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说顾飞鸿进了暖阁,凤眸眨了眨,瞅着秦氏脸色仔细看过,道:“秦姨娘,您最近还觉得身体有何不适吗?”
秦氏低眉沉思片刻,摇头道:“顾先生,这些日子我没觉得不适,或许是身子好些了吧!”
颜芷给她送药的事,只能不能提。这顾先生虽说不是白氏身边的人,但也未必是可靠之人。
顾飞鸿瞧见她犹豫,暗暗冷笑。
颜芷这小丫头,倒是挺有意思!这给秦姨娘送药也不段的日子了,竟然未被夫人发现。或许,这府上只有她能做到。想必这白氏的眼线不少,她还真有点本事。
轻咳一声,顾飞鸿停止思考,郑重道:“秦姨娘请放心,您的病我定会给医好。只是,一些话,秦姨娘知道不该说。”
语毕,顾飞鸿从袖子里取出一瓶药碗,递给她,“往后,在夫人给您喝药之前吃下。”
秦氏一怔。
若是方才她还怀疑顾飞鸿,此时,她已是明白他话中之意了。
这药,许是解药。
她当然不想死,但念着两个孩子,她还是犹豫了,扬在空中的手迟迟没有去接。
顾飞鸿瞧出她的心思,将药瓶放在案几上,“秦姨娘,请保重。”
临走之时,他若有所思道:“秦姨娘即便不为自己着想,也该想想三小姐吧!”
话音落下,顾飞鸿已是不见人影。
秦氏盯着药瓶发呆,久久没能回过神来。
丫鬟百合见状,急忙上前扶着秦氏,担忧道:“秦姨娘,您身子才有起色,定要好好休息才是。不然,岂不是白费了三小姐一片心思了?”
这百合,自从秦氏嫁过来一直呆在她身边,也算是个知根知底的。早些时候,她对未来没了期盼,还想为百合寻一个好人家。如今,事情有了转机,秦氏越发感激百合了。这偌大的丞相府,能遇到个忠心的,还真不是不容易!
秦氏并不接她的话茬,而是瞅着她,打量起来。
如今,百合已是二十有余,算是个大姑娘了,真不应该将她留在身边。
“百合,这些年你在我身边真是委屈你了。如今,你年纪也不小了,理应找个合适的人嫁了。”秦氏爱怜的看着她,仿佛眼前之人是她女儿。
百合忙道:“秦姨娘,莫不是您嫌弃奴婢服侍不好,才要将奴婢打发了?”
秦氏笑着摇头,叹息一声,“在这府上,我没权没势,将来指不定会怎样,我若是将你留在身边,便是害了你。”
听闻此言,百合默不支声。
她自然知道秦姨娘一片好心,但若是她不在,这府上除了三小姐,还会有谁对秦姨娘如此上心?
多年陪伴下来,她知道秦氏性情寡淡,却极其热心肠。若是不争不抢,在这府上能得了平静也不错了。偏偏丞相心心念她,夫人便将她视为眼中钉肉中刺。
往后,日子只怕更不好过。
想到这些,百合“扑通”一声跪下,泪眼婆娑道:“秦姨娘,奴婢愿呆在您身边服侍您一辈子。若是姨娘嫌弃了奴婢,奴婢也得看着您身子好起来才可安心离开。”
听闻此话,秦氏深吸一口气,这丫头,性子还真是倔。
“百合,你起来。”秦氏柔和说道:“放心吧!我的身子我知道,这阵子好多了,既然老天不让我死,那我就坚强活下去。”
方才顾飞鸿的话,深深刺进她的心里。
若是她只身一人,一了百了,没了念想。但想到还未成亲的儿子和女儿,她这心从未有过的难过。
或许,真不能认命!
可在这丞相府,不认命,又能如何?
“姨娘,您如此想就对了。”百合蓦地双眸散发出明亮的光芒。
秦姨娘终于想通了。
而这日傍晚时分,金枝从药香苑回去,面带喜色道:“小姐,顾先生最新研制的药,好似可以医治秦姨娘的病。这是元升偷偷告诉我的。”
“是么?”
颜芷不以为然。
这府上的人,可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她究竟为何答应金枝过去,她还没能明白。如今又如此好心想要去救秦氏。
这人,安得是何心思?
“小姐,奴婢虽在药香苑时日不久,但顾先生是个中规中矩之人,除了不爱笑,这人还挺热心的。”
“但愿吧!”颜芷眯了眯眼眸,心里暗暗一笑,顾飞鸿,没想到我这激将法,倒是挺管用!
如此也好,至少秦姨娘的病,有救了。
颜芷是高兴了,顾飞鸿却有了心事。
如此以来,他势必要跟夫人撒谎,这撒谎早晚有谎言戳破的那日。到时候,他如何收场?
药香苑。
顾飞鸿端坐在案几前,静默不语。
案几上,放着新配制的药房,他却没有丝毫欣喜之意。
元升凑过去,“师父,难道您后悔了?”
虽为说清,但顾飞鸿却明白他所指的是什么。
挑着眉头,顾飞鸿睨了他一眼,“为师还未做过后悔的事。从前是,往后也是。”
这话,将元升的嘴巴堵上了。他分明感觉到师父眸子里异常阴森冷漠的目光,只是瞅一眼,他就不敢再开口说一个字。
半晌,顾飞鸿收起药方,递给元升,吩咐道:“照着这药方去抓些药来,快去快回。”
既是答应了她,自然要做到。更何况他目的不是为此,若是在她面前救治不好秦氏,不是说明他的医术是虚假骗人的吗?
元升欣喜,接过药方,“师父,您终是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听闻,顾飞鸿冷冷瞪了他一眼,元升不敢多言,迅速离开了。
等傍晚时分,元升抓药回来,递给顾飞鸿,“师父,徒弟今日出去买药,发现一件很是奇怪的事。这不仅草药价格飞涨,一些药还有价无市。”
这话,让顾飞鸿不禁一愣。
莫不是东齐出了瘟疫?往年,只有瘟疫之时,不管达官贵人,还是黎民百姓才会疯抢草药。
但若是有动静,他应该早有耳闻才是。
这究竟发生了何时?他决定出去一探究竟!
“这事府里暂且一个字不要说。”顾飞鸿叮嘱道,取了件厚重的衣袍,迅速出门去了。