张东成死,巴不得晋俊一枪把他杀掉。

    而现在,却一个个如同狗一般附在张东成的面前,摇尾乞怜,满脸堆笑。

    如果说张东成一剑败掉刘常,赵莫名,以及独尊峰十几位弟子,这些人还心存侥幸的话,那么一剑败掉晋俊,已经让他们全部信心崩塌,恨不得把整个从都埋到坑里去。

    仅仅只是二星战皇的实力,便轻而易举地秒杀晋俊,这样的实力做撼天宗首席弟子,任谁都是心服口服。

    谁敢不服,打到他服!

    台下的剑魔,剑无道,叶准等人,俱是低头,无人敢应。

    台下无数刚入宗门的撼天弟子,仿佛都做了一场梦一般,这个和他们一样,刚入撼天宗才短短一年时间的张东成却突然崛起,无数人对他卑躬屈节,仰望于他!

    特别是江飞和古明杰两人,更是如同做梦一样,一个个呆在当场,好半天才明白过来。

    整个会场上,响的都是他们两人的笑声。

    “哈哈哈,我们明月峰赢了,我们明月峰才是撼天第一!”

    “明月长老,张师兄为明月峰抢回了第一,您毕生之愿终于完成了!”

    “江师兄,我还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古师弟,我也有个好消息,不如你先说吧。”

    “赌坊将张师兄夺冠赔率定在1:2500,我买了一百个金币张师兄赢,现在我一下便赢了250000个金币,我发财了,我发财了!”

    “这么巧啊古师弟,我也买了张师兄赢,不过我投了一千个金币,赌坊要赔给我2500000个金币!爽,爽死我了!”

    “哇哈哈哈哈!”

    不少弟子偷偷抬起头来,看着仰天大笑的两人,又看了看无数宗门大佬,甚至长老都向张东成低头的一幕,只觉得今天比自己一辈子都要精彩。

    “人生在世,如果有一天能像张师兄这样众人仰望,也不算白活了!”

    很多弟子都情不自禁地想着,心中长叹。

    所有人都知道,今日之后的撼天宗,所有的弟子中只有一个声音,那便是张东成的声音!

    “我等以张师兄为尊!”

    整齐的声音响起,所有人向张东成行师兄之礼。

    “撼天宗首席大弟子,这名号听起来不错,但,我想我当不了。”张东成从撼天战台上缓缓飞起,来到大长老苍松子面前,面色平静淡然地说道。

    “为何?这里撼天宗弟子全在,无人不服,你实力超绝本门第一,怎么当不了?”苍松子惊讶地问道。

    “撼天宗首席弟子,首先是撼天宗门内弟子,外人不可担当,大长老我说的可对?”张东成轻叹一声,说道。

    “呃……这是自然之事。”苍松子皱起眉头,心中隐隐有不安的情绪闪过。

    “如此,大长老,请恕张东成无理。拿到大比第一,只是为了向方佩杉证明晋俊根本不是我的对手,为明月峰明月长老完成他的最后遗愿。这两个目的都已经达到,那么,张东成今天,就要退出撼天宗!”

    “啊!”

    “怎么回事?”

    “张师兄为何要退出宗门?”

    所有人都惊呆了,这张东成夺得撼天首席弟子,正是春风得意少年无敌的时刻,宗门看重,未来前途无量,但他怎么突然说要退出撼天宗?

    敌人已死,众人臣服,这样的现实不可能还有什么不满意啊!

    所有人都搞不明白张东成为何要如此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